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十五章老狐貍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十五章老狐貍

    一點小旖旎。

    唐燕將頭悶在枕頭下面,跟鴕鳥似的。

    “哎呀……羞死了……蒼術哥真色,明明差點成我姐夫卻還……哼!明天不要理他了”唐燕紅著臉噘著嘴埋怨著某人不矜持。

    轉眼,小丫頭又笑了起來:“嘻嘻,我還是很有魅力的嘛,蒼術哥反應這么快,哎呀呀,我在想什么呀……睡覺……睡覺……不行這樣睡不著……”

    說著起床換了條干爽的內衣才睡著。

    蒼術一個沒心沒肺的家伙,回到屋子后倒頭就睡。

    第二天一早,唐燕臉頰粉紅,看蒼術的眼神有些閃躲,應該是做了一個美夢。

    “燕燕,你臉怎么這么紅?是不是發燒了?”蒼母心疼的說道。

    唐燕連忙說:“沒有,沒有,我很好。”

    蒼父說:“你這丫頭,實在是太拼了,臭小子,你給燕燕找的什么工作?天天早出晚歸的。”

    蒼術到現在還不敢將南郊的事情告訴父母,這件事實在太匪夷所思了。

    別人不了解蒼術,做父母的最了解,而且是看這兒子長大的。

    給徐妙涵當私人助理多出一套房和幾百萬還能接受,但多出幾億的樓盤就太夸張了,再有錢的企業也不可能送給員工這些東西。

    面對父親的質問,蒼術說:“爸,你放心吧,我那個朋友手把手教,不會累著燕燕的。”

    唐燕也連忙為蒼術作證,自己的工作一點也不累。

    飯后,唐燕紅著臉跟蒼術道別后就開車上班了。

    蒼術總感覺這丫頭有點不一樣,但沒細想,隨后跟爸媽說了一聲就去找徐大小姐了。

    此刻徐妙涵蓬頭散發,沒了往日的精明能干的模樣。

    蒼術還以為遭到了襲擊,連忙伸手去檢查:“怎么了?有人來襲擊你?哪受傷了?”

    徐妙涵打掉蒼術的咸豬手,苦著臉說:“沒有人襲擊,只是公司的抗癌藥銷售太好了,我愁的。”

    自從往上輿論爆發后,靈妙制藥的名聲達到了史無前例的頂峰。

    原本靈妙公司的抗癌藥只在青州本地銷售,存貨預計能撐三個月左右,現在經過網絡的發酵,青州附近的兗州、徐州、豫州的患者也跑來買藥。

    比其他藥更低的價格導致存貨在幾天之內賣出去了六成,公司不得不加大生產力度。

    蒼術疑惑的說:“這是好事啊,你怎么還愁眉苦臉的。”

    徐妙涵看著賬本說:“你知道什么啊,為了能讓更多人有藥吃,抗癌藥幾乎是成本價銷售,公司現在本就在虧損狀態,已經沒錢再去買原材料生產抗癌藥了。”

    蒼術真的很佩服這個女人,寧愿公司虧損也要讓普通患者吃上藥,這份善心蒼術自愧不如。

    “愁死了,早知道就不把這么多錢投在研究上了。”徐妙涵此刻有種有力無處使的感覺。

    蒼術打開手機,翻看了一下目前的資金。

    經過唐燕的經營,蒼術的資金已經突破了一億大關,資金很充足。

    “徐妙涵,你需要多少錢?”蒼術問道。

    徐妙涵托著俏臉說:“按照這種情況,需要五千萬才能保證公司正常運行。蒼術,這個月的工資恐怕沒法給你了,你可不能罵我,我們簽了合同的,我有權拖欠你的工資。”

    說道蒼術的工資,徐妙涵的神情立刻變的緊張兮兮,因為心虛亮晶晶的大眼睛撲靈撲靈的亂看,就是不看正視蒼術,就連說話都是蚊子哼哼一樣。

    蒼術突然發現,徐大小姐理虧的時候竟然這么可愛,和以往冰冷的模樣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蒼術微微一笑說:“你是老板,你說了算,其實我是想說這錢我可以……”

    剛一開口,就有客人上門。

    來的是一個中年男子,樣子與徐杰有幾分相似。

    徐妙涵低聲道:“大伯。”

    來者正是徐杰的父親徐志安!

    徐志安自從進門后眼中就透著冷漠,深深的看了蒼術一眼后,對徐妙涵說:“家族得知了你發生意外都很擔心,萬幸沒有事,你放心,就算你是分家也不能白受人欺負,從今天開始回宗家住吧。”

    不愧是老奸巨猾的人,一句話即表明了家族對徐妙涵的關心,博徐妙涵的好感,又表示刺客與徐家無關,然后還強調了徐妙涵分家的身份。

    一語三觀!厲害!

    蒼術雙手環抱,在一旁冷笑,事情都過去好幾天了才來,徐家的情報能力沒這么差吧,恐怕徐志安今天的到訪沒這么簡單。

    徐妙涵不想回那個冰冷無情的大宅院里,婉拒說:“大伯的好意我心領了,可我每天還要搞研究,回宗家不方便,我還是住在這里吧。”

    徐志安猜到了徐妙涵會拒絕,從懷里拿出賬單說:“你已經兩個月沒有向宗家繳貢了,而且靈妙現在的狀況很不理想,光鮮的外表下只剩空殼了,如果再沒有資金支持下一步就是破產,你回宗家,這筆錢家族給你。”

    徐妙涵在大伯面前就像一個小孩子,低著頭揉捏著衣角。

    她現在的確很需要一大筆錢,且不說抗癌藥的銷售,靈妙制藥是母親和父親留下的,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破產。

    可宗家……宗家之前還派出了兩人截殺她,她真不想回去。

    這時,蒼術突然開口說道:“徐妙涵的大伯是吧,上次的胖瘦頭陀是你派的人吧。”

    就是這么直白,就是這么莽!

    聽得徐妙涵雙眼直發愣。

    徐志安也是一愣,接著說道:“你就是打傷我兒的那個助理吧,小伙子,你很不錯,但有些話可不能亂說,知不知道禍從口出這個詞?你憑什么說那兩個人是我的人。”

    “你這是在威脅我?”蒼術滿不在乎說:“咱都是聰明人,何必在這里繞彎子,那些制藥企業派的殺手早就跟我有過照面,知道我不簡單,而胖瘦頭陀自始至終都覺得我是力氣大一點的助理,還有,胖子最后提到了徐家!”

    徐志安聽到蒼術的解答,反而笑道:“不錯,有勇有謀,不過有一點你說錯了,胖瘦頭陀是徐杰瞞著我派的人,這點宗家已經嚴厲懲罰過了,所以派我來邀請徐妙涵回家,在這里我也得道歉,涵涵,對不起,是我管教無方。”

    說著,九十度鞠躬。

    越是這樣,蒼術越頭皮發麻,這人不簡單!說話滴水不漏,能屈能伸,非常難纏!

    徐妙涵好像是第一次遭遇這種事,整個人都慌了,看向蒼術不知道該怎么辦。

    徐志安說:“你先梳洗一下,車子就在外面,還有你奶奶也想你了。”

    說完就離開了。

    蒼術大喊臥槽,這老狐貍,不禁不給徐妙涵拒絕的時間最后還打出了親情牌,高手!

    徐妙涵深吸一口氣說:“陪我回趟家吧。”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