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十一章韓鳳引眾怒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五十一章韓鳳引眾怒

    瘦小的猥瑣男子死死抓住韓鳳不放。

    男子做這種事情不是一天兩天了,專門瞄準的就是這種涉世未深的年輕人,好騙怕事。

    酒吧很大,人也很多。

    但像韓鳳一樣這么瘋這么活躍的倒是很少,所以一下就被猥瑣男盯上了。

    “我這可是祖傳下來的玉鐲!你給我摔了,賠錢吧。”男子說道。

    “你松開我,你長得這么惡心別碰我,”韓鳳看著男子,心中一股惡寒,拼命掙扎著說:“誰摔你的破鐲子了,你自己摔得賴誰啊!長成這樣你怎么好意思出來訛人的,怎么?想騙點錢整容?”

    韓鳳任性小孩子氣,但她不傻,一眼就看出自己被人訛上了,對付壞人她嘴上可是毫不留情。

    看著猥瑣男起伏的胸膛,可見韓鳳一番話造成了巨額傷害。

    “大家評評理啊,這女孩打碎了我的鐲子還侮辱我,說我長得惡心,長相是爹媽給的,我能有什么辦法,難道你長的漂亮就能隨便侮辱人嗎?”

    猥瑣男哭天抹淚,樣子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與一旁趾高氣昂的韓鳳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顯然,猥瑣男更懂得利用人心,深知群眾是站在弱者這邊的。

    在猥瑣男動情表演下幾乎所有的群眾都站在了他這邊,更何況他還有幫手替他帶節奏。

    其中就有人站出來斥責韓鳳:“你怎么回事啊,仗著自己漂亮就能欺負人啊。”

    “對啊,你把別人的鐲子打碎了,還有理了,趕緊賠錢吧。”

    “賠錢!今天有我們在這里,你就別想欺負人。”

    站出來的這幾個人看面相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尖嘴猴三的,衣服上還掛著狗鏈子,顯然他們就是一伙的。

    往往遇到這種情況,一般的受害人溫聲細語像群眾解釋解釋就完了,雖然人們同情弱者,但都不是傻子,更何況來酒吧的都是聰慧的年輕人。

    可,韓鳳不一般啊,從小到大都是別人向著她,什么時候被這樣群起而攻過。

    暴躁任性的脾氣再也壓不住了,指著周圍的人說:“你們都是腦殘嗎?我會去摔這種丑逼的鐲子?明明就是他要訛我,你們長沒長腦子,我看你們是跟騙子一伙的吧。”

    韓鳳這句話雖然將事情說清楚了,一波群體嘲諷卻徹底惹怒了圍觀群眾,這種情況下誰還會在意事情的真相。

    “你說什么呢!誰腦殘!誰騙子!”

    “婊子,你敢罵我!我他馬還沒見過這么狂的人。”

    “小太妹,一看就是那種無法無天的小太妹,惡心!”

    如果說剛剛群眾的態度是波瀾不驚的海浪,這會所有人都是充滿暴戾氣息的臺風,恨不得出手抽死韓鳳。

    韓鳳看著周圍群情激奮的人們,她怕了。

    以往都是人們向著她的,所有人對她都是面帶笑意,順著她的心意來的。

    為什么這次不一樣了?好可怕,這些人好可怕。

    “讓一讓,讓一讓。”周鵬終于擠進了人群,弓著身向周圍的人賠不是:“對不起,對不起,我女朋友不是罵你們,她只是被騙子氣昏頭了。”

    周鵬的道歉還是管用的,暴動的人群慢慢平靜下來。

    “你好好管管她,這么腦殘的女人就別帶出來影響心情了。”

    “趕緊像人家道個歉,商量一下手鐲的事情吧。”其中一人沒好氣的說道。

    周鵬連連點頭:“是,是,請大家不要生氣。”

    隨后轉身看向猥瑣男子,說:“兄弟,這手鐲……”

    “二十萬!一個子都不能少!”猥瑣男子直接開價,平時他訛錢都是幾百幾千,這次韓鳳深深的傷害了他的心靈,必須要開血盆大口。

    “你這……你這太夸張了,而且我女朋友剛才說手鐲是你自己摔的,跟她沒關系。”周鵬說道。

    猥瑣男不屑的說:“我說是她摔得,就是她摔的。”

    “放屁!我根本就沒動你,而且你還摸我屁股了。”韓鳳怒道。

    猥瑣男嘿嘿一笑,盯著韓鳳的屁股:“小婊子,摸你屁股是看的起你,啥也別說了,拿錢吧。”

    周鵬哪能看著韓鳳受欺負,站出來說:“你就是在訛錢,這錢我們是不會給的,我勸你還是不要把事情鬧大了,這樣對你們沒有好處。”

    “不給?”猥瑣男的神情立馬變得陰狠起來。

    剛剛起哄帶節奏的幾個痞子也跟著陰笑,緩緩將周鵬和韓鳳圍在中央。

    周鵬心中一緊,沒想到這人還有同伙,看起來都不是什么好人,難道真要白白掏出20萬給他們,自己雖然是個小主任,但實際上每月的工資也才剛剛過萬,這20萬對他來說是一筆不小的財產。

    唐燕站在人群外圍觀察著一切,小臉上充滿了糾結,不知道要不要幫他們。

    不幫,可他們是蒼家的親戚,萬一出點事就真后悔莫及了。

    幫,自己一個弱女子上去跟白給一樣,簡直就是送人頭。

    幫他們付錢?憑什么,唐燕也還沒有爛好人到這種地步,幫他們頂多也是幫著說說話。

    “看什么呢,這么出神。”

    就在她糾結的時候,蒼術終于趕到了。

    唐燕有了主心骨,臉上的表情也輕松起來,說:“哥,周鵬和韓鳳遇到麻煩了,我們要不要幫忙。”

    蒼術看著人群中央,還真是那兩個人,聽著唐燕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不著急,等等吧,看看事情怎么發展。”蒼術聽完后還是想觀察一下。

    他對這兩人的印象并不好,甚至是討厭,況且現在圍觀的人這么多,總有一兩個報j的吧。

    猥瑣男見周鵬和韓鳳遲遲不肯掏錢,于是說:“沒錢啊,沒錢可以用其他的東西抵債啊。”

    “什么東西。”周鵬仿佛看到希望,開口問道。

    “嘿嘿。”猥瑣男上下打量著韓鳳說:“她不是說我惡心嗎,今晚讓她陪我們兄弟幾個玩一夜!怎么樣,睡一晚免去20萬,很劃算的。”

    “我跟你拼了!”周鵬一向最疼韓鳳的,這會怎么可能忍得住。

    猥瑣男一個眼神,其他幾個同伙一人一拳就把周鵬打翻在地,然后踩在腳下。

    韓鳳忍不住沖周圍群眾叫喊道:“你們還看不出來嗎!他們都是一伙的,揍他們啊!你們還是不是男人!”

    她這話一出口,周鵬和蒼術心中暗罵一聲蠢貨,周圍的人本來對你就有不滿,這么一說誰還肯幫你。

    果然,原本有幾個掏出手機想打電話報j的人默默將手機收了起來。

    見到周圍人不管不問,猥瑣男更加猖狂起來,腦海中已經想象著不堪入目的畫面。

    “你不是說我惡心嗎?你不是說我丑嗎?哈哈,今晚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周鵬絕望的閉上了雙眼,心中祈禱天神降臨能救他們一命,哪怕是少活十年也行。

    剛剛祈禱完,就聽到一聲熟悉的聲音。

    蒼術撿起地面上一塊碎掉的玉鐲說:“你們這手鐲值20萬?”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