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十章制造輿論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十章制造輿論

    “這胖瘦頭陀是你們宗家派來的,應該和徐杰有關。”

    蒼術緩緩說道。

    “為什么要這樣?”徐妙涵一臉痛苦,她接受不了這個是事實。

    蒼術說:“對了,那個胖子說我是五品,什么意思?”

    徐妙涵回答說:“應該是炎夏武術的段位吧,類似于黑帶、白帶這樣的等級分段,我知道的不多,好像炎夏的段位分為九品。”

    回答的馬馬虎虎,這不能怪徐妙涵,畢竟她從小學的就是醫術,對于打打殺殺的東西實在了解不多。

    蒼術聽到后面色凝重,嚴肅的說道:“這樣下去不行,今天真的是千鈞一發,萬一對方將你一擊斃命我也沒辦法救你,我們得想個辦法讓他們不敢對你動手。”

    徐妙涵也明白這個道理,可對方怎么會輕易住手呢,而且這兩個人很有可能是宗家派來的人,想到這徐妙涵神情更加沒落。

    “我們得造勢,讓更多的人知道你現在的處境,掀起網絡輿論,讓整個炎夏的人民成為你的后盾,這樣就算他們想殺你也得掂量掂量后果。”蒼術摸著下巴思索道,其實這個想法他早就想實踐了,可是沒有令群眾信服的證據,這下胖瘦頭陀算是送來了一分大禮。

    他們為什么只敢悄悄的殺徐妙涵,無非就是怕引火上身,對方都是商人最怕的就是各種負面消息,這些丑聞會直接影響產品的銷量。

    雖然說徐妙涵在安城還算有點名氣,但還不夠,還不足以成為一個公眾人物。

    只有徐妙涵成為足夠有名的公眾人物,走到哪都有人關注,到那時候背后捅刀子的人就不得不收斂。

    至于徐家這邊,這次的暗殺很有可能是徐杰私自安排的,應該不會有第二次了。

    因為胖子說徐家不可能派人保護徐妙涵,也就是說胖瘦頭陀的行動并不是直接由徐家命令的。

    算來算去,也就是上次揍了徐杰,這家伙最有可能。

    蒼術在車子里與徐妙涵商議著買水軍制造輿論的計劃,不一會j察便趕到了現場。

    j察從溝里撈出胖子,又將瘦子從路邊抬過來。

    兩人都還有氣,一方面是蒼術沒下殺手,另一方面也是這兩人體質好。

    經過調查取證,胖瘦頭陀是逃竄重要的罪犯,蒼術等人是正當防衛,簡單錄了一下口供就結束了。

    能這么簡單也是徐妙涵的出面的緣故,畢竟能再安城站穩腳跟還是有點人脈的。

    出了這件事,徐妙涵也沒心思去工廠視察,直接回到了家里。

    因為失血過多的緣故整個人還是虛弱無力,蒼術只好將徐妙涵抱進別墅,放到床上,親自伺候這位虛弱中的美人。

    別看徐妙涵平時冷冰冰的,抱在懷里還真像書里寫的,溫香軟玉,柔弱無骨。

    縷縷幽香刺激著蒼術的神經,令他不自覺調出保存的記憶。

    再看看躺在床上毫無反抗之力的徐妙涵,蒼術萌生出一個邪惡的想法。

    “嘶我在想什么!我一個謙謙君子怎么可能做這種事,我的本性是這么色嗎?不,一定是這古怪的黑氣,是它影響了我的心智。”

    黑氣此刻如果有思想一定會感到十分的委屈:你明明就是上一輩壓抑的太厲害,重生之后一下子爆發了,別什么屎盆子都往我頭上扣。

    蒼術默念阿彌陀福壓制邪念,跟徐妙涵說:“你先在這躺著,我去買點水軍搞輿論,今晚我不走了在這陪著你,我就在樓下有事情叫我。”

    “嗯,你去吧。”徐妙涵不知道在想什么,總感覺情緒有些失落。

    搞輿論這種事說白了就是拼錢,只要錢到位了沒有上不去的輿論。

    蒼術花錢找了幾個擁有百萬粉絲的大v,讓他們聲情并茂的寫了幾篇文章,做了幾個視頻。

    經過j方的同意還把這次刺殺的具體報告給曝光了出來。

    在幾番操作下,關于良心企業家徐妙涵被競爭對手暗殺的帖子迅速火遍全網。

    蒼術蹲在電腦跟前看著熱度從幾萬直線飆升到幾十萬,最后到達幾百萬甚至還在以勻速增長。

    網上的風口幾乎是一邊倒,所有人都站在徐妙涵這邊,更是聲稱如果徐妙涵出現意外一定要與其他幾個競爭對手死磕到底。

    與此同時,青州知名的順天制藥董事長鄭賓火冒三丈的看著熱搜,俏麗的女秘書像犯了錯一樣站在一旁伺候著。

    鄭賓看到一半,突然掀翻了桌子,桌面上的瓷器玉器摔得粉碎。

    “這是怎么回事?那兩個人是誰派出去的?我不是說這段時間暫時收手嗎,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是不是!”

    鄭賓一腳將秘書踹倒在地,只踹一腳不解氣隨后抽出一根高爾夫球桿狠狠抽向秘書。

    女秘書趴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哀嚎求饒:“啊……老板……不是我!我根本不知道啊……饒命啊!!”

    “我不管是不是你,現在徐妙涵我們動不得了,她現在可是全網民眾保護的對象,不行,我要開新聞發布會,必須表態!”鄭賓說道。

    當晚,至少有十多家經營抗癌藥物的公司表示強烈譴責這種違法亂紀的行為,并對徐妙涵小姐表示慰問。

    蒼術對這個結果已經很滿意了,不管對方是哪家公司,現在一定投鼠忌器不敢妄動。

    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徐妙涵,可徐大小姐只是輕輕奧了一聲并不是很興奮。

    蒼術知道,這女人是在煩心徐家的事情,安慰了幾句后就離開囑咐她好好休息。

    一樓客廳,蒼術長舒一口氣。

    看到手背上五道傷疤現在只剩下了四道。

    沒想到這次消耗的黑氣竟然這么多,經過這次事件蒼術越發覺得黑氣是好東西,關鍵時刻能救命的。

    蒼術看著手背真是越想越心疼,不過補充黑氣的方法他大概也知道,就是吸收各種對人體有害的病毒細菌。

    看樣子抽個空還得去醫院逛逛,補充補充黑氣,順便造福大眾了。

    晚上,沐小蝶風風火火的趕回家,抱著徐妙涵就失聲痛哭,當著蒼術的面差點扒光了徐妙涵聲稱要檢查檢查那里受傷了。

    這種福利蒼術自然不可能錯過,伸著頭開啟記憶模式。

    說來徐妙涵也可憐,這么大的事情除了沐小蝶關心她竟再也沒有人上門看望,徐家連打電話問候的人都沒有。

    真有點豪門無情的感覺。

    未來幾天徐妙涵閉門修養,蒼術就閑了下來。

    趁著空余的時間查看了一下南郊的資產,好家伙,自己現在的流動資金馬上就要破億了。

    唐燕這丫頭還真挺能干的。

    有了這些錢蒼術琢磨著是不是該犒勞一下自己,應該買一輛真正屬于自己的車子了。

    家里唯一的車子唐燕開著,自己現在每天都是蹭徐妙涵的車,時間久了怪不好意思的。

    記得自己有老同學是在做汽車銷售吧,反正也是要買車的不如將這提成給熟人。

    于是,蒼術憑借記憶就來到了老同學工作的車店。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