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十一章帥真的需要衣服襯托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十一章帥真的需要衣服襯托

    “妹妹!你怎么和蒼術在一塊!”

    說話的自然是唐妙。

    唐燕聞言,身體一僵,緩緩順著聲音看去,十分不自然的叫道:“姐……姐姐,你怎么會在這?”

    唐燕此時很復雜,一是和家里鬧翻,再次見到姐姐不知道怎么辦。

    二是,她喜歡蒼術,蒼術以前又跟姐姐在一起過,所以有點心虛。

    “我當然是跟著海哥來的,倒是你,什么時候和蒼術有聯系的?”唐妙酸酸的說道。

    唐燕看了一下馮海,立馬低下了頭。

    馮海正摟著唐妙,目光十分具有侵略性的在唐燕身上掃來掃去,口干舌燥的說:“這是你妹妹?長得真漂亮,簡直可以跟徐妙涵,陸冬靈并列了!有這樣的小為什么不告訴我?”

    說著狠狠捏了一下唐妙。

    “痛”唐妙嬌呼一聲說:“壞蛋,對我妹妹有想法?”

    “當然了。”馮海咧著嘴淫笑。

    “色狼能不能拿下我妹妹,得看你自己嘍。”唐妙貼在馮海身上吐氣如蘭。

    唐燕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放蕩的女人是自己的姐姐,自己不在家的日子到底發生了什么?

    一旁的蒼術看到后也是直皺眉頭,心里也不是滋味。

    不是說蒼術對唐妙還有感情,而是不忍心看到一個人就這么墮落下去。

    馮海笑著走上前去,伸出手想去摸唐燕的手:“你姐姐現在是我的女人,我們也應該認識一下,我叫馮海,我爸是安城的機械公司的董事長。”

    馮海的眼神讓人很不舒服,一直盯著唐燕關鍵部分猛看。

    唐燕下意識躲在了蒼術身后,樣子很是親密。

    蒼術一巴掌打開馮海的手,擋住他的目光說:“馮大公子,我們又見面了,真巧!”

    “你是……”馮海這才注意到蒼術,看著面熟一時間想不起是誰。

    “馮大公子真是健忘,你的跑車修好了?”蒼術揉了揉拳頭,淡淡的說道。

    “是你!”

    馮海連忙后退數米遠,生怕蒼術給自己來上一拳,他不覺得自己這身板比車子結實。

    “哼,唐燕,我們走。”看著馮海被嚇退,蒼術拉著唐燕走進了會場。

    唐妙死死的盯著兩人牽著的手,想起剛才蒼術護著唐燕的樣子,仿佛心里最后一點純凈的東西被妹妹奪走了一樣。

    蒼術在她的心里還是有點地位的,當初兩人的戀愛雖然窮,但貴在真實。

    尤其是被馮海強行占有后,她更珍惜以前的回憶。

    蒼術和別的女人好,她心里的觸動不是很大,可和自己的妹妹在一起……不可以!

    憑什么好事都讓唐燕占了!

    年紀輕輕成了總經理,而自己則是靠出賣身體換錢。

    曾經疼愛自己的男人也去了她身邊,而自己每天還要想著各種手段討好馮海。

    不公平!這個世界憑什么這么不公平!

    唐妙的眼睛逐漸泛紅,心中的仇恨慢慢滋養。

    馮海突然問道:“你認識那個男的?什么來頭?和你妹妹什么關系?”

    唐妙有點瘋狂的說:“哼,曾經是我的未婚夫,窮逼一個,因為不想給我弟弟買房就跟我分手了。后來傍上了徐妙涵,成了吃軟飯的小白臉。現在恐怕又跟在我妹妹身邊吃軟飯吧。”

    “原來是這樣,我說呢,上次他怎么在徐妙涵家,原來只是個吃軟飯的小白臉而已。”馮海頓時充滿了信心,一個能打的小白臉不算什么,現在這個社會拼的還是背景。

    “海哥,你覺得我妹妹怎么樣?”唐妙突然說道。

    “美!仙子下凡一樣。”馮海舔了舔嘴唇,回憶著剛才曼妙的身姿。

    唐妙瘋狂的說:“你想不想擁有姐妹花?”

    “當然想!”馮海興奮的說道:“你的意思是你要幫我?”

    “嗯,從小燕燕最聽我的話,我去說一定可以,再說了以馮少的身份打敗一個吃軟飯的蒼術還不簡單?我妹妹跟了你不虧。”

    同是一個爹媽生的,憑什么只有自己為這個家犧牲,妹妹也應該為家庭犧牲!

    ……

    會場里面金碧輝煌,所有人都穿的光鮮亮麗,帶著名表,穿著名牌鞋子,畢竟能來參加的都是安城有頭有臉的人物。

    當蒼術領著唐燕進去后,倒是引起了小范圍的轟動。

    “快看,這女孩好美啊!女神啊!”

    “臥槽,這顏值恐怕可以與徐妙涵、陸冬靈相媲美了吧!”

    “不知道是哪家雪藏的千金,你們看,她身邊還有專門的服務生呢。”

    “等等,這服務生竟然敢牽女神的手!我竟然會羨慕一個服務生?”

    眾人議論紛紛,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唐燕身上,突然出現的令眾人都感到好奇,蒼術自然成了陪襯。

    蒼術一臉的尷尬,周圍議論的聲音他聽得清清楚楚。

    誰能想到這里的服務生都是穿西裝的!而且也打了一個蝴蝶結!

    “這位服務生你可以下去了,接下來就由我帶領這位美麗的小姐參加宴會。”突然一個的男士行標準的洲域禮儀對唐燕說:“美麗的女士,請允許在下自我介紹一下……”

    你才是服務生!你全家都是服務生!

    蒼術沒好氣的拉著唐燕快步離開原地,留下男士對著空氣行禮。

    唐燕捂著嘴小聲笑道:“哥,你這身打扮真是太像服務生了。”

    “你還笑。”蒼術賭氣摘下蝴蝶結:“我哪有參加晚會的禮服啊,最正式的也就是這身了。”

    他錯了,帥真的需要衣服襯托。

    唐燕笑的更開心了,很少見蒼術這么吃癟過,真有趣。

    這一笑,引得周圍男性紛紛愣在原地。

    韓東也被唐燕吸引,看的愣神。

    他的女伴扯了扯衣服說:“這不是那個屌絲嗎?真進來了。”

    韓東回過神來定睛一看還真是蒼術,帶著冷笑走過去說:“蒼術,原來你是這里的服務生啊,剛才在外面就是在等這位美麗的小姐吧。”

    泥人尚有三分怒,接二連三跑來找刺激,蒼術心中也有了一絲怒火:“跟你有關系嗎?你是不是閑的蛋疼?滾蛋!”

    “嗯?”

    韓東明顯懵了一下,沒想到蒼術的反應這么強烈。

    “粗鄙!”韓東說:“怪不得你是個服務生,你的禮儀修養根本沒法和我們這種文明人交流,你看這里所有的人都是那么和諧,誰跟你一樣出口成臟。”

    蒼術不耐煩的推開韓東,這簡直就是一個神經病啊。

    韓東卻重新攔在他們面前,殷勤的對唐燕說:“這位美麗的小姐,你不應該和如此粗鄙的服務生在一起,如果您想參觀宴會,我可以帶您參觀。”

    韓東自我感覺良好的整了整領口,等待的邀請。

    “不好意思。”唐燕反摟住蒼術的胳膊,微微一笑說:“他不是服務生,是我的男伴。”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