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十八章胖瘦頭陀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十八章胖瘦頭陀

    李剛拿著手機站在唐燕身邊。

    唐妙聽著聲音有點耳熟,但就是想不起是誰。

    鄧巧何一聽聲音是電話里傳來的,囂張的說:“你是誰?這是我們的家事,有你說話的分?”

    蒼術說道:“這樓盤是我的,唐燕只不過是我手底下的一個員工而已,你說我是誰?”

    這是那個大款?!

    鄧巧何心驚,剛剛還囂張無比的嘴臉立馬消失不見,換上一副笑臉親切的問候道:“哎喲,原來是我的未來的女婿啊,都是一家人,所以這樓盤也算半個唐家吧,自家的東西拿一點不過分吧,就當是給未來丈母娘的見面禮了。”

    鄧巧何這話說的很有心機,只說是見面禮,不說是其他的禮,這樣以后還可以自然的張口要東西,比如說彩禮啊、訂金、改口禮等等,反正日子還長,有的是借口要錢。

    這點小九九怎么會瞞過蒼術,畢竟也是跟鄧巧何打過交道的人。

    “呵呵,女婿?你可真會給自己臉上貼金!”蒼術冷哼道:“你配嗎?為了給兒子籌錢,讓自己的親生女兒去傍大款,半夜把女兒趕出家門身上就只留下了十塊錢,你們就不怕她一個女生出事嗎?”

    “你們現在怎么有臉來要錢?我真搞不懂你們當爹媽的臉皮臉皮為什么這么厚?還想要一百萬和兩套房,豬腦子吃多了吧!”

    “我告訴你們,唐燕給我打工只是為了還那二十四萬,我只是她的老板,你們如果再鬧下去我就開除唐燕,相應的你們要還我四十八萬,當初我跟唐燕簽訂的合同就是違約賠雙倍!你們也可以不賠,但后果自負……”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為了顧及唐燕的感受,蒼術說的已經很委婉了,一開始蒼術就知道會有今天這么一幕,提前給唐燕那么多錢也是為今天做準備而已。

    唐家人愛錢,當然也怕賠錢,最起這件事之后唐燕短時間內不會受到家人的騷擾。

    剛才對唐燕指指點點的人羞愧萬分,抬不起頭悄無聲息的從人群中離開了。

    鄧巧何聽的目瞪口呆,闊太太的夢還沒開始就碎了?

    “唐燕,他說的是不是真的?”鄧巧何不相信,四十八萬加一百萬就是一百四十八萬啊!天文數字……天文數字啊!

    鄧巧何感覺大腦一陣眩暈。

    唐燕何等的冰雪聰明,順著蒼術的話就說道:“是真的,當初老板看我可憐才給了這么多錢,兩年內我要給他工作,不然就賠雙倍。”

    唐勇剛從天堂跌進地獄,也有點接受不了現實:“唐燕,你有沒有把身體交給大款?我不信他占了你的身子還這么無情!”

    這哪是一個當哥哥能說出來的話?

    李剛裝起手機,冰冷的說道:“有你這種廢物哥哥,真是悲哀!”

    唐勇正在氣頭上,揮舞著拳頭就打向李剛:“你算什么東西,敢說我是廢物!”

    黑帶高手豈是唐勇這種廢物能打得過的?還沒沖過去就被李剛一腳踹到地上捂著肚子成了軟腳蝦。

    “啊啊啊,你敢打我兒子,一個拿電話的也敢打我兒子!我跟你拼了。”鄧巧何張牙舞爪就要沖過來。

    唐燕攔住媽媽說:“你們干什么?他是李氏地產的李剛!”

    “額……安城的李氏地產?”鄧巧何尷尬的舉著手,弱弱的問道。

    這段時間是怎么了?兒子沖撞了不知名的富少要賠一百萬,女兒賣身給大老板工作兩年,現在又得罪了李氏地產的公子,老天爺還讓不讓人活了。

    聽到鄧巧何的話,唐燕不耐煩的點點頭。

    李剛輕哼一聲:“滾!再讓我看到你們可就不是踹一腳那么簡單了!”

    “哎哎,我們滾……我們這就滾……”唐平倒是能屈能伸,點頭哈腰帶著老婆孩子灰溜溜的逃走了。

    唐燕看著自己的家人,心中有一絲悲涼。

    李剛安慰道:“別想那么多了,等你以后達到他們仰望的地步還是有機會改變的。”

    沒錯,當人與人之間的差距達到足夠大,強大的那個人不管說什么都是真確的,這是對強者的盲目崇拜。

    ……

    靈妙制藥,蒼術掛斷電話后不停揉著太陽穴。

    遇到這種人是真的頭疼。

    徐妙涵在一旁問道:“解決了?”

    “算是吧,最起碼短時間內老實了,真是麻煩,怎么說也是唐燕的家人,打打不得,罵也罵不得。”蒼術抱怨道。

    徐妙涵微微一笑:“我倒是挺佩服你的,我還以為你剛剛要破口大罵呢,畢竟以前欺負過你。”

    “你調查過我了?”蒼術挑了挑眉。

    徐妙涵也不藏著掖著,說道:“我要把命交給你保護,你覺得我會不調查一下?走吧,陪我去一趟工廠,已經很久沒去視察了。”

    他們兩個都是聰明人,該知道的知道,不該知道的也不會多問。

    開著車就駛向郊外的工廠。

    然而,行駛到郊外的時候,在路過一處偏僻的山路時車子爆胎了。

    蒼術穩住車,眉頭立即皺了起來。

    徐妙涵的車子也是百萬級別的豪車,平時也很注意保養,怎么會突然爆胎?

    “你在車里別動,我下去看看。”蒼術嚴肅的說道。

    徐妙涵點點頭,關切的說:“你小心。”

    剛一下車,從草堆里走出兩個人,一胖一瘦有點像鹿鼎記中的胖瘦頭陀,披頭散發跟野人一樣很有喜感。

    可蒼術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因為這兩個人身上散發著危險的信號,而且兩人身上有濃郁的血腥味。

    蒼術的感覺不會錯,他的身體得到強化,只要集中注意力嗅覺也會異常靈敏。

    如果所料不錯,這兩人身上應該背有人命,而且不超過一個星期。現在,這兩個人應該是沖著徐妙涵來到。

    “小子,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們,我們兄弟是看你們遇到麻煩好心上前問問需不需要幫助。”瘦子突然用尖細的嗓音笑著對蒼術說道。

    聽了瘦子的話,蒼術淡然一笑:“行了,你們別裝了,身上血腥味這么明顯,一看就不是善茬,說吧,到底是誰派你們來的。”

    胖子聞聞自己身上并沒有聞到所謂的血腥味,扭頭對著蒼術說:“嘿,小家伙,知道你力氣很大,沒想到你的鼻子比狗還靈,知道我們是來殺徐妙涵的還不跑,不怕我們連你也殺了,難道你不怕我們?”

    怕不怕的另說,蒼術自然知道這兩個人與之前來的殺手完全不一樣,能有如此濃郁血氣的人,怎么可能是簡單的角色。

    但是,怕又能怎樣,還能撇下徐妙涵一個人跑不成?再說了,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你們這話說的,我跑了你們會放過我?”蒼術說道:“既然我和徐妙涵必死無疑,那你能不能告訴我們,到底是誰派你們來的。”

    瘦子尖細的聲音再次響起:“你小子倒是有趣,你說的沒錯,不論如何今天你也得死,誰讓你是個倒霉的助理呢?至于是誰派我們來的,你死了去問閻王爺吧。”

    蒼術聞言眼睛一亮嘴角微微翹起,隨即冷然道:“你們是很厲害,可惜啊,你們終究是犯了一個大忌,聽說過反派死于話多嗎?”

    胖瘦頭陀眼睛突然伶利起來,二人從腰間摸出匕首指向蒼術:“小子,現在你還覺得我們會死于話多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