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十四章靈妙制藥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十四章靈妙制藥

    徐妙涵也跟了過來,說:“這不是那天售樓處的女孩嗎?她怎么在這里睡了一夜,一個小姑娘家的不回家多危險啊。”

    蒼術冷著臉將唐燕輕輕喚醒。

    唐燕看到蒼術后直接撲進對方懷里放聲痛哭起來。

    “別難過,別難過,發生什么事情了?我不是送你回家了嗎?”蒼術拍著唐燕的后背,輕聲安慰道。

    許久后,唐燕的情緒才穩定些,將昨晚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完后,蒼術臉色都要結冰了,一旁的徐妙涵也氣的要死。

    徐妙涵拿出紙巾細心的擦拭著唐燕臉上的淚痕:“這可是自己的親閨女啊,怎么能忍心做出這樣的事!”

    蒼術看著面容憔悴的唐燕,冰冷的說:“以后你就住在家里,這段時間不要再去聯系你的家人,他們把你趕了出來,想讓你回去可沒那么容易!”

    之后徐妙涵又開車將唐燕送到蒼術家。

    蒼術的父母知道此事之后氣的渾身打顫,當即認了唐燕為他們的干女兒。

    就這樣,耽誤了半個小時,兩人重新出發。

    靈妙制藥,在安城也算是頗具名氣的大公司了,尤其是推出了新款的抗癌藥物后口碑直線飆升。

    公司分為兩部分,一個是制藥工廠在郊區,另一個就是市里的總部兼研究室。

    總部位于市中心的一幢大樓,共計二十層,全部屬于靈妙制藥。

    在安城市中心有這樣一幢大樓,可見徐妙涵之前多有錢,現在嘛……不敢說還有多少流動資金,但肯定不多了。

    研究室的下十層是辦公區域,十一到二十層就是研究室。

    研究室門口有專人看管,進出都要掃描指紋,身份卡,很是嚴格。

    沒過多久,徐妙涵就帶著蒼術來到了公司內,兩人一路來到了十樓的總裁辦公室,蒼術的存在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一向冷傲的總裁,身邊可是很少有男人,現在卻有一個男人如影隨形的跟在身邊,看兩人一路交談甚密,關系不一般。

    辦公室里只有一個年輕的女秘書,看到徐妙涵后立即站起來恭恭敬敬的喊了聲總裁,當看到身邊的蒼術時她雙眼瞬間瞪圓。

    “林盼盼,從今天開始他就是我的私人助理,你帶著他到處逛逛然后把手續辦一下,順便取一張身份卡來我這里開通。”徐妙涵指了指蒼術說道。

    公司里所有通往十一樓的身份卡都是徐妙涵親自開通的權限,這樣才能最大限度的保障研究成果不被盜取。

    林盼盼聽聞后心里八卦到爆炸,表面上還是恭敬的點點頭,說道:“總裁,我明白了。”

    徐妙涵就這樣把蒼術交給了秘書,自己則換了一身潔白的研究服準備去十一樓。

    “你叫什么名字?你是總裁的私人助理?第一天就給你辦身份卡?能去十一樓的可都是博士級別的人物,你是博士?還是說你和總裁有關系?”林盼盼一出門嘴就沒閑著,好奇的想知道一切。

    蒼術漫不經心回答說:“我不是博士,和徐妙涵也沒啥關系。”

    怎么可能沒關系,三次救命之恩呢,放到古代徐妙涵早就以身相許了。

    不過徐妙涵之前交代過不讓把刺殺的事情說出去,現在公司新藥的研究正在緊要關頭,不能引起恐慌。

    林盼盼撇著嘴,一臉的不相信:“瞎說,沒關系你能當上私人助理?你要知道我們總裁有多少富家子弟排著隊追求呢,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個能像你一樣靠著那么近,你是不是家里特有錢?”

    不怪林盼盼八卦,只能說徐妙涵這些年來身邊一直沒有過男人,好多人還懷疑徐妙涵是個同性戀,如今乍一出現私人助理,這不正常。

    蒼術自然不知道這些,只能隨口說:“其實我是徐妙涵請來的私人保鏢,我打架挺厲害的。”

    “打架?”林盼盼傻了,看著蒼術一副謙謙公子的模樣也不是那種滿臉橫肉,能打架的人啊?

    到了人多的地方,林盼盼不再多嘴,怕有些話傳到徐妙涵耳朵里不好。

    于是正經介紹公司的各個部門,蒼術也記在心里,時不時還問幾個問題。

    通過聊天,蒼術得知這間公司的創始人并不是徐妙涵,而是她的母親。

    在徐妙涵十七歲時從母親手上繼承了公司,從那之后公司的員工便再也沒有見過老總裁。

    蒼術之前還一直懷疑,徐妙涵年紀和自己一樣從哪里搞來這么大的公司,他甚至一度懷疑徐妙涵也是重生回來的。

    辦完手續,拿到身份卡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后了,林盼盼給通知了徐妙涵已經拿到身份卡。

    徐妙涵得知后從十一樓回到辦公室給蒼術開通了權限,說道:“跟著我,不該動的別動,出了事沒人能負責。”

    說著還給蒼術一身研究服。

    穿上才知道,這研究服簡直跟密閉的雨衣一樣,悶得要死。

    徐妙涵帶著蒼術來到十一樓的關卡,經過三道消毒檢查之后才到里面。

    一進到十一樓里面,簡直就像穿越了一樣,到處都是研究儀器,所有的人都是全副武裝。

    “別亂動,因為要研究克制病毒、細菌的新藥,這里很多儀器里儲存的都是病原體,雖然都是常見病,但也有一部是比較致命。”徐妙涵走在前面介紹道。

    “比如說十八樓研究的就是狂犬病,你也知道,狂犬病百分百致死,現在只能打疫苗預防,發病了只能等死。”

    “還有十九樓,那里研究的是治療艾滋病的地方,那里最危險,一旦感染就是絕癥。”

    徐妙涵說這么多就是為了嚇住蒼術,扭頭看看蒼術反應,對方正一臉別扭的四處亂瞧,這反應徐妙涵很滿意。

    可她并不知道,蒼術并不是被嚇住了,而是手背的傷疤在作怪。

    自從到這里,手背上的黑色傷疤就像是孩子進了糖果店,什么都想要。

    這里的病原體對傷疤里面的黑氣誘惑極大,蒼術費了好大力氣才讓黑疤安靜下來。

    徐妙涵說:“平時這里你可以不用來,十一樓往上很安全的不會有人能混進來,我今天就是帶你來看看熟悉一下環境,現在沒事的話你可以自己看看,也可以離開。”

    蒼術開口說:“我有一個問題。”

    “說!”

    “我一直覺得奇怪,如果對方想終結你的研究完全可以花高價挖走你這里的研究人員,為什么要冒這么大的風險刺殺你呢。”這件事蒼術想了很久都沒有想明白。

    徐妙涵高傲的一笑:“沒用的,他們不管挖走多少人都沒用,因為核心的研究一直都是我自己在做,這個項目的其他研究院只是為我提供一些基本的材料而已,他們挖不走我,只能殺了我。”

    說著,徐妙涵自己走進了實驗室。

    蒼術聽聞,心中萬分震驚,這么偉大的研究竟然是這女人自己搞出來的?

    牛!真他媽牛!

    蒼術這是第二次佩服徐妙涵這么女人了。

    實驗室后徐妙涵就沉浸在了研究當中,蒼術坐在旁邊看了一會覺得無聊便躡手躡腳的離開了。

    重新回到十樓,蒼術覺得沒啥事就坐在徐妙涵的總裁位子上悠閑的玩著手機。

    剛安靜了沒幾分鐘,門外就響起一陣騷亂。

    “徐先生您不能亂闖,總裁沒有在辦公室。”林盼盼好像在阻攔著某人。

    緊接著一個男人咆哮道:“滾!老子要去的地方還沒人能攔的住!”

    臥槽!這么狂!

    蒼術心想自己這個重生者都還沒有這么狂呢,這人什么來頭?

    想著,辦公室的門被一腳踹開。

    “徐妙涵,你這個小賤人,躲著我是吧?你躲的了嗎?”男子一進門就囂張的叫罵道。

    一旁的林盼盼急得只能干瞪眼。

    蒼術一聽,上來就罵小賤人,看來不是好東西沒必要以禮相待,于是翹著二郎腿,吊兒郎當的說道:“那里來的瘋狗,怎么進門就咬人呢?你主子沒告訴你要有禮貌嗎?”

    林盼盼聽到蒼術的話后魂都嚇飛了,真不愧是總裁的私人助理,說話就是牛!

    姓徐的男子一愣,看到總裁位子上竟然是個男子,再看看他一身廉價的西裝,不屑的冷哼一聲:“你是誰?你敢這么對我說話?我數三個數,自己磕頭認錯。”

    嘿!真是狂的沒邊了,在老子的地盤上還敢這么說話?

    蒼術‘砰’的一聲重重拍了一下桌子,說道:“我告訴你,這里可是靈妙制藥!我是總裁的私人助理!”

    徐姓男子呵呵一樂:“總裁助理?就是徐妙涵在我面前都是一條狗!你算個什么東西?我告訴你,趕緊讓徐妙涵出來,這個賤人,婊子躲哪去了,我……”

    ‘啪!’

    男子正囂張的叫罵,眼角間看到一個巴掌急速放大,重重抽在了她對臉上,發出震天響聲。

    “噗~你敢打我,你一個小小的助理敢打我!徐妙涵都不敢這么干!你是在找死!”男子張嘴吐出了兩顆牙,死死的盯著蒼術。

    這一巴掌自然是蒼術打的,徐姓男子怎么也不敢相信有人敢對他動手,他心中燃燒起滔天的怒火,恨不得將蒼術挫骨揚灰。

    林盼盼直接石化,想起蒼術之前說的,我打架很厲害這句話,原來他沒有騙人。

    蒼術拿出一張紙,嫌棄的擦擦手說:“我現在嚴重懷疑你是其他公司派來的殺手!”

    徐姓男子噴出一口老血,罵道:“我殺……殺你妹!老子是徐妙涵的堂哥!”

    “哈?!”蒼術像是被試了定身法,打錯人啦?!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