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十六章回家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十六章回家

    徐志安坐在客廳,面色從容絲毫不著急。

    蒼術摸著下巴,大腦在飛快思考著。

    他這是要為自己的兒子報仇嗎?還是說他的目標是徐妙涵或者是徐妙涵的研究,再者就是靈妙制藥。

    正想著,徐妙涵已經畫了個淡妝,穿了一身素雅的連衣裙,長腿玉臂美極了。

    “大伯,我們出發吧。”徐妙涵說道。

    徐志安起身,一言不發的往屋外走去。

    蒼術抬腳跟在徐妙涵身后,沒成想徐志安突然轉身對蒼術說:“這是我徐家的家事,你不用跟著了。”

    “這不太好吧,我畢竟是徐總的貼身助理,徐總走到哪我就得跟到哪。”蒼術可不放心徐妙涵一個人回宗家。

    徐志安說:“小伙子,認清自己的身份,現在不是上班時間,妙涵是以徐家孫女的身份回家的,你跟著算怎么回事?我徐家不歡迎陌生人!”

    徐妙涵見兩人之間的火藥味越來越濃,她深知徐家的可怕,怕蒼術吃虧便說:“蒼術,算了吧,你在家等我回來,放心,不會有事的。”

    “說的沒錯,宗家家主是妙涵的奶奶,我是妙涵的大伯,難道你在擔心我們會對她不利?上次的事情都是意外,我可以保證,這一次徐妙涵不會受一點傷害。”徐志安這話表面上是說給蒼術聽的,實際上是給徐妙涵吃一記定心丸,讓她相信宗家。

    得,徐妙涵都發話了,蒼術就算有一萬個理由也白費。

    這女人一道關鍵時刻怎么就這么傻啊,人家派人殺你了,你還這么相信對方。

    蒼術生著悶氣,其實他并不知道徐妙涵是在保護他,在徐妙涵眼里蒼術雖然厲害,但與徐家相比簡直是螢火和皓月的區別。

    徐妙涵就這么跟著徐志安前往了宗家。

    這一去,徐妙涵想出來恐怕不容易了。

    蒼術給唐燕打了電話,說:“燕燕,你幫我辦一件事。”

    “好的,蒼術哥你說。”

    “我要你用最快的速度買下靈妙公司其他幾位股東手中的股權,不需要全買下來,只要能成為靈妙公司最大的股東就行。”蒼術安排道。

    唐燕沉吟一會,回復說:“哥,靈妙公司最近的風聲很高,以我們現在的資產恐怕有點懸,如果能等一個星期,將樓盤的十分一的房子賣出去,拿下最大股東就十拿九穩了。”

    蒼術解釋說:“你放心,現在的靈妙外強中干,沒有資金支持就離倒閉不遠了,公司的幾個股東恐怕這會正急著股票套現呢,到時候你把價格死死往下壓就行,他們會同意的。”

    靈妙公司的老牌股東都是徐妙涵母親創建公司時投資的老人,不是什么大富豪,現在這些股東也不上班,每天就等著吃公司的分紅,公司的大小適宜全都是徐妙涵獨挑大梁,因為是母親時期的老人,徐妙涵也是有苦說不出。

    這些消息還多虧了林盼盼,都是閑聊時告訴蒼術的。

    唐燕了解后便立即著手工作,開始一位一位聯系靈妙企業的股東。

    蒼術掛斷電話后就去找李云中打聽徐家的事情,這種大家族只有達到一定地位的人才能了解。

    ……

    返回宗家的車隊里,徐妙涵問道:“大伯,奶奶到底想干什么?她從小就不喜歡我,我不相信她會因為一次失敗的刺殺就像讓我加入宗家。”

    “慎言!”徐志安開口說道:“妙涵,那是你奶奶,說話要懂得尊敬!他老人家想干什么我怎么會知道,但是有一條你要相信,宗家不會傷害你的。”

    車隊上了高速,一路往北,穿越安城北部的高山就到了青州的州會泉濟城。

    安城與泉濟城相鄰,但想要往來得在高速上跑進兩個小時,因為兩城之間被一座山脈隔斷,所以得繞一大圈才行。

    因為相隔不遠,兩城的文化風貌近乎相同,都是自古以來的文化名城,現在大都市環境中還有一座座古典雅致的老街區,這些古街與竄天的高樓大廈交相呼應,讓這個城市別有一番風味。

    宗家,獨占泉濟城的一座古街。

    徐妙涵看著小橋流水的古街,小時候爸媽也曾經帶自己來過這里,僅僅幾次而已。

    “想起小時候了?”徐志安開口說道。

    徐妙涵點點頭:“都是些不好的回憶。”

    徐志安淡然的說道:“這都要怪你父親,是他違抗家族的命令,所以你在家族中才備受排擠的。”

    此刻的徐志安倒真有點長輩的慈愛,如果蒼術在這肯定又要警惕起來,剛剛這番話徐志安輕描淡寫的就把這些年的恩怨怪到徐妙涵的父親身上,間接淡化了宗家這些年的壓迫。

    徐妙涵不說話,只是靜靜的在車里坐著。

    很快,宗家就到了。

    徐家大院,正門左右擺著威武的石獅子,古色古香的梧桐大門已經打開正歡迎徐妙涵的到來。

    “走吧,你奶奶正在堂屋備好酒席等你呢。”徐志安走在前面說道。

    他如今是無時無刻都在給宗家刷好感。

    徐老太太今年七十有六,滿頭銀發精神卻是極好,她正坐在堂屋正中間的太師椅上細細品著茶水。

    徐志安進屋后彎腰行禮,態度恭敬無比:“媽,徐妙涵帶來了。”

    雖說徐家現在的家主是徐志安,但真正掌權的卻是徐老太太,自從徐家老爺子死后徐老太太便一直掌控著徐家的經濟命脈,就像是當年的慈禧太后一樣垂簾聽政,徐志安說白了就是一個推出來的傀儡。

    徐老太太懶洋洋的抬了抬眼皮,說:“辛苦了,坐一邊吧。”

    之后,便再也沒說話,徐妙涵就這么靜靜站在堂屋正中央等著。

    一壺茶后,老太太終于開口說:“最近你的靈妙制藥挺紅火的,做的不錯。”

    徐妙涵微微施禮:“承蒙奶奶夸獎,小打小鬧而已,沒法和宗家相比。”

    “不對吧,我怎么覺得靈妙公司才是宗家呢?我讓小杰去收貢,靈妙公司好大的脾氣啊把他打的鼻青臉腫就回來了。”老太太話里夾槍帶棒,聽著很不舒服。

    徐妙涵心頭微微一緊,果然是為了這件事,便將腰往下彎了幾分:“奶奶,這件事是誤會,是我新招的助手以為徐杰是上門找事的,所以把他打了,請奶奶原諒。”

    老太太擺擺手說:“算了,算了,小杰后來也派人找過你的麻煩,這件事就互抵了吧。”

    一句話,就把故意殺人的罪過給抵消了,徐妙涵心里很不服氣,可那又怎樣呢?她敢跟徐家正面硬剛么?

    老太太接著說道:“讓你回來,主要有兩件事……”

    “一、總家要接管靈妙制藥。”

    “二、你也到了試婚的年紀,家族決定將你許配給姜家的姜溫,還有一個月就定親,所以這段時間里你就待在宗家不要出門了,姑娘家整天拋頭露面的怕姜家說閑話。”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