章節目錄 第十章婚事有著落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十章婚事有著落

    蒼父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混賬東西!你買車干什么?你知不知道這錢是我跟你媽用一輩子攢出來的?你買了車還怎么買婚房?怎么結婚?”一向和氣的蒼父此刻真是氣急了,老臉漲紅。

    說著,抬手就要打人。

    “你發什么瘋!有話不能好好嗎,兒子才剛回家,你就這樣?萬一這車是唐妙想買的呢?”蒼母攔下蒼父舉起的手掌,另一邊安慰著兒子。

    蒼父覺著也是,有可能是唐家人的想法,想要車,想到這氣消了一大半,說道:“進來吧,把你和唐妙的婚事好好說說,你們倆準備什么時候結婚。”

    蒼術心里頗為無奈,老爸老媽就是典型的華夏家長,上學時管的嚴,不允許與異性有任何來往,走近點都有可能被當成早戀。

    畢業后恨不得兒子馬上就結婚,立馬抱回大胖孫子給他們看。

    在他們眼中,二十來歲結婚生子就是頭等大事,其他的事情可以先放放。

    這下讓他們知道自己不結婚了,只怕爸媽會氣死吧。

    但父親開口問了,蒼術只能老實回答,這事瞞不住。

    “爸,我暫時不結婚了,我和唐妙分手了。”蒼術硬著頭皮說道。

    此言一出,蒼父剛平靜下去的情緒立馬像火山一樣爆發:“你說什么?你再說一遍?你是想氣死我跟你媽是嗎?”

    “兒子,我不是讓你好好跟妙妙談談嗎?你到底有沒有談?”蒼母也沒辦法護著兒子了,他們二老為了兒子這一場婚禮省吃儉用打心底里盼著結婚的日子快點到來。

    可沒想到兒子一回來竟然是這樣的消息,著實讓他們二老有點心寒。

    氣急敗壞的蒼父坐在椅子上大口喘著粗氣,蒼母此刻不停勸說蒼術要以婚姻為重。

    蒼術看著正在氣頭上的二老,提高語調說:“爸,媽,這婚我真的不能結,會把我們家拖進深淵的,唐妙的弟弟跟吞金獸一樣,我有多少錢都不夠他揮霍的。”

    說道唐家,父母神情皆是一怔。

    沒過多久,蒼母說:“兒子,結婚前都這樣,唐妙肯定要向著家里,結婚后就不一樣了,你們兩個是一家,唐妙就不會那么向著弟弟了,相信媽,妙妙會改的。”

    聽了母親的話,蒼術苦澀的一笑,唐妙會不會改他最清楚。

    “媽,唐妙不會改的,至少十年內不會。”蒼術說道。

    “你不結婚也不能把買房子的錢亂花啊,現在汽車貶值這么快,你以后沒錢買房子,還怎么找老婆啊!”蒼父嘆了一口氣,他時常聽人家說車子貶值厲害,只要一過手不管開沒開就成二手車,再賣出去得虧不少錢。

    老頭省吃儉用一輩子攢下五十萬,還都交給了兒子,覺得兒子見得世面廣,能買套好的房子。

    現在娶媳婦房子和車成了標配,實在不行也可以退一步,只有房子也可以。

    說到底,車子還是一個代步工具,而有了房子才真真正正是一個家。

    可現在,自己一向信任的兒子竟然買了一輛車?這不是胡鬧嘛。

    蒼術看著父母,剛準備把別墅的事情說出來,只聽大門一響好像有客人來了,屋子里瞬間就安靜下來。

    只見蒼術大姨跟大姨夫走了進來說:“吆,蒼術回家啦。”

    蒼母趕緊迎了上去:“大姐,你們怎么來了。”

    大姨拉過一張凳子,一屁股就坐在了上面,說:“不是蒼術要結婚嗎,我尋思著隨禮金這件事要說清楚,我兒子到現在也還沒結婚,你們家也沒有隨禮,所以想著我們家這錢就不用隨了。”

    原來是為了這事,蒼術翻了翻白眼,表哥今年二十八了,連一份像樣的工作都沒有,跟唐勇一樣就知道啃老,相親對象介紹了不少,女方見面就是靈魂三問。

    有房嗎?有車嗎?有存款嗎?

    表哥回答只能是沒有,所以一直也沒有結婚。

    大姨沒收到份子錢心里不平衡,再加上她本身摳得很,今天就上門來說這件事了。

    蒼母和蒼父本來就為結婚這件事生氣呢,這一番話又給他們添了不少堵。

    “哼!不用你們隨錢了,婚不結了。這混蛋已經把買新房的錢花掉了。”蒼父氣呼呼的說道。

    大姨家一楞,而后有些幸災樂禍的說:“不結了?我捉摸著你們這婚也結不成,我兒子這么優秀都還沒結婚呢,你這個當弟弟的還能先結了婚?蒼術,你也太敗家了,跟你哥多學學,學會過日子,你錢花哪了?”

    “哼!”蒼父臉色更差了,沒好氣說:“你們進來沒看見?門口的車就是這小子買的。”

    “嘖嘖嘖,真是敗家子,我還琢磨呢,你們家什么時候認識了有車的朋友,原來是把買房的錢買成車了。”大姨臉色的嘲諷已經掩蓋不住了。

    大姨夫翹著二郎腿,以一副長輩的口吻說:“小蒼啊,不是大姨夫說你,你個娃娃知道什么是車嗎?就知道亂買!你這車標跟個糞叉子似的一看就是國產山寨,肯定是被騙了,你真是敗家。”

    說到最后,大姨夫還失望的搖了搖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可他心里高興的要起飛,之前一直對蒼術比自己兒子早結婚耿耿于懷。

    大姨和大姨夫越說越起勁,將蒼術貶斥的一無是處,更是著重說這車不值錢,蒼術錢被騙了。

    說的蒼父蒼母臉色越來越白。

    “敗家子——真是敗家子!我怎么養出你這么個兒子,錢還剩多少?”蒼父快忍不住要打人了。

    蒼術沉口氣說:“爸,對不起!其實這錢……”

    話還沒說完,大姨翹著嘴角說:“肯定沒了。”

    蒼父,蒼母就覺得天塌地陷,這輩子完了!一輩子才攢這么點錢,一下全嚯嚯沒了。

    蒼術看著父母呼吸急促,狠狠瞪了大姨一眼,連忙說:“爸,錢沒少,一份都沒少,這車是我自己賺錢買的,最近我工作順利,賺了有兩百萬!”

    “多……多少?”蒼父蒼母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失聲驚呼。

    “兩百萬,這次我就是想回來接你們二老去城里住。”蒼術再次說道,南郊樓盤暫時沒說,那邊價值更是恐怖,父母聽到了恐怕承受不住。

    剛剛還在看熱鬧的大姨和大姨夫也被震驚石化。

    霎時,屋子里鴉雀無聲,四人面面相覷,眼中皆是濃濃的震撼與不可思議。

    兩百萬什么概念?

    像蒼術家這種小縣城,普通工人一年也就是賺五萬塊錢,兩百萬需要一個普通工人不吃不喝工作四十年!甚至大多數人家一輩子也攢不到這些錢。

    “兒子,你你你,你說的是真話?”蒼母此刻還有點腦袋發暈,舌頭打結。

    “媽,我怎么會騙你呢,這還是我買完車剩下的錢,大姨夫,你查查瑪莎拉蒂,看看車標和我的車是不是一樣。”蒼術面帶笑意的看向大姨夫。

    大姨夫頭皮發麻,有種不好的預感,沒過一會就盯著手機屏幕說不出話來。

    “這……這車是金子做的?最便宜的也要一百多萬?!”大姨夫的驚訝的都破音了,旁邊的大姨一把奪過手機看完后也是一樣的反應。

    大姨和大姨夫的話又是一柄重錘狠狠砸在蒼術父母的心頭上。

    “這加起來一共要多少錢?老蒼,你算算,我懵懵的算不出來。”蒼母驚喜的腦子都不夠用了,只能推推身邊的蒼父讓他算賬。

    蒼父的臉更紅了,這次不是生氣而是激動,掰著手指頭說:“我……我也算不清。”

    一旁大姨和姨夫對視一眼,竟然也很高興。

    蒼術大姨臉皮還在抽搐,硬擠出一個笑容說:“哎呀,咱們家蒼術真有出息,這下有車有房還有存款,這下好了,兩百萬,你表哥的婚事也有著落了,真是太好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