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十九章做人要絕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十九章做人要絕

    做人要有誠信,說不揍徐杰就不揍他。

    徐杰閉著眼,惶恐的等著蒼術的拳頭,半天過去了卻是一點動靜也沒有。

    “算……算你懂事!你要是揍了我就讓人給你收尸吧。”徐杰認為蒼術是害怕徐家的勢力才不揍他的。

    蒼術冷笑兩聲說:“呵呵,你好像是宗家唯一的后代吧,給你們個忠告,放了徐妙涵不然你們徐家就等著絕種吧。”

    徐杰一頭霧水,下意識問道:“你說這話什么意思?你想殺我?”

    “我殺你干嘛,你死了我怎么威脅徐家啊。”蒼術撇了撇徐杰的褲襠繼續說:“你們徐家不是靠你繁衍后代么,你那玩意壞掉了不就等于絕種嗎?”

    蒼術說完想了一下,補充道:“現在科學那么發達,還可以試管嬰兒啊,不行,我得在小蝌蚪上做點手腳。”

    說著,又點了一下徐杰的下腹。

    這是蒼術在吸收各種病毒細菌時發現的新能力。

    黑紋可以吸收后可以儲存這些病毒的能力,比如說吸收了狂犬病毒,黑氣可以暫時繼承這種病毒的特性,短時間內還可以轉移到其他宿主身上使其感染病毒。

    至于黑氣繼承病毒的時間,還是個未知數,蒼術也在測試。

    所以剛剛往徐杰身上釋放的是多種復雜病癥的病原體,比如說血管萎縮、海綿體纖維化、各種炎癥等,反正是能造成陽痿病原體蒼術一股腦全都輸送過去了。

    后來補刀的是讓小蝌蚪失活的病菌,這樣一來就算徐家想做試管嬰兒都不行了。

    太狠了,這才是真正絕了宗家的煙火啊,現在徐杰不但不能盡人事,就連傳承煙火的遺傳基因都被破壞了,這才是真正的不孕不育。

    徐杰感覺到不妙,上下摸索著身子說:“你做什么?你說這話到底什么意思?”

    蒼術說:“徐杰,你先在就是不孕不育的廢人,我可以治好你,但條件就是讓徐妙涵回來而且你們再也不許找她的麻煩。”

    越是這種古老的大家族越看重后代的傳承與綿延,徐家的分家制度也是為了保證嫡系的傳承,避免庶子壯大造反毀壞了徐家的血脈。

    徐杰是目前唯一的繼承人,在延續香火和徐妙涵之間,蒼術相信宗家會做出一個明智的決定。

    “我不信!我不信!”徐杰怒急而吼,傳不傳宗的他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以后的性福生活,身為一個男人以后都不能碰女人,這是多么大的悲哀。

    他想弄死蒼術,可看著自己帶來的打手一個個哇哇吐血,一股寒意從腳底直沖天靈蓋,連狠話都沒放就跑了。

    唐燕看著重傷的打手,有些觸目驚心,覺得蒼術下手有點重了,這些人不過是聽別人命令工作而已。

    蒼術仿佛看出了她的想法,主動解釋說:“不用心疼他們,他們既然做了這行就已經有了心里準備,再說了他們剛才扯你胳膊的時候也沒留情啊,燕燕,記住一句話,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是無辜的。”

    “哦……”唐燕似懂非懂的應到,初次接觸這樣的世界讓她有點接受不了,原來這個世界并不是有錢就能為所欲為的。

    蒼術揉著小丫頭腫脹的胳膊,偷偷用黑紋的力量修復她受傷的組織。

    修復的力量蒼術也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這種能力類似于癌細胞的無限增殖,刺激傷口處的細胞短時間內分裂修復身體損傷,消耗的能量自然是黑紋,普通人沒有這種力量。

    今天的事大概就是這樣,現在就等徐家是什么反應了。

    ……

    徐杰連滾帶爬回到泉濟城,第一時間沒有回家而是去了經常光顧的會所。

    一進門,會所的大堂經理就迎了上來:“徐少來啦,今天是單純放松還是玩玩?”

    徐杰被蒼術整的一肚子火,一把揪住經理的衣領說:“少他媽廢話,叫上幾個姑娘到我房間!”

    經理被暴怒的徐杰嚇了一跳,一聽要姑娘連忙諂媚的說:“徐少,最近我們這里又來了幾個雛,您要不要試試?”

    “雛?”徐杰的怒火瞬間轉變成了燥火:“要要要!都給我交上來。”

    半小時后,房間里傳出徐杰痛苦的嚎叫:“啊!我廢了!我真的被廢了!蒼術,你好狠!!你好狠啊!”

    三個年輕的姑娘跪在地上揉著累酸的臉頰,她們嚇的不敢抬頭。

    穿上褲子馬不停蹄又趕回了徐家大院。

    徐老太太正躺在搖椅上聽戲,徐杰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涕淚橫流:“奶奶,救我啊,我被那個臭小子廢了!”

    徐老太太一驚,連忙將孫子扶起來,心疼的彈去徐杰膝蓋上的灰塵,說道:“唉吆,我的寶貝孫子,怎么了這是,誰欺負你了,告訴奶奶,我讓人去收拾他。”

    響起昨日面對徐妙涵的態度,在看看今天對徐杰的態度,這簡直就是天差地別。

    徐杰哭著將今日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徐老太太,老太太聽后勃然大怒。

    “混蛋!他敢絕我們徐家的種?吃了熊心豹子膽了!”老太太氣的將手邊的茶杯砸在地上,然后對身邊的伺候自己的女孩說:“你幫少爺看看是不是真的廢了。”

    女孩一驚,萬般為難,她只是一個給徐家打工的保姆而已,又不是賣身的丫鬟。

    可徐家的厲害女孩也非常清楚,不照辦很有可能遭受老太太的報復。

    “奶奶,不用了。”徐杰突然說道:“我已經試過了,一點反應都沒有。”

    老太太聞言起身在院子里來回踱步,她這么大年紀了第一次感到急躁,對人吩咐道:“去請醫生,請最好的醫生!”

    徐家本身有私人醫生,可為了能治好徐杰又專門從青州第一中心醫院請來了專家。

    一大隊專家來到后又抽血又化驗,折騰到半夜才消停,一整套的檢查下來徐杰半條命都沒了。

    徐老太太問道:“怎么樣?我孫兒到底是因為什么原因不舉的。”

    專家團隊商議過后,領頭的人站出來說:“老夫人,貴公子的病癥很麻煩,恐怕治不好。”

    “你說什么?你們是專家,還有你們治不好的病?”老太太冷著臉質問道。

    專家說:“徐少身上的病很多很嚴重,隨便拿出一種都能不舉,而且……而且經過我們剛才的化驗,徐少的小蝌蚪活性喪失了百分之九十九,這種情況恐怕連試管嬰兒都做不了。”

    經過蒼術的手,這些病菌早就不是普通的病菌了,想治好?恐怕很少有人能做到嘍。

    徐老太太突然眼前一黑,直挺挺倒了下去。

    幸好有專家在場,及時醫治才保住一條命。

    “徐家要絕后了……我徐家要亡了……”老太太上氣不接下氣的悲呼著。

    徐杰突然弱弱的說:“奶奶,我們還是把徐妙涵放了吧,那小子說只要徐妙涵回去他就有辦法治好我……”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