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十二章瘋狂的唐妙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十二章瘋狂的唐妙

    唐燕緊緊摟著蒼術的胳膊,臉紅的跟熱戀中的小女孩一樣。

    她的樣子不是假裝的,第一次跟蒼術在大庭廣眾下這么親密,小心臟撲通撲通直跳。

    韓東傻眼了,心里那叫個羨慕嫉妒恨啊,他靠著校務主任的權力才泡上了一個妹子,蒼術什么的都沒有就泡上如此絕色的女人。

    真他么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周圍更是傳來不少男性心碎的聲音。

    蒼術無奈的搖搖頭,這小妮子越來越大膽了。

    韓東定定神說:“,他真的是你的男伴?你知道他的家境嗎?你可千萬不要被他租來的車子騙了。我是他的班長,以前上學的時候他跟窮逼一樣,之前同學聚會他還租了一輛車來裝逼。”

    真不知道韓東腦子里面裝的什么,他就認定了蒼術租車騙人,以為唐燕也是被租來的車子給騙了。

    “這位先生,我很清楚伴侶的家境,也很清楚他的為人,請你不要再胡攪蠻纏了。”

    “說實話,你的行為讓我覺得惡心,你想讓別人高看你一眼,沒必要踩著別人的肩膀,有能力的人走到哪里都會發光,只有你這樣沒能力的人才心虛到依靠別人提高自己身價。”

    “你這樣的人連蒼術的腳趾頭都比不上!”

    唐燕早就看韓東不順眼了,在唐燕心里蒼術簡直就是完美無缺的王子,敢當著面詆毀她心中的王子,這不是找罵么?

    好在唐燕性子溫和,一句話沒有一個臟字。

    就算是這樣,也把韓東傷的不輕,字字珠璣,像一柄柄鋒利的小刀插進他的心臟。

    “我……你……”韓東胸口感覺很悶,喘不上氣。

    這個外貌溫柔可憐的,說話會如此鋒銳。

    “啪啪啪”

    唐妙拍著手緩緩走來:“幾日不見,沒想到妹妹你的口才犀利不少啊,看來南郊總經理的位子讓你長進不少。”

    南郊總經理?

    不少人震驚的看著唐燕。

    這段時日沸沸揚揚的南郊房地產竟然是這個美麗的女子在操控?

    唐燕面對姐姐還有點心虛,剛才的氣勢頓時蕩然無存。

    “姐姐,你這是干什么。”唐燕埋怨的說道。

    唐妙撫摸著妹妹的俏臉說:“真是變漂亮不少呢,以前穿的跟灰姑娘一樣都看不出來你這么俊俏,早知道你這么好看,就應該讓媽把你送給海哥,省的在這里花錢養小白臉。”

    “姐!你胡說什么呢?”唐燕皺著眉頭,姐姐這是怎么了?跟換了一個人一樣。

    唐妙做出一副好心的樣子,對唐燕說道:“燕燕啊,不是姐說你,你要找男朋友也得找個像樣的吧?你找一個姐不要的二手貨,丟不丟人啊。”

    “再說了,我當初為什么不要他你心里不清楚嗎?不就是他又窮又小氣,不肯給我們家里花錢么?”

    “唉,燕燕,你好不容易混上了總經理,你也不能這么輕賤自己啊,你拿著錢養這么一個廢物,當姐的可不能看你這么墮落下去,現在海哥有幸看上你了,這是你的機會,當總經理累死累活的才混了個一樓宴會,你看我什么都不用干就能去二樓,這不就是差距嗎?”

    “聽姐一句勸,只有跟著像海哥這樣的人才能改變人生。”

    說道最后,唐妙嘆了一口氣拉起妹妹的手準備往馮海懷里送,似乎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意思。

    但心里,卻希望唐燕能體驗當初自己的在酒店的絕望。

    這是她渴求的公平。

    唐燕此刻被姐姐這長篇大論說懵了,以前姐姐雖然和媽媽一樣支持傍大款,但還有自己的底線和想法,現在這是怎么了?

    不,這不是自己的姐姐,這不是!

    馮海看到唐妙將美人往自己懷里送,色瞇瞇的伸開雙臂準備懷抱唐燕。

    突然!

    “滾!”

    蒼術一聲怒吼,使亂哄哄的一樓大廳頓時安靜不少。

    隨著聲音的落下,馮海整個人弓著身子跟煮熟的爛蝦一樣,嘴里哇哇吐著胃酸。

    不用想也知道,是蒼術動手了。

    “哈哈,你敢打人!”韓東跟傻逼一樣樂出了聲,趕在陸家的宴會上打人,在安城就沒人能救得了你!

    蒼術用充滿殺意的眼神瞥了韓東一眼,韓東立馬收住聲,不敢再多說一句。

    “唐妙,你太讓我失望了,沒想到你最終還是墮落了,”蒼術將唐燕拉回自己身邊,冷冷的說:“她是你妹妹,你把妹妹送給這樣的混蛋,你怎么想的?你還是不是人?”

    “蒼術,你有什么資格說我?”唐妙凄慘的說道:“我變成這樣不都是你害的嗎?如果當初你老老實實把五十萬給我弟,我至于到現在這種地步嗎?”

    “我不是人!我就不是人了!”唐妙指著唐燕,歇斯底里的喊道:“憑什么她能當上總經理!憑什么她能穿的光鮮亮麗的來參加宴會!憑什么她身邊能有你護著!憑什么她可以對家里不管不問讓所有的事情我來抗!”

    “唐燕,你告訴我,這是憑什么!!我們都是爸媽生的,為什么這么不公平!”

    “姐……”唐燕看著姐姐傷心的樣子,心中也十分的不好受,想過去摟住安慰姐姐。

    蒼術一把將她攔住,對唐妙冷冷的說:“這一切不是不公平怨不得別人,而是你不肯去反抗,鄧巧何和唐平里為了唐勇無節制的壓榨你們姐妹倆,她們對你們已經沒有親情了,你為什么還要忍受她們的壓榨?跟燕燕一樣反抗不好嗎?不要說這些東西你自己抗,燕燕沒有為你們付出嗎?她出賣了自己兩年的苦力給你換來了二十四萬,你能想象一個還沒畢業的女孩怎么將這筆錢弄到手的嗎?”

    “她現在是風光了,總經理,好光彩的稱呼,你可知道燕燕每天起早貪黑開車從市區往來南郊,每天處理各種文件,一切都是從零學起,你知道多辛苦嗎?”

    “而你,不懂得反抗家人,然后墮落到成為這種混蛋的女人,你剛才也說了,他能改變人生,那你還抱怨什么呢?這不都是你自己的選擇嗎!”

    唐燕緊緊抓著蒼術的手臂,連連說:“哥,你別說了,姐姐也是被家里的拖累的。”

    此刻的唐妙能聽得進去嗎?顯然不能,走到極端的人如果能被三言兩語勸回也不至于發生那么多悲劇。

    唐妙冷笑的說:“都成了干哥哥了,下一步是不是要干哥哥了?蒼術,你打了馮海,就是扇了陸家的臉面,等死吧。”

    果然,這邊的騷動引起了保安的注意。

    一大隊保安向這邊跑來:“怎么回事?誰動的手!”

    唐妙指著蒼術說:“保安大哥,是他們動的手,我懷疑他沒有請柬就溜進宴會。”

    保安走到蒼術面前說:“先生,請出示一下您的請柬。”

    “抱歉,我沒有請柬。”蒼術如實回答。

    唐燕連忙拿出自己請柬說:“我有,他和我是一起的。”

    “保安,她的請柬是偷得我的,剛才好多人都聽到了,她就是一個小小的總經理,怎么有資格來參加這種宴會。”唐妙是真瘋了,連親妹妹都不放過。

    一直在看熱鬧的韓東正愁沒有報復機會呢,跳出來說:“我作證!她的請柬的確是偷這位女士的,他是馮少的伴侶”

    至于在場的其他人,躲得遠遠的生怕引火上身,自然不肯為唐燕證明。

    保安一聽被打的人是馮少,立馬對蒼術和唐燕說:“兩位,你們現在蓄意傷人,還有可能偷盜她人請柬,請離開現場,否者我們要采取強制措施了!”

    蒼術眼里的寒意越來越濃,唐妙徹底黑化了。

    這時,遠處傳來驚呼。

    “哇,是徐妙涵哎!安城第一的總裁!”

    “是哦,比網上的照片好看多了。”

    伴隨眾人的驚呼,徐妙涵身著冰藍色長裙緩緩而來,冷色調的禮服更加襯托的她冰冷的性格。

    徐妙涵拿出請柬說:“我能證明,這請柬是燕燕的。”

    “這……”保安犯難了,這該怎么辦?又有大人物出面了啊。

    唐妙說:“她們之間相互認識,說的話不算!”

    “哦?她說話不算,那我呢?”

    眾人隨著聲音看去,之見衣著華麗的陸冬靈緩緩從二樓走了下來。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