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十一章留個后手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十一章留個后手

    徐杰重拾男人的快樂,內心的喜悅無以言表。

    正所謂失去之后才知道珍惜,所以徐杰興致非常高興,開始了第二局。

    第二輪剛一開始,他感覺一陣鉆心般的刺痛,緊接著某處像泄氣的皮球迅速癱軟,怎么刺激都沒反應。

    “不!”

    里屋傳來徐杰的慘叫,這失去之后再獲得,然后再失去,對心理上的打擊真的很大。

    院子里的人聽的清清楚楚,徐老太太臉色陰沉的都要滴出水來了。

    “小子,你不講信用!”

    蒼術一攤手說:“不好意思,防人之心不可無,更何況是你們這種人,怎么樣?還想動手嗎?”

    動手?動個屁!徐老太太沒想到蒼術小小年紀手段如此陰險。

    “我放你們走,你認真的給我孫兒治療。”徐老太服軟了。

    蒼術說:“等徐杰結婚洞房花燭夜的時候我再治療吧,省得他到處禍害人,而且我也不相信你們。”

    說完,牽著徐妙涵的小手就這么往正門走去。

    徐家人緩緩跟在后面,老太太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被人家死死抓住命脈除了服軟還有什么辦法。

    蒼術扭頭看了看徐志安,徐志安的表情依舊很平靜。

    “嘖嘖嘖,這人不簡單。”蒼術嘟囔道。

    有時候對你齜牙咧嘴的敵人并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那種善于隱忍的敵人,他們往往在背地里謀劃一切,出手時必然是雷霆一擊。

    徐志安給蒼術的就是這種感覺,蒼術也不清楚徐志安在謀劃什么,總之不要惹到自己就行,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眼睜睜看著蒼術和徐妙涵離開,徐家上下各個跟吃了蒼蠅屎一樣。

    “奶奶,您就這么讓他走了?我……我的問題還沒解決呢?”徐杰提著褲子跑了出來。

    徐老太太七十多歲的高齡了,眼下被氣的站都站不穩,哆哆嗦嗦的說:“不讓他走能干嘛?只有他能治得了你,你沒看出來嗎?他就是用你來牽制徐家,你說說,你正好好的惹這種人干嘛?”

    徐杰委屈的說道:“奶奶,我也不想的,天知道徐妙涵從哪里招來這么邪門的人,要不我們花重金誘惑他,剛才他在屋子里不是說了嗎,他救徐妙涵就是為了錢,你看蒼術這人的穿著打扮,一看就是個沒錢的屌絲,錢只要給多了他一定會離開徐妙涵的。”

    徐杰覺得自己突然變聰明了,這么精妙的點子都能想出來,簡直就是天才。

    徐老太太輕咳一聲,說道:“行吧,這件事就交給志安吧,你是小杰的爸爸,這件事你得上心。”

    徐志安點點頭,說:“放心吧。”

    ……

    蒼術一路牽著徐妙涵漸漸遠離徐家大院,因為兩人都是坐徐志安的車來的泉濟城,所以車子都停在家里。

    好不容易來一次泉濟城,又解決了一件大事,心情正好的兩位干脆就在這游玩起來。

    “我的手……舒服嗎?”徐妙涵突然說道。

    蒼術一怔,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還一直牽著人家的手,不過,說實話徐妙涵的小手冰冰涼涼的,而且又滑又嫩真的有點愛不釋手。

    “抱歉,我忘記了。”蒼術連忙松開,但還是有些不舍。

    徐妙涵看著蒼術直勾勾盯著自己的手,不禁微微一笑說:“我這才發現,你這人真的很陰險,竟然能想到用那種方法逼奶奶放了我。”

    “兩串糖葫蘆,謝謝。”蒼術遞給徐妙涵一串,說道:“我可是救了你啊,你還說我陰險,有沒有良心啊,我現在可是得罪徐家了,得給我漲工資。”

    徐妙涵接過糖葫蘆,輕輕咬了一口,以往的她這些街邊的東西是斷然不吃的。

    “等有錢了就給你漲……”一談到錢,徐妙涵說話就含糊其辭。

    蒼術一臉嫌棄說:“你真是我見到最窮最摳門的總裁,對了,我問你個問題,徐杰真的是徐志安親生的嗎?今天怎么沒見到徐杰他媽。”

    徐志安這個人就像是一條毒蛇,蒼術想起來就感到不安,事先了解一下總沒壞處。

    徐妙涵一愣,看向蒼術說道:“你問這個干嗎?”

    “沒事,就是覺得徐杰和徐志安長得不像,而且今天這么大的事情當媽的總要出面吧。”蒼術隨口說道。

    徐妙涵點點頭,說:“我自小就不再徐家大院長大,對徐家的事情了解不多,但徐杰肯定是大伯的兒子,因為大伯母十月懷胎生子很多人都見過,至于大伯母……她早就在十多年前的雨夜開車掉落懸崖死了。”

    蒼術若有所思的吃著糖葫蘆,總感覺這里面有很多故事。

    徐志安對兒子還是親媽都有一種疏遠感,雖然表面上尊老愛幼,但這種疏遠感是從骨子里流露出來的。

    而且蒼術也發現,徐老太太對兒子的感情不深,但對孫子的感情卻異常深厚,難道這是隔輩親?

    算了,想這么多也想不明白,提防點就成。

    兩人逛了一會就搭車會安城了。

    路上,徐妙涵問道:“公司情況怎么樣了,我這幾天被他們軟禁什么消息也收不到。”

    “公司還不錯,之前的股東見情況不妙就低價將股權套現了。”

    徐妙涵眉頭微皺,這些人算是公司的蛀蟲,自從母親和父親去世后便什么活都不干了,這次能清理掉也算好事。

    “新股東多少股權?”

    “百分之四十。”

    “什么?!”徐妙涵立馬坐直了身子:“這么說我現在不是公司的最大股東了?”

    這令徐妙涵異常憤怒,雖然公司的法人沒有變,但股權卻是別人的,就有點像一塊蛋糕,所有權是自己的可分蛋糕的時候自己才分一點點,有點名存實亡的意思。

    尤其,這是母親留下的產業,更不許陌生人染指!

    徐妙涵有點炸毛,咬著銀牙說:“新股東是誰!我要找他談判,我要讓他把轉移部分股權,不同意我就拼命!!”

    說這話的時候一旁的蒼術實實在在感受到了殺氣,弱弱的說:“其實吧,新股東是好人,你沒必要這么生氣。”

    “好個錘子!”徐妙涵第一次說臟話:“那可是我媽留給我的公司,趁虛而入也沒這樣的吧,我要見他,你立馬安排!”

    “這……”

    蒼術看到徐妙涵手里的糖葫蘆棍被折成八段,下體不由的一緊。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