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十三章這不是家人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十三章這不是家人

    在唐家做客的正是在餐廳分手的女孩。

    她正拉著唐妙的手尋求安慰。

    唐燕很慌,沒想到這個女孩竟然認識姐姐,萬一她告訴姐姐餐廳的事情怎么辦?蒼哥之前可是千叮嚀萬囑咐要保密的,以后見不到蒼哥該怎么辦?

    一想到今后的日子見不到蒼術,唐燕的心里突然很痛。

    其實,唐燕的擔心是多余的,這個女孩根本不認識蒼術,應該說壓根就沒聽說過這個人。

    唐妙與蒼術在一起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少,主要是唐妙覺得蒼術見不得人,別人的男朋友都是什么公司的經理,部長的,最不濟的也混上了私家車。

    可蒼術呢?兩人在一起的時候蒼術還是一個沒車沒房的小職員,每天加班工資還特別低,所以每當有人問起唐妙有沒有男朋友時,她都是笑著說沒有。

    就在唐燕糾結的時候,唐妙起身說:“劉瑞,這是我妹妹唐燕,你忘了,小的時候你見過的,那時候她才十歲吧。”

    而后又對唐燕說道:“小燕,劉瑞是我的初中與高中的閨蜜,大學去了帝都,今年才回來的,劉瑞以前來過咱們家。”

    劉瑞和唐燕同時陷入了回憶,被唐妙這么提,兩人都有模糊的印象。

    “真沒想到你是妙妙的妹妹,我說的在西餐廳看著你眼熟。”劉瑞說道,也是正因為看著唐燕面善所以她才屢次阻止男友諷刺唐燕。

    “劉瑞姐好,你跟姐姐好好聊吧,我有點累先回房間了。”唐燕松了一口氣,劉瑞沒有認出他們,便連忙扯開話題,不想再提西餐廳的事情。

    可這邊的話題早就被鄧巧何收入了耳中,她連忙跑過來問道:“什么西餐廳?我不是讓你去找工作嗎?你這死丫頭還敢去西餐廳?你哥都這樣了你還敢亂花錢!”

    唐燕心中暗嘆一聲,完了。

    唐妙臉色也有些不好看,弟弟欠了富家子弟一百萬,妹妹不想著怎么籌錢還敢去西餐廳揮霍?這丫頭哪來的錢?

    “劉瑞,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唐妙問道。

    劉瑞莫名其妙的看著唐妙一家,不就是吃個飯嗎,至于這么大驚小怪嗎,但還是緩緩說道:“妙妙我剛才不是說我前男朋友的想用一百萬賣掉我嗎,出錢的男人就是你妹妹的男伴。”

    劉瑞簡要說了一下經過,當唐家人聽到二十萬紅酒、一百萬、送一萬塊充值卡等詞匯的時候眼睛跟著放光。

    一頓描述下來,鄧巧何夫妻二人已經興奮的不能呼吸了。

    劉瑞見狀覺得閨蜜家人好奇怪,隨口找了一個理由便離開了。

    鄧巧何興奮的抓住唐燕的手,不停的夸獎:“好閨女,你真是媽的好女兒!這么快就傍上了一個大款,媽真為你自豪。”

    唐父坐在沙發上,抽著煙笑道:“當初你出生時候還以為你跟你姐一樣,是個賠錢貨呢,是我錯了,你可真有本事,這點隨我!”

    “去去去,閨女是我生的,隨了我的美貌,要不是有著漂亮臉蛋怎么可能找到有錢的大款。”

    “呵呵,老大也是你生的,看看她找的是個什么玩意?蒼術那個廢物,連五十萬都不舍得拿出來,辛虧沒有結婚,結了婚我們家不得丟死人了。”

    “別說那個惡人的玩意,蒼術這小痞子怎么不去死,死了一了百了,現在想起他,我就覺得惡心。”

    鄧巧何和丈夫湊在一起,想起蒼術臉色就帶著厭惡,唐妙像是沒聽見一樣在一旁玩著手機。

    唐燕小手緊緊的握成了拳頭,看著爸媽此刻的樣子,她覺得很可怕。

    這是還是自己的父母嗎?傍上大款就是給他們長臉,讓他們自豪?就不關心對方是一個什么樣的人,萬一是年過半百的中年男人呢?萬一是不學無術的紈绔子弟呢?

    “爸媽,我累了,我要回房休息了。”唐燕緊緊捂著包,她突然不想把錢交給這樣的父母。

    鄧巧何尖銳的聲音響起:“你等等,大款帶你去那么高級的餐廳一定是看上你了,他給劉瑞那樣的丫頭都是一萬的充值卡,給了你什么東西,把包給我,我看看!”

    唐燕往后退了幾步,警惕的說:“沒有!他不是我傍的大款,是我的老板!我只是給他打工的!”

    鄧巧何怎么可能會聽女兒說的話,上前一把就奪過挎包,打開一看頓時傻眼了。

    “老……老天爺!這么多錢!得有二十多萬吧!”鄧巧何眼睛都直了。

    唐父拿起一摞錢,興奮的說:“還說沒有傍大款,人家會平白無故給你這么多錢?”

    唐妙和一直玩游戲的唐勇也湊了過去,一人那一摞錢像寶貝一樣不肯撒手。

    “你們怎么能這樣!”唐燕含著眼淚說,撕心裂肺的說:“這是我給人家當保姆預支的薪水!整整兩年的薪水!!整整兩年啊!!”

    此刻,沒有人在乎唐燕的哭泣,一家人正沉浸在金錢的喜悅當中。

    唐勇突然說:“怎么才二十四萬?還差七十六萬呢,對了,還有修車的兩萬,妹妹,你再去找大款要七十八萬吧。”

    唐燕流著淚,死死的盯著唐勇,倔強的說道:“不可能!我說過了,這是我預支的薪水,兩年就是二十四萬,一個月一萬!。”

    說完,唐家人沉默了。

    唐勇眼睛一轉,對爸媽說:“老媽,我覺得大款肯定是看上妹妹了,等著妹妹獻身呢,只要妹妹把身體交出去了他不就成我妹夫了?到那時候咱們只要張張嘴他不就得把錢送到咱們家嘛。”

    鄧巧何和唐父聽著兒子這話才恍然大悟,說的有道理啊!要不是看上唐燕干嘛帶她去這么貴的西餐廳啊,還喝二十萬一瓶的紅酒,嘖嘖,這酒該是什么味的啊。

    兩人都贊同了兒子的說法,扭頭看向唐燕:“死丫頭,你還回家干嘛?還不趕緊去大款家住著?”

    說著就要往門外趕人。

    唐勇在一旁說道:“媽!把妹妹身上的錢和身份證都留下,免得她去住賓館。”

    “說得對!”鄧巧何點點頭夸贊兒子聰明。

    唐燕絕望了,這根本不是一家人!他們從來不把自己當家人,只是當做撈錢的工具。

    于是,唐燕被搜刮的干干凈凈趕出了家門,身上除了一身衣服以外就只剩下了十塊錢的打車錢,這還是唐妙提議留下的。

    深夜,唐燕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

    此刻她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孤魂野鬼,來到橋邊,她看著流淌的河水真想就這么跳下去。

    在橋上站了好久,唐燕覺得自己不能死,她還欠著蒼術兩年的工作。

    想到這她用僅有的十塊錢打車去了新府銘苑,因為太遠只夠一般的路費,省下的路程都是她走過去的。

    可新府銘苑自從上次徐妙涵家出事之后安保極嚴,深夜不允許非住戶,除非事先通報。

    門口的保安說:“對不起,現在已經十一點了不能讓你進去,我可以給88號住戶打電話問問,他們同意后我才能讓你進去。”

    唐燕一聽竟然十一點了,對保安說:“不用了,謝謝,這么晚估計他都休息了,我在這等一夜就好。”

    保安愣了,等一夜?不回家?不過保安也沒有多問,只要不進小區就不歸他們管。

    唐燕蜷縮在一個角落,就這么癡癡的看著地面。

    保安看到這一幕心生憐憫想讓小姑娘進保安室,可轉念一想,現在是非常時期,還是不惹麻煩為好,為了陌生人把工作丟了,很不值。

    最后只是給唐燕一張被單一瓶水。

    ……

    第二天清晨六點。

    蒼術早早就被徐妙涵打電話給叫了起來。

    “你今天第一天上班,作為私人助理你要遲到?”徐妙涵清靈的聲音宛如提神劑,瞬間蒼術困意全無。

    起床吃飯洗漱,還換了一身正兒八經的西裝。

    七點,徐妙涵第一次看到穿西裝的蒼術,不由得眼前一亮。

    這家伙,換了一身衣服變化竟然這么大,這分明就是一個非常有氣質的貴公子嘛。

    “喂!傻了?難道被我迷住了?”看到徐妙涵呆呆的看著自己,蒼術忍不住打趣道。

    徐妙涵整理了一下表情,淡淡的說道:“還不錯,走吧,今天第一天上班,我帶你認識認識公司。”

    而后,蒼術很自然的上了徐妙涵的車,兩人緩緩駛出小區。

    經過門衛時,夜里值班的保安攔下他們的車說道:“蒼先生,昨晚有個姑娘找你,太晚了我想打電話通知你的,姑娘沒讓,然后她就在墻角蹲了一宿。”

    這里的保安都是專業的,上崗的第一天就是將這里所有的戶主樣貌烙印在腦海里。

    蒼術一愣,半夜有姑娘找自己?

    帶著疑惑下車走到了墻角,看到唐燕像小喵咪一樣蜷縮著,臉上全是淚痕。

    當即,蒼術的臉就變的冰冷。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