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十六章哥,你偏心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六十六章哥,你偏心

    順天制藥的幕后老板一直是徐志安,這個公司只屬于徐志安個人,與徐家無關。

    之前鄭賓敢派人暗殺徐妙涵也是在徐志安的默認下進行的。

    否則借他倆膽也不敢殺人啊。

    “老板,真的要動手嗎?我怕會出事。”鄭賓有些擔憂事發之后的影響力,畢竟徐妙涵的熱度雖然過去了,但影響力還在。

    徐志安說:“放心大膽的去干,打著徐家的名號,沒人會動你。”

    “是!”

    有了這句話,鄭賓心里就有底了,反正徐家勢力很大,出了事也能擺平,那就動手吧!

    只不過他心里疑惑,為什么老板不直接動用徐家的力量呢,這問題也只能憋在心里,什么該問什么不該問他還是有數的。

    鄭賓走后不久,姜溫又找上門來。

    一進門,姜溫一改之前溫文爾雅的形象,流里流氣的往沙發一癱,然后把腳架在面前的桌子上。

    “你們徐家怎么回事?不是說把這女人給我嗎,你看她今天的態度,像是要嫁給我的樣子嗎?還有那個姓蒼的小子怎么回事,從哪冒出來的。”

    姜溫對著徐志安就是一頓劈頭蓋臉的指責。

    徐志安波瀾不驚的說:“你放心,徐家說聯姻就一定會把徐妙涵送到你床上,不過你自己也要爭氣,蒼術近水樓臺,你也得多出現在徐妙涵的眼前才行。”

    姜溫說:“費話,追女人我用你教?你們徐家沒有查到那小子的信息?”

    “查到了,只是普通人家,家住在縣城,祖宗八代都是貧農,沒什么特殊。”徐志安回答說。

    “放屁,他要是普通人我把這張桌子吃了信不信?這消息絕壁是假的,能寫歌,我從小習武力量還比我大,這小子肯定有背景。”姜溫十分的肯定的說道。

    姜溫這樣想也沒錯,蒼術的成長太過突然,一點征兆都沒有,不得不讓人懷疑這些信息是假的。

    徐志安其實也這么想,但是查來查去就這些消息,甚至見蒼術家祖墳位置都查出來了,愣是沒有一點有用的信息。

    “嘚嘞,這是你徐家自己的事情,我只要徐妙涵這女人乖乖躺在我床上,不然,兩家聯合的事情別想。”姜溫起身離去,背著身說道:“靠,這破地方連個找妞消遣的地方都沒有,還得我親自去搭訕。”

    徐志安端著酒,眼眸深邃的看著窗外的夜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

    抖魚開業宴會舉辦的非常成功。

    所有人都非常開心,大概是所有人吧,也有幾個不愉快的。

    比如提前離場的姜溫,還有悔青腸子的唐妙,被蒼術打了一拳直接昏死一整晚的馮海,最后便是韓東了。

    韓東這次可是帶著學校任務來的,希望能與抖魚公司建立校企合作,每年接收一部分實習生。

    可是因為得罪了蒼術,別說合作了,沒被趕出去都是萬幸。

    灰溜溜離場后,韓東給校領導打電話,將所有的錯誤全部推給了蒼術,自己躲過一劫。

    而唐妙,失魂落魄送馮海回家后看他的樣子也沒能力翻云覆雨了,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小家。

    剛一進門,鄧巧何和唐平就喜笑顏開的迎接女兒。

    “呀,妙妙回家了,這次馮少賞了你多少錢啊?”

    鄧巧何說著,開始翻唐妙的包,看看有沒有帶回一些好東西:“吆,馮少又給你買新口紅了?這顏色真好看,跟上次你帶回家的不一樣哎,這支口紅我就留下了,你有時間再讓馮少給你買新的,我問你呢,這次回家帶了多少錢?”

    唐平丟下鼠標說:“姐,我看上一輛新車,奧迪s7一百多萬,你想想辦法從馮海那里多弄點錢出來。”

    唐妙因為宴會的事情,情緒很低落沒聽到弟弟的話,自顧自的說道:“這次馮海給了我五萬,已經轉到你們卡上了。”

    “才五萬啊。”唐勇一聽失望不已:“姐,你還是換個更有錢的吧,今晚你不是去參加一個非常高級的宴會嗎?有沒有碰到更富有的土豪?”

    一提宴會,唐妙就想起舞臺上的蒼術,有點怨恨的說道:“媽,我今天碰到蒼術了。”

    “誰?那個吃軟飯的小癟三?在哪碰到他的?”鄧巧何一提起蒼術就恨得牙根癢癢,白白耽誤自己閨女這么些年,得少賺多少錢。

    唐妙盯著老媽,埋怨的說道:“他也在宴會上,而且認識陸家的千金,他還會寫歌,會唱歌,你知道他今晚多優秀嗎?你知道多少女孩為他瘋狂嗎?媽!這些本來應該是屬于我一個的。”

    “怎么?你這是在怨我?怨我跟你爸?”鄧巧何將口紅放進口袋,指著唐妙的鼻子罵道:“你也打算跟唐燕那個沒良心的一樣?你是我生的,你難道不應該聽我的話?沒有我跟你爸,那里來的你!你怨恨你爸媽,不怕遭天打雷劈嗎?”

    “我……我沒有。”唐妙將頭扭向一邊,低聲說道。

    鄧巧何平復了一下心情,說:“你也別羨慕,他會唱歌能怎么樣?還不是靠女人,以前靠那個徐……徐妙涵,現在又靠陸家千金,妙妙,我告訴你,有錢才是真的,他說白了就是會唱兩句哄騙女孩,擱以前就是大街上唱曲的。”

    鄧巧何的話簡直跟有魔力一樣,瞬間將唐妙洗腦。

    對啊,他今晚再出風頭又能怎么樣?還不是個吃軟飯的,沒了這些女人他還是一個窮光蛋。

    想到這,唐妙心情好多了,笑著對鄧巧何說:“媽,我知道了。”

    而此時,蒼術等人已經回到了小區。

    三人站在家門口道別。

    徐妙涵心情超級好,嘴里一直哼著告白氣球的曲調,臉上也一直掛著淡淡的笑容。

    蒼術說:“老板,明天公司見啊。”

    “本小姐今天心情好,放你兩天假吧,看你挺忙的,省的你每天一大早找我請假。”徐妙涵昂著小腦袋,高傲的說道。

    “切,還心情好,不知道誰一開始臉上跟掛了霜一樣。”蒼術小聲嘟囔道。

    “你嘟囔什么呢?”徐妙涵問道。

    蒼術連忙行大禮說:“我在嘟囔,謝老板恩賜,屬下一定感恩戴德的過好這兩天假。”

    徐妙涵臉上的笑意更濃了,愉快的說:“這還差不多,晚安啦,燕燕也晚安。”

    唐燕酸溜溜的說:“妙涵姐晚安。”

    “呼回家睡覺了。”蒼術伸個懶腰,終于可以把這一身恥辱的西裝脫掉了。

    兩人剛一進玄關,唐燕輕聲叫道:“哥,你等一下。”ァ78中文ヤ~⑧~1~ωωω.7~8z~w.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干嘛……”

    還沒等蒼術反應過來,唐燕在蒼術臉的另一邊親了一下,特意避開徐妙涵親的地方。

    “你干嘛!”蒼術魂都嚇掉了,腦子里全是德城骨科警告,還有緣某空玄關警告。

    唐燕紅著臉說:“哥,你偏心,給妙涵姐寫歌,不給我寫,她親你一下,我也親你一下,你也要給我寫一首。”

    “嗨,原來是這事,你直接說啊,抽空直接送你一首。”蒼術還以為要發生什么不可描述的劇情呢,有點小失落。

    兩人說完,扭身準備進屋,然后直接愣在原地。

    “媽!你什么時候在這的?”

    蒼術心跳直線飆升。

    他看到老媽一臉呆滯的站在玄關盡頭看著他和唐燕,臉上還貼著面膜,手里端著洗干凈的水果,面膜耷拉下一半都不知道。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