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十二章兒子,相親吧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十二章兒子,相親吧

    更換股權這件事情對徐妙涵影響很大,俏臉一直拉著,寫滿了不高興。

    蒼術小心翼翼的說:“其實……其實新的股東你也認識,是個女的。”

    “女的?”徐妙涵一頭霧水,自己認識的女性不少,但也都關系平平,唯一的朋友就是沐小蝶。

    蒼術回答說:“燕燕……你見過的,上次在小區門口等我一夜的小女孩。”

    對不起了燕燕,只能讓你背鍋了,你是女孩,徐妙涵應該不會為難你的。

    當初讓唐燕當代理人,真是一個明智的決定,蒼術覺得自己還是很有先見之明的嘛。

    果然,一說是唐燕,徐妙涵的火氣下降了不少,奇怪的說道:“她不是寄住在你家嗎?上次甚至連住賓館的錢都沒有,她怎么可能收購我公司的股票。”

    那個可憐的女孩徐妙涵一直記得,因為都是被家里趕出來的,所以有點同病相憐的感覺。

    蒼術回答說:“我把她介紹給了李剛,李剛你知道吧,就是李氏集團的代理董事,李剛覺得唐燕是一個可造之材,所以把南郊的資產交給唐燕打理了,她現在可以一個小富婆,買下你的股權輕而易舉。”

    徐妙涵聽完后還是有些云里霧里,這前后的轉變也太驚人了,她傻傻的問道:“你怎么認識李剛的?他憑什么替你做事。”

    “在醫院認識的,還是你載我去的醫院呢,我替李剛辦了件事,然后他答應幫我一個忙,所以我就把唐燕介紹過去了。”蒼術一句話七分真三分假。

    最不容易辨別的謊話就是亦假亦真。

    徐妙涵想起來了,蒼術當初還提出一起買下南郊樓盤的,可惜她沒錢拒絕了,另一方面也是當初不太信任蒼術,后來科大新校區定址,南郊地皮飛漲徐妙涵知道后后悔了好一陣子,早知道就聽蒼術的,砸鍋賣鐵也買下南郊樓盤的。

    想起南郊,徐妙涵不由得心疼,一次發財的機會就這么錯過了,她說:“李剛給你這么好的機會,你為什么不自己去當領導呢?非要介紹唐燕。”

    蒼術聳聳肩說:“因為我懶啊,管理公司多累啊,你看你,白天上班搞研究,晚上下班批文件,比皇上還忙,這種生活我才不要呢。”

    這點蒼術說出了心聲,他的確不想管理公司,勞心勞力的,還不如當甩手掌柜只管收錢就行。

    對蒼術的話半真半假,徐妙涵相信了大半,心里的不悅也消失大半。

    回到家后,徐妙涵專門找唐燕談了一次話,希望唐燕能將百分之十的股份賣給她,這樣一來她依舊是公司股權最高的人。

    唐燕得到蒼術的同意爽快的答應了徐妙涵的要求,體諒徐妙涵現在沒錢,所以兩人打了一張欠條,錢以后再還。

    第二天,徐妙涵馬不停蹄的重新投入到了研究當中,剛回到實驗室的那一刻,她的肺都要氣炸了。

    負責人告訴她,十一樓到二十樓的病原體全部消失了,像是被洗劫過一樣,就連她私人的實驗室都沒放過,里面可是有測試新抗癌藥的癌細胞啊。

    調過監控后,徐妙涵冷冷的瞥了蒼術一眼,這家伙每一個實驗室都去了,而且出來后病原體就消失了,要說沒關系鬼才信呢。

    “你看我干嘛,我臉上又沒花。”蒼術心虛的回道。

    徐妙涵深吸一口氣默念:不生氣,不生氣,看在他救了好幾次份上不生氣。

    “這件事到此為止吧,可能是研究室的溜進來了臟東西破壞了環境,趁此機會收拾一下研究樓這幾天大家放個假休息休息,公司再去收購一批新的病原體。”徐妙涵說著還沖蒼術挑了挑眉。

    蒼術回了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假笑。

    事后,總裁辦公室,徐妙涵冷著臉說:“那些病原體是不是你弄沒的?”

    “是我。”

    “你知不知道這么病原體有危險性,上班第一天我怎么跟你說的?你死了怎么辦?”徐妙涵真生氣了,她一向很在意生死,尤其是親近的人。

    她朋友不多,異性就更少了,而且徐妙涵打心底里不希望蒼術出事,不希望他受傷,有時候甚至覺得蒼術的性命比自己的都重要,這一點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蒼術聽得出話語中帶著的關心,不由得捏捏徐妙涵的俏臉說:“放心吧,我的本事你又不是沒見識過,你這里的病原體還傷不了我。”

    蒼術在說什么,徐妙涵一個子都聽不到,因為她已經傻了。

    這家伙竟然敢捏自己的臉!長這么大還沒有男生敢這樣對自己動手動腳的呢,氣死了,氣死了!

    徐妙涵打掉蒼術的手,氣呼呼的說:“哼!你這個月的工資,沒了!”

    “啊?”蒼術表情一苦,不就是把病原體弄沒了嘛,至于么。

    之后的日子便回歸了平淡,每天陪著徐妙涵上班下班,日子倒也清閑。

    徐家也安靜了許多沒有上門找事,但蒼術心中一直裝著這件事。

    徐家不容小覷,尤其是那些打手,蒼術帶徐妙涵走的那天曾經隱晦的感知到徐家暗地里有高手埋伏。

    如果那天蒼術對徐老太太或者徐志安出手的話,恐怕背后的高手就會跳出來阻止。

    想要高枕無憂,憑現在的蒼術有點困難,還是要努力發展自己的勢力才行,最起碼要能與徐家抗衡。

    就在蒼術琢磨自己宏圖大業的時候,蒼母和蒼父可一點也沒閑著。

    兒子也二十多了,自從和唐妙的婚事吹了之后就再也沒找。

    蒼術不著急,可二老快急瘋了,自家兒子現在要能力有能力,要樣貌有樣貌,怎么就沒人追呢?

    二老對唐燕有想法,這丫頭既賢惠又勤快,長得也是一等一的漂亮,可歸根究底是唐家人,還是唐妙的妹妹,做自己的兒媳婦真有點不合適。

    他們觀察徐妙涵也挺長時間了,也很滿意,可對方是總裁啊,自家小門小戶的傳出去有點吃軟飯的意思,所以徐妙涵也否了。

    沒辦法,二老眼界畢竟有限,見到的女孩也少,所以只好打電話托開婚介所的遠親替兒子找個對象。

    不久之后,在飯桌上蒼母說:“兒子,明天跟徐總請一天。”

    “好端端的請假做什么?”

    “我托你表嬸幫你介紹了一個相親對象,明天你們見見。”

    靜

    蒼術和唐燕同時停下了手中的筷子,身體如同石化一樣。

    蒼術為難的說:“媽,我覺得不著急吧,我覺得自己還年輕啊。”

    “還年輕呢!我跟你爸這么大的時候都有你了,你看看你初中、高中的同學,好多都已經結婚了,你還打算拖到什么時候?”蒼母放下筷子,開啟了嘮叨模式。

    蒼術不滿的說道:“他們是他們,我是我,憑什么他們結婚了我也得跟著結?爸媽,對于婚姻我想自己做主。”

    “不行!”蒼母對于兒子的人生大事異常堅定:“趁著我跟你爸還能動彈,還可以幫你帶帶孩子,以后我跟你爸老了怎么辦?誰來看孩子?你現在是有錢了,還能天天讓你們小兩口待在家里看孩子?再多的錢也經不住花啊。”

    “爸,你說說我媽啊。”蒼術向父親求救。

    蒼父抬起頭嚴肅的說:“這一點我跟你媽的想法一致,明天你就老老實實去相親,不然我打斷你的腿!”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