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十八章你的命,我保了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十八章你的命,我保了

    自從知道唐家對兒子的所作所為之后蒼母對唐家人可是很不待見。

    見到唐燕自然也沒啥好臉色。

    唐燕趕忙跑過來接過拖把,一邊擦地一邊道:“阿姨對不起,之前我的家人傷害了蒼哥,我沒臉求你們原諒,從今天開始我就是您的保姆,以后這些家務活就交給我了,有什么臟活累活盡管安排給我就是。”

    蒼母疑惑的看著兒子,蒼術拉著母親來到客廳,正好父親也在。

    蒼母悄悄的說:“傻兒子,你怎么還和唐家人有聯系,還有,你找她來做什么?她一個小丫頭片子會干什么活?你這不是亂花錢嗎?”

    蒼術說:“媽,唐燕以前就對我挺好的,整個唐家也就是她向著我,放心她會做家務。”

    隨后,蒼術將唐燕在家里遭受的一切告訴了父母,蒼母聽完后同情心泛濫,紅著眼說:“可憐的丫頭,生在那種家庭真是倒霉,行了,就讓她留在這吧。”

    唐燕的確很勤快,趁著蒼術和父母聊天的功夫,她已經把一樓收拾的井井有條。

    蒼母見了忍不住夸贊收拾的好,對唐燕的喜愛更上一層樓。

    午飯的時候,蒼母道:“燕燕,別忙了,快點過來吃飯,都不是外人。”

    唐燕帶著圍裙,回道:“嗯,還有一個菜,馬上就好了。”

    四口人坐在飯做上,唐燕手藝不錯,炒的菜也是色香味俱全,這倒是讓蒼父忍不住夸贊了一番。

    “燕燕,別光吃飯,多吃點肉,看你瘦的。”蒼母夾著一塊肉放進唐燕的碗中。

    唐燕看著碗里的肉突然哭了起來。

    蒼母有些手足無措,問道:“丫頭,怎么了?”

    唐燕擦著眼淚說:“阿姨,我是太高興了,從小到大就沒人給我夾過菜,家里帶肉的菜都是給我哥吃的,我和姐姐只能吃青菜。”

    這可把蒼母心疼壞了,眼淚跟著流了出來,不停的往唐燕碗里夾肉。

    蒼術傻傻的看著一盤子肉都跑到了唐燕碗里,自己一塊都沒吃到。

    一頓飯的功夫,唐燕和蒼母的關系便如同母女般融洽,看的蒼術眼都直了。

    叮咚~

    門鈴突然響了起來。

    唐燕起身說:“我去開門。”

    沒過多久唐燕走過來,有些酸酸的說:“蒼哥,是徐妙涵小姐,她說找你有事。”

    總裁主動上門求見,稀奇啊。

    蒼術說:“行,我知道了。”

    別墅門口,徐妙涵戴著她那副大的夸張的墨鏡正焦急等待著。

    蒼術打趣道:“徐大小姐,這離你家才幾步遠沒必要戴墨鏡吧,還是說你毀容了?沒臉見人?”

    “你……”徐妙涵剛想懟回去,話到嘴邊卻硬生生咽了下去,用盡可能平和的語氣說:“我剛從外面回來不行嗎?我是來找你幫忙的,我感覺家里好像有人來過,想請你過去看看,放心不會白讓你出力,五百……不,一百萬的酬勞。”

    蒼術撇撇嘴,沒見過這么開價的,別人都是往上提價,她倒好,自己壓價。

    “你還是不是總裁?出手這么小氣,怎么說我也是救了你兩次的人,俗話說的好,救命之恩如同再生父母,你就這么報答我的?”蒼術打趣道。

    徐妙涵氣的大口大口喘著粗氣,起伏很大,很壯觀,她咬著牙說:“公司出了點事,你開個價,我以后有錢了就還。”

    蒼術伸手阻止說:“別!提錢太俗了,這樣吧,你叫我一聲爸爸,我就去幫你看看,救了你兩次,叫一聲你也不虧。”

    徐妙涵的臉瞬間冷了下來,轉身就走:“讓他們殺了我算了。”

    我去,這徐小姐也太經不起玩笑了吧。

    蒼術連忙追了上去,不停的賠笑說:“徐大小姐,別生氣,我幫你就是了,免費的,不要錢。”

    好說歹說,蒼術把畢生拍馬屁的功力都拿出來才把這個大小姐哄好,總不能看著一代絕世送死吧。

    徐妙涵的車還停在別墅門口沒敢開進去。

    “嘿,小哥哥,又見面啦,沒想到你和妙涵姐是鄰居啊。”

    沒想到第一次見面時徐妙涵身邊的甜美少女也在,她趴在車窗上打著招呼。

    蒼術敷衍的回了一句:“是你啊,你好。”

    甜美少女一愣:“我靠,見了我這么冷淡,還是男的嗎?”

    蒼術沒有理會她,站在徐妙涵別墅外面看了一會。

    沒錯,周圍有蹲點的痕跡,而且還不止一個。

    蒼術大大咧咧推開門走了進去,徐妙涵緊張提醒道:“小心!”

    蒼術鄙夷的看了她一眼說:“你是不是傻,大白天的誰會在院子里殺人,有危險也是在屋子里。”

    說完蒼術繼續往前走去,憑借驚人的視覺能力蒼術看到院落中遺留下來的腳印痕跡,一連串的腳印直至客廳。

    也就是說對方已經到了屋子里。

    門鎖沒有被敲過的痕跡,是個開鎖高手。

    進屋后,蒼術沒有發現異常,也沒有聽到有人呼吸的聲音,難道對方半夜來了一趟發現徐妙涵不在家又走了?

    在屋子里逛了一圈后的確沒有危險,他沖著徐妙涵說:“進來吧,沒危險。”

    兩個這才敢進屋子。

    徐妙涵說:“謝謝了,一百萬一會就打進你的賬戶。”

    “不用了,又沒什么危險,舉手之勞而已。”蒼術說道。

    “不行!這錢你必須收,我不想欠你人情。”徐妙涵冷著臉堅定的說道,她滿腦子都是那一聲爸爸。

    蒼術嫌棄的白了一眼,這么奇怪的人還是第一次見,出手這么小氣還非逼人家收錢。

    甜美少女一蹦一跳拍了拍蒼術的肩膀說:“知足吧,妙涵姐能給你這些錢已經很不容易了。渴死了,在外面等了那么久又熱又渴。”

    說著走向飲水機,接了一杯水。

    這時,蒼術的右手傷疤突然躁動起來。

    水里有毒!

    “別喝!”蒼術飛身來到少女跟前一巴掌打掉了水杯。

    ‘咔嚓~’

    杯子摔得粉碎,水流了一地。

    徐妙涵聽到聲音后趕忙跑了過來,問道:“怎么了?”

    蒼術蹲在地上,神情異常嚴肅的說:“你家的飲用水被下毒了,有沒有銀制的飾品。”

    甜美少女乖乖取下耳墜交給蒼術,只見蒼術將耳墜扔到水里,轉眼間亮銀色的耳墜便成了黑色。

    到底是什么人要殺徐妙涵,第一次車禍,第二次暗殺,第三次毒殺。

    這分明是不死不休的節奏啊。

    此時的徐妙涵和甜美少女看著發黑的耳墜臉色慘白,如果沒有蒼術在場她們兩個恐怕已經涼透了。

    “報J吧,這不是小事。”蒼術拍拍手起身說道。

    只見徐妙涵恢復臉色,搖搖頭說:“沒用的,查不到幕后的黑手,只能抓出替死鬼。”

    說完便疲憊的上了二樓。

    蒼術說:“她到底惹了什么人,對方這么窮兇極惡的要殺他。”

    甜美少女擔憂的看著緩緩上樓的徐妙涵說:“妙涵姐動了別人的蛋糕,那些人當然要殺她。”

    “什么意思?”蒼術一愣。

    少女坐下托著下巴說:“妙涵姐是靈妙制藥的董事長,公司除了生產一些平常的用藥外最主要的研究方向是各種的抗癌藥物,妙涵姐今年的研究取得了重大突破,成功將抗癌藥物一個療程的成本控制在了千元以下,售價也降在了一千元左右,不過這價格卻嚴重影響了市場,惹怒了別人。”

    蒼術的表情很凝重,自從他重生后第一次心情如此的凝重。

    他上一世就是被癌癥徹底擊潰活下去的信心,別說是癌癥晚期,就算是初期蒼術也活不下去,因為治不起。

    如今世面上抗癌的藥物一個療程就是上萬塊,一旦得病就別想停藥。

    對于普通家庭來講這就是一個無盡的黑洞,多少人賣房賣車來續命,到頭來妻離子散,一個家庭頃刻間分崩離析。

    不少人開玩笑說,如果想讓一個中產階級的家庭破產,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生病。

    中產家庭都是如此,那么普通人呢?

    徐妙涵做的事情是偉大的,她將藥價降了下來,相應的也觸動了一些人的利益。

    他們不允許徐妙涵打破這個市場,所以動了殺心。

    蒼術說:“她這樣很危險,這相當于斷了別人的財路,斷人財路如同殺人父母,難怪對方這么兇狠。”

    少女嘆了口氣說:“不止呢,你知道妙涵姐身為一個大企業總裁卻住在最便宜的別墅里,為什么只給你一百萬么?因為她將百分之九十的資金全部投進了研究當中,她想將藥物的價格壓縮到百元,甚至是幾十元。”

    蒼術說:“為了這種事搭上命,值得嗎?”

    “我覺得值!”

    這時,徐妙涵換了一身休閑的衣服走了下來,她繼續說道:“別這樣看著我,我沒有你想象的那么高尚,我學的就是制藥專業,拼命的研究單純是為了自我滿足,你知道一項研究成果在自己手上誕生的喜悅感嗎?那一刻我覺得所有的付出很值!”

    徐妙涵的性子就是這么傲嬌,如果單純是為了研究為什么不去選擇其他的藥,偏偏選擇抗癌藥?

    蒼術突然很正經的說:“從今天開始,你的命!我保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