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十九章寄生蟲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十九章寄生蟲

    女子的閨房豈能隨便?

    更何況還有一個陌生的男子,別的不說,萬一屋子內有女孩子的私人衣物怎么辦?

    這個房間蒼術都沒有進去過,現在卻被一個陌生的男子闖進去了,唐燕心中萬般難受。

    “誰讓你們進我房間的?”唐燕寒聲問道。

    她當了一段時間的領導后還真養成了一點上位者的氣勢,一句話鎮住了三人。

    剛剛還有恃無恐的韓鳳小兩口頓時沒了底氣,心虛的低下了頭。

    韓鳳快步躲在小佳身后,露出一個腦袋說:“你兇什么,不就是進了你的房間么,至于嗎?”

    周鵬則先是被唐燕的容顏震驚了一下,而后倍感愧疚,原來這房間的主人是這么漂亮的女孩子,真是太不應該了。

    “對不起,對不起。”周鵬低著頭道歉。

    看到男友竟然向別的女人低頭認錯了,韓鳳臉上掛滿了不高興,指責道:“你干嘛向她道歉?我們有沒有錯,我們是客人,參觀一下他們的家不是應該的嗎?”

    客隨主便在她這里反而倒過來了,看她伸著脖子倔強的樣子,反倒成了唐燕的不對。

    唐燕看著韓鳳手里拿著她的包包,生氣的說:“你這是單純的參觀嗎?你拿我東西經過我的同意了嗎?”

    “什么你的東西,現在是我的了。小佳姨姨已經將這些包包送給我了”

    韓鳳厚臉皮的說道,雙手緊緊握住手中的包包。

    做夢都想買的東西,這次見到了,又能輕易還回去?

    就算她心里明白,小佳的話根本沒有半點作用,她也不會松手,出了事小佳頂著,反正所有人都順著她,從小就是!

    說道小佳,唐燕這才注意到她也在場。

    小佳也剛剛反應過來,這不就是昨天在西餐廳的女孩嗎,她竟然住在這里和蒼術同居!

    “你怎么會住在這里?你和蒼術是什么關系?”小佳緊張的問道,難道他們兩個真的是情侶關系?都住到家里了,蒼母還安排相親干嘛?

    唐燕大大方方的說:“蒼術是我哥,我住在這里不是很正常嗎?”

    這是在家里,兄妹的關系是瞞不住的。

    小佳送了口氣,原來是妹妹。

    韓鳳露出頭來,卻說道:“我媽說過蒼術是獨生子,哪里來的妹妹?恐怕你是遠方親戚,看到蒼術家里有錢就賴在這不走了吧,臉皮真厚,我告訴你,這些包包是未來別墅的女主人親口送給我的。”

    “女主人?”唐燕一愣。

    “就是我的小佳姨姨,以后她要和蒼術結婚的,像你這種不三不四的親戚識相點還是趕緊打包回家吧。”韓鳳得意說道。

    小佳見狀往前站了站,昨天唐燕讓她吃了虧,今天終于有機會報仇了:“咳咳,沒錯,既然我要和蒼術結婚的,所以說這房子里的東西我說了也算,你的房間現在歸小鳳了,你帶著行李還是趕緊回家吧,賴在別人家里當寄生蟲還要不要臉!”

    唐燕心中仿佛被人捅了一刀,特別痛。

    這始終是唐燕心中的一個心結,盡管蒼家人對她非常好,二老真的把她當閨女,可有一點是改變不了的。

    就是,她始終是個外人,現在的一切都是蒼家給的,就像小佳說的,是寄生蟲。

    唐燕拼命工作也是想回報蒼術,不想當一個沒用的寄生蟲。

    唐燕心態崩了,眼眶紅紅的站在原地,或許自己真的是沒用的寄生蟲吧。

    韓鳳見唐燕沉默,幸災樂禍的說:“被說中了吧?你如果還要臉就趕緊回家吧,別等著讓小佳姨姨把你趕出去。”

    只是,剛剛說完,臉上的笑容一滯,連忙縮回小佳身后。

    “誰給你們的權利要把燕燕趕出去?”

    蒼術出現在唐燕身后,心疼的摟住小丫頭的肩膀,冷冽的目光看向她們三人:“我讓你們參觀參觀,同意你們亂進別人家的臥室了嗎?同意你們翻別人東西了嗎?同意你們隨便拿別人的東西了嗎?”

    周鵬不敢去直視蒼術的目光,只能將視線放到別處。

    反到是韓鳳,再次伸出頭氣鼓鼓的說道:“有什么了不起嘛,她不就是個厚臉皮的寄生蟲嗎?我們幫你趕走她,你應該謝謝我們。”

    啪!

    蒼術反手就是一巴掌,力道相對普通人而言不小,韓鳳的臉蛋上立馬浮現出巴掌印。

    “你翻東西我可以忍,你不懂事我也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是有些話你觸及了我的底線,做人不能沒有腦子,這些沒人教你,今天我來教你!”

    剎那間,整個二樓陷入了死寂。

    韓鳳被一巴掌抽懵了,從來沒人打過她。

    家人把她捧在手心,男友把她當成寶貝連句重話都不敢說,她想不到這個世界上還有人敢打她。

    “啊啊啊!你敢打我!這個世界上都沒有人敢打我!”

    蒼術冷笑:“你是不是腦子有點毛病,你算什么東西,還敢讓世界上的人不敢打你?多去社會上磨練磨練,讓社會教給你什么叫現實。”

    “周鵬,你給我打他,你打他啊!”韓鳳拉扯著自己的男友,希望男友能出面為自己報仇。

    只可惜,周鵬在蒼術面前連頭都抬不起來,更別說動手了。

    男友指望不少,韓鳳又拉著小佳說:“姨姨,他是你未來的老公,你管管他,幫我出氣!”

    蒼術一把扯過韓鳳手里所有的包包,冷聲說道:“我什么時候說要娶她了?她要有點自知之明今天就不應該來,顯然,她并沒有。”

    小佳聽到這句話心里突然很亂,但沒有往懷孕上想,畢竟這個消息只有她和兩個閨蜜知道。

    “嗚嗚你們都不幫我!”韓鳳捂著臉痛苦起來,臉上的痛事小,主要是心里的痛,當了二十多年的小公主,一夕間破碎,這令她接受不了。

    周鵬無奈,撫摸著女友的背輕聲安慰著。

    樓下似乎聽到了動靜,蒼母等人紛紛趕了過來。

    “這,這怎么了?小鳳怎么哭了?”蒼母連忙走過來,想要替韓鳳擦拭淚水。

    韓鳳一甩手,差點將蒼母推到地上,她哭著對表嬸說:“媽!他打我!他敢抽我巴掌!”

    表嬸看到女兒紅彤彤的臉頰,怒火中燒:“有錢了不起啊,有錢就能隨便打人啊!我女兒長這么大我們都不舍得打她,你憑什么打她!”

    蒼術就奇了怪了,為什么這些人上來第一句總是在意錢呢?

    蒼術指著唐燕的屋子,舉起手的包說:“這就是你們的女兒!把燕燕的房間翻的一踏糊涂,還想私自帶走這些包,光這樣就算了,她有什么資格侮辱燕燕!”

    蒼母看到唐燕一臉悲傷的樣子,心疼極了,你家女兒是寶貝,我家的女兒就不是寶貝了?

    表嬸還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喋喋不休的說:“翻翻東西怎么了?不就是幾個破包嗎?又值不了幾個破錢,有錢人還這么摳。”

    “呵呵,破包?”蒼術冷笑,拿出第一個包:“這個是lv,這個是愛馬仕,這個是……總共加起來五十萬,不告而拿者為偷,這些包足以判個幾十年了。”

    “嚇……”表嬸驚了,氣勢瞬間跌入谷底,咬牙切齒的指著韓鳳說:“你這丫頭,怎么能偷東西呢?”

    “我沒偷,我告訴小佳姨姨了,她不是要嫁到這里了嗎。”韓鳳說道。

    表嬸扭過頭賠笑說:“孩子說的也對,你和小佳也是要結婚的人,告訴她也不算偷。”

    蒼術看向小佳,平淡的說:“昨天給過你面子,我沒說出來,今天你自己交代吧。”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