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十五章宗家與分家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十五章宗家與分家

    徐姓男子捂著腫脹的右臉,說話噴出來的都是血沫。

    可見蒼術這一巴掌下手有多重。

    “怎么?滋道怕了吧,尼跪倒我面前,興許歐還能饒你一條小命。”徐妙涵的堂哥說話漏風,蒼術費了好大勁才明白什么意思。

    這家伙還真是徐妙涵的堂哥,不過那又怎樣?蒼術剛才只是意外對方的身份,既然是堂哥不對自己的妹妹百般疼愛就算了,反而大呼小叫,嘴上每一句干凈的詞。

    雖然蒼術和徐妙涵相處不多,但徐妙涵現在做的事情令蒼術由衷的佩服,這家伙上來就是賤人、婊子一些烏七八糟的爛詞。

    呵呵,那真不好意思,你這真純屬找揍!

    “堂哥,堂哥怎么了?難道徐妙涵就不是你們徐家人了?你說話這么難聽,我在聽見一句臟詞還會揍你。”蒼術不耐煩的說道:“滾到會客室等著,徐妙涵做完研究就下來見你。”

    現在自己是徐妙涵的保鏢,他不護著誰護著?

    對于講道理的人就講道理,像徐姓男子這樣的人,挨一巴掌都算輕的。

    “你敢讓我等徐妙涵?你主子都不敢這么做!這是我徐家的家事,什么時候輪到你一個小小的助理管了?你既然動手了,那就別后悔!”徐妙涵堂哥冷笑,一聲招呼辦公室內邊涌進許多人。

    林盼盼見狀不妙,悄悄溜走趕緊通知總裁。

    蒼術咧咧嘴,隨手拿起徐妙涵的指甲刀修著手指,漫不經心的說:“家事回家談,既然你找到辦公室那就是公事,我管定了!還有,你叫這些臭番薯爛鳥蛋站在這里干嘛?嚇唬人?”

    徐姓男子先是一愣,反應過來后居然捧腹大笑起來:“哈哈哈,徐妙涵從哪里找的傻子,竟然說我徐家的保鏢是廢物?小子,我告訴你,這些可都是在國外當過傭兵的戰士,每個都殺過人,真是笑死我了……你們讓這小子知道徐家的厲害。”

    徐姓男子笑的上氣不接下氣,在青州還有人敢這么說徐家,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只是,幾秒鐘之后,他再也笑不出來了。

    徐家保鏢一擁而上,想先控制住蒼術的四肢,然后慢慢折磨。

    理想是好的,可現實他們挑錯了對手。

    第一個抓住蒼術右手的保鏢還沒來得及高興,就感覺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傳來,整個人反被蒼術掄了起來,有點像人型大錘。

    蒼術一手一個保鏢,像揮舞著兩柄巨錘,虎虎生風,其他的保鏢全部被抽倒在地。

    這個過程很快,不過幾秒所有的保鏢哀嚎的躺在地上,被蒼術揮舞的兩人更是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徐妙涵堂哥還保持著大笑的動作,可眼中卻是驚恐。

    “你笑起來的樣子真惡心,把嘴閉上,滾到會客室!”蒼術搖搖頭,看著對方實在有些厭惡,抬腳送了一程。

    ‘砰!’

    徐堂哥根本沒想到蒼術會突然發難,當然,他也躲不開。

    所以這一腳結結實實將他從辦公室踹到了走廊上。

    “啊……好痛!該死的!反了,全反了!你等著,我會讓你死的……”徐堂哥捂著肚子連滾帶爬逃走了,手下的保鏢抬著傷者也跟著狼狽逃竄。

    人剛走不久,徐妙涵就風風火火回到辦公室。

    “人呢?”徐妙涵清冷的小臉都快皺成一團了。

    蒼術說:“走了,看樣子還會回來尋仇的。”

    徐妙涵看到地板上的血跡,問道:“動手了?你把他們揍了?”

    蒼術點點頭:“他罵你賤人,我就動手了,你要責怪我?”

    徐妙涵先是一怔,本以為是堂哥狂妄不堪惹怒了蒼術才引起的爭執,沒想到這個男人竟然是因為自己才動的手,這是在維護她么?

    這倒是令徐妙涵心中泛起了一絲漣漪,搖搖頭說:“不怪你,只是你揍了徐杰,恐怕我家里又有借口針對我了。”

    蒼術暴揍了徐杰一頓她心里是挺解氣的,但一想到之后的事情,就有些頭疼。

    蒼術倒了杯熱茶遞過去,問:“你們不是一家人嗎?你堂哥怎么這種態度。”

    徐妙涵說:“你不知道,徐家在青州是名門望族,家庭成員眾多,為了保持嫡系的權力將家族分為宗家與分家。”

    “這一代,堂哥的父親,也就是我大伯是宗家,我爸排行老二是分家,祖上有云,分家必須每月定期向宗家上貢,這一條祖訓無非是壯大宗家,削弱各個分家。”

    “而我爸沒有聽從家里的政治聯姻,被逐出家門后娶了我媽,這一家公司就是爸媽白手創立起來的,宗家在知道后便上門要求上貢,到現在為止一直沒有停過。”

    “就算是爸媽不在了,徐家也會每月定期派人來拿錢,最近公司的資金出了問題你也知道,上個月沒交錢所以徐杰親自過來了。”

    蒼術默默聽著徐妙涵講述自家的情況,難怪徐杰這么囂張,敢罵徐妙涵是狗。

    蒼術沒好氣瞪了她一眼:“說到底你還是一個娘們,怕什么?什么宗家分家的,他們不是把你父親逐出家門了么,也就是說你們和徐家沒關系了,無非就是看你們開公司賺錢了想要錢而已。放心,有我在,這家伙來一次我揍一次,你安心搞研究就成。”

    徐妙涵目瞪口呆,感情剛才自己白說了!這家伙本性這么暴力嗎?再說了,自己本來就是一個娘們好不好。

    “你能不能不要這么暴力,徐家勢力很大,你一個人斗不過他們的,再說了,那畢竟還是我的家人。”徐妙涵說道。

    蒼術往總裁位子上一座,悠閑的說:“你還當他們是家人?你自己都說了徐家勢力在青州很大,那么你被刺殺的事情他們能不知道?接連三次刺殺都沒表態,無非就是想借刀殺人而已。等你死了徐家人順利成章的接手公司,反正暗殺你的人只是想要你的命而不是公司。”

    徐妙涵俏臉一白,緊咬著嘴唇,這些道理她怎么會不明白,可是她不愿去想。

    “這是我家的事情,你少參合,徐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簡單,現在這個社會不是靠拳頭就能打天下的。”徐妙涵語氣依舊是那么清冷,她這么說就是擔心徐家的報復會害了蒼術。

    蒼術撇撇嘴,他當然知道單靠拳頭不行,所以才費盡心思到處搞錢,有錢有實力才能長久。

    發生了這樣事情,徐妙涵心里亂糟糟的無心研究,處理了一會文件就提前下班了。

    回到小區,兩人道別回了各自的家。

    家里,蒼母跟唐燕已經準備了豐盛的晚餐,唐燕這丫頭也已經從昨晚的悲傷中走了出來,臉上洋溢著笑容。

    吃飯時,蒼術突然放下筷子,語氣有些嚴肅的說:“唐燕,你以后怎么打算?”

    唐燕見狀,也放下了碗筷,低著頭不敢出聲。

    蒼母瞪了一眼兒子,輕撫著唐燕的后背說:“打算什么?以后燕燕就是我閨女,這就是她的家!哪都不去!”

    “媽,”蒼術無語的看向自己的母親,現在母親對唐燕真是喜歡到了骨子里。

    蒼父也開口說:“兒子,我跟你媽一直想有個女兒,燕燕正好成全了我們,你要是想趕她離開,我打斷你的腿!”

    蒼術額頭上全是黑線,這日子沒法過了!我才是你們親生的好不好!

    唐燕聽到蒼父的話嚇了一跳,連忙開口說:“叔叔,別怪蒼哥。”

    蒼術說:“爸媽,我不是要趕她走,而是想問她以后怎么辦?畢竟鄧巧何唐平才是她真正的父母,他們遲早有一天要找自己女兒的。”

    而后他又看向唐燕:“燕燕,我想知道你的想法,是繼續被家里無休止的利用,還是擺脫現狀。”

    “我想擺脫這樣的生活,這種生活我過夠了!”唐燕想都沒想就回答道。

    蒼術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唐燕和唐妙還是不一樣的,他繼續說:“好!你想擺脫現在的生活就要先強大起來,我有一個朋友,是安城首屈一指的房地產商,南郊那邊有一塊面積不小的地需要有人經營,我想讓你去歷練一下。”

    唐燕震驚了,弱弱的說:“我……我能行嗎?”

    “有我在,你別怕,我會讓專人教你些知識,再說了大學里你學的也是金融專業,學以致用不會出問題的。”蒼術說道。

    “就是,不要怕,有什么事就找你哥。”蒼母笑著說道。

    這是一個機會,蒼術一直想找個信得過的人幫自己打理產業,唐燕這丫頭很聰明,可以培養一下。

    至于她家里的問題,等唐燕足夠強大了,相信她會處理好的。

    說來也巧,徐妙涵發短信說最近在家里休息,不用跟著她去公司了。

    蒼術覺得應該是被白天的事情刺激到了。

    這樣也好,自己就有時間親自帶著唐燕學習知識。

    第二天,蒼術正準備聯系李剛,沒成想對方先打來了電話。

    隔著老遠都能聽到李剛興奮的聲音。

    “老……老……老弟!你太牛逼了!今天一早剛下的文件,南郊地面漲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