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十七章小保姆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十七章小保姆

    劉新偉拉扯著他媽,勸說道:“媽,我們走吧,快走吧!別讓表弟真生氣了。”

    大姨胳膊一甩,說話嘴朝天,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兒子你怕什么!你是他表哥,我是他大姨,他還能對我們動手?來吧,有本事就動手!不然就把爸媽的遺產交出來!”

    此刻她巴不得蒼術一家對她動手呢,口角沖突訛不到錢,只有上升到肢體沖突才行。

    到時候往地上一躺,隨便找個醫院開個病例,然后讓蒼術家負責自己下半輩子,每天在家里吃喝玩樂就有錢花,想想就開心。

    劉新偉看著自己老媽不聽勸,再看表弟眼神越來越冷,他急得滿頭大汗,忙說:“媽!別鬧了,我把表弟的車劃了,表弟沒讓我賠,我們快走。”

    大姨卻不以為然的說:“不就是劃了一道么,有什么大不了的,誰家的車沒有個刮擦,幾百塊錢就能修的和新的一樣。”

    “媽!”劉新偉大吼一聲:“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想要修好最少得十萬!!!”

    原本還無理取鬧的大姨跟姨夫愣愣的站在原地。

    院子中瞬間鴉雀無聲。

    許久之后,大姨感覺口干舌燥,聲音有些嘶啞的說:“十……十萬?騙人的吧。”

    “呵呵,騙你?”蒼術冷哼一聲說:“你自己出來看,你覺得幾百塊能修好?”

    聞言,大姨慌慌張張跑到了外面,看到車子右側已經完全刮花,有個別地方還劃開了深深的口子。

    縱然是不懂車的人也知道,這么嚴重的劃傷想要修理肯定不簡單。

    “這……這是我兒子劃的?你有沒有證據,沒有證據我不認!”大姨不要臉的說道。

    蒼術說:“車是表哥借走的,回來就成這樣了,你要是不認我可以找到事故所有的相關人員來對峙。”

    劉新偉急了,找到當時人,豈不是要去找那個姓馮的富二代?他最害怕的就是再見到馮海。

    “媽!車子是因為我才劃的,我認了,表弟說了不讓我賠,我們快走吧。”劉新偉拽著自己的老媽,生怕蒼術會改變主意。

    大姨夫這會也明白怎么回事了,和兒子一起將老婆拖走。

    真要是賠錢,他們掏空家底也拿不出來啊。

    大姨一家就這么灰溜溜的逃走了,連頭都不敢回。

    “呼~”蒼術長呼一口氣,真希望這是最后一次。

    蒼母心疼的看著劃傷的車子,心里萬分后悔:“唉,都怪我,如果不是我讓你借車也不會弄成這樣,多好的車啊。”

    蒼術安慰道:“媽,沒事,等明天去市里讓4S店修一下就行,不是大問題。”

    “可還是要花錢的。”蒼母想到修車要花十多萬心里就更加后悔。

    蒼術卻是哈哈一笑:“媽,不用花錢,有保險的,我之前就是想嚇走大姨,不然她們再這么糾纏下去什么時候是個頭啊。”

    今天轉讓車子的時候李剛將保險合同一并轉讓了過來,李剛下午也是故意不提保險的事情想給劉新偉一個教訓。

    而且李剛這種客戶根本不需要保險員現場定損,直接去4S店修車就行。

    一聽到有保險,蒼母便放心了不少。

    一家人回到屋內商量著明天進城的事。

    翌日,蒼術看著父母提著大包小包的跟逃荒一樣,臉上很是無奈。

    上一輩人窮怕了,什么都不舍得扔,就連做飯用的調料都給打包帶走了,怕浪費。

    一路坐車來到市里,新府銘苑的別墅區。

    二老看著豪華的別墅半晌沒有反應過來。

    他們還以為兒子只是買了一間百十來平的樓房,萬萬沒想到買的竟然是三層小別墅。

    “爸媽,別看了,先進屋吧。”蒼術笑著打開了門。

    二老提著東西,東瞧瞧,西看看,眼睛里盡是好奇與興奮。

    進屋后,更是被屋子里豪華的裝修沖擊了三觀,原來房子還能這樣裝修,生活還能這么享受。ァ78中文ヤ~⑧~1~ωωω.7~8z~w.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蒼父坐在客廳,自豪感不受控制的顯露在臉上:“好好好,兒子有出息了,沒想到我這一把老骨頭還有機會住上別墅,這輩子值了。”

    蒼母則用最快的速度逛了一遍屋子內部,這一圈下來竟然還有些氣喘:“呼~這房子這么大,我以后可怎么收拾啊。”

    嘴上雖然這么說著,可臉上的笑容怎么也控制不住。

    被老媽這么一說,蒼術覺得是應該找一個保姆,對母親說:“媽,收拾房子的事情不用你擔心,我回頭再招一個保姆過來。”

    蒼母沒有拒絕,這么大的房子自己還真收拾不過來。

    吃過午飯,蒼術和爸媽說了一聲便出門了。

    一是將車子送去4S店修理,二是順道去中介公司挑一個保姆。

    開車一路來到市中心最大的中介公司,中介一聽是要給別墅找保姆,對方一臉熱情的聽蒼術提要求,沒有半點反駁。

    蒼術道:“主要是收拾衛生,做飯什么的會點家常菜就可以,最好是女的,脾氣要好,要懂事。有合適的人選每月一萬,表現好還可以漲工資。”

    接待的工作人員想了想說道:“真巧,今天早晨剛來了一個,挺年輕的,看起來很乖巧,會做菜,會收拾家務,特別勤快,還是大學生,家也是安城的,可以來回跑,也可以24小時留宿。不過她想預支一部分工資。”

    蒼術點點頭表示沒問題。

    工作人員打了電話:“丫頭,你不是要做保姆嗎,正好有客戶上門了,客戶說每月一萬,做得好還會再漲工資。”

    不過十多分鐘,一個清脆而熟悉的聲音響起:“劉姐,我來了。”

    蒼術下意識扭頭看去,只見唐燕從外面走了進來,她今天沒有穿上次的連衣裙,而是穿了一身干練的衣服。

    劉姐指向蒼術說:“燕燕,這位就是蒼先生,你的客戶,他想找保姆,能不能得到這份工作看你自己的努力了,好好談,我先走了。”

    說完,劉姐將空間留給了唐燕和蒼術。

    唐燕傻傻的看著蒼術,支支吾吾的說:“姐……姐夫。”

    蒼術嘆了口氣,唐家人想躲還躲不掉了,不過唐燕跟唐家人不太一樣,蒼術一直將她當做妹妹看待。

    “你不是還在上大學嗎?為什么要做保姆,你的學業怎么辦?”蒼術繃著臉問道。

    只是沒想到話剛出口,唐燕就簌簌落淚:“我以后沒法上學了,爸媽不給我交學費,讓我出來賺錢。”

    蒼術說:“你爸媽腦子是不是有坑?賺錢在乎這一兩年?你上完大學才能找到好工作,你這樣中途放棄十幾年的寒窗苦讀就白費了!”

    唐燕哭的更兇了,她心里委屈極了,十多年的學業生涯就這么放棄,她也很不甘。

    蒼術遞過一張紙巾,拍著唐燕的后背說:“到底怎么回事?又和你弟有關?”

    “嗯。”唐燕淚眼婆娑的說:“昨天唐勇把別人的車劃了,對方是安城的一個公子哥,開口要一百萬,不然就把我哥的手腳都廢掉,為了這事家里又吵翻了天,爸媽讓我跟姐姐出來賺錢。”

    蒼術沒想到昨天的車禍還發生了這種事情,看來對方來頭不小啊竟然能把唐勇嚇住。

    蒼術看著唐燕梨花帶雨的模樣,有些不忍,便開口說:“沒問題的話你就來我家工作吧,先預支你兩年的薪水,一共24萬,平時可以回家住也可以在別墅住,不耽誤你上學,反正你的大學也是在安城,以后沒課了就回來工作,有問題嗎?”

    唐燕愣住了,心里突然酸酸的,暖暖的,長這么大以來第一覺得自己有人疼,她突然很羨慕姐姐,為什么不是自己先認識的蒼術。

    “姐夫,謝謝你。”唐燕說著又哭了。

    蒼術一陣頭疼,從進屋到現在這丫頭的眼淚就跟不要錢一樣,真不愧是水做的。

    “別叫我姐夫了,我跟你姐已經沒關系了,可以叫我蒼哥,你也別高興太早,別墅那么大你一個人收拾會很累的,還有!我的事情不要告訴你家人,否則我立馬辭了你。”蒼術板著臉說道。

    唐燕乖巧的點點頭,然后揚起俏臉問道:“姐……蒼哥,你是不是住在徐妙涵小姐的家里,你這次是替她找保姆的嗎?”

    “不是!上一次是我和徐妙涵演的戲,那個別墅是我的。”蒼術說了實話,因為他相信唐燕。

    唐燕并沒有多驚訝,對于她來說有人關系自己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蒼術交給中介一筆介紹費就帶著唐燕去往4S店。

    當看到瑪莎拉蒂傷痕的時候唐燕嚇了一跳,一輛好好的車怎么能刮成這樣。

    蒼術冷哼一聲說:“還不都是你哥,你哥就是開著我的車撞的別人。”

    隨后在路上把昨天的事情講了一遍,唐燕聽完愧疚萬分,不停的道歉。

    將車停在店里兩人打的回到了新府銘苑。

    剛一進門,蒼術就看到母親在擦地,他心疼道:“媽,不是說給您找個保姆嗎,你怎么又上手了。”

    蒼母笑著說:“沒事,閑著也是閑著,就當鍛煉身體了。”

    而后她看到了身后的唐燕,臉色突然一變說:“她不是唐妙的妹妹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