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十八章營養餐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十八章營養餐

    面對這么多人,伍甘一也不敢輕舉妄動。

    蒼術說:“能不能放棄任務?我覺的你也是有原則的人,應該不會亂殺無辜。我想交你這個朋友。”

    “交朋友就算了,我可以答應你放棄任務,鬧成現在這種地步本就是我輸了。”伍甘一苦笑道,他恐怕是歷史上最悲催的殺手吧。

    進了局子,然后又被一大群人圍住,虎視眈眈的盯著。

    “其實你有什么困難可以和我說,需要錢的話我可以借給你。”蒼術感覺伍甘一好像很缺錢的樣子,之前在咖啡店他也只是干坐著什么都沒點,所以蒼術才請他喝咖啡。

    真正靠殺人賺錢的人,不會連這點錢都出不起的。

    伍甘一說:“不必了,無功不受綠,這點原則我還是有的,錢我自己能賺。”

    說著,伍甘一就要轉身離開,陸家的保鏢趕緊擋住他的去路。

    陸老詢問道:“你要放他走?會不會有危險。”

    從剛才的對話中陸老已經聽出伍甘一是殺手,具體是殺誰他不知道。

    蒼術說:“讓他走吧,我相信他不會再動手了。”

    陸老點點頭,揮手示意保鏢們讓開通路。

    “謝謝。”伍甘一背著身道了聲謝。

    蒼術黑壓壓的人群說:“今天真是給各位添麻煩了,為了一件小事將大家從百忙之中叫來,抱歉抱歉。”

    雖然這些人都是看在陸老的面子上來的,但最終是為了自己的而來,道聲謝是應該的。

    “沒事沒事,能為陸老看中的年輕人跑腿,不麻煩。”

    “蒼先生果然如同陸老所說一表人才,我們早就想見見了。”

    眾人東一句西一句夸贊著,蒼術心里很明白,他們說的大都不是真心話,無非是在陸老面前刷好感度而已。

    最后還是陸老開口清了場,這些人才離開。

    人都離開后,蒼術才說:“陸老,您能幫我查一下伍甘一的資料嗎?”

    “可以。”陸老看到蒼術手上的紗布,擔憂的說:“你是來殺你的?”

    蒼術笑了笑說:“不是,是來殺徐妙涵的,目前還不清楚是徐家還是競爭對手派的人。”

    他將徐妙涵這段時間的經歷說了一下,還表明自己現在是徐妙涵的私人助理兼保鏢。

    “原來目標是徐妙涵,徐家我不便插手,他們在青州的勢力不比我差,至于競爭對手這邊我可以幫你調查一下。”陸老說道。

    說曹操,曹操到。

    剛說完,徐妙涵就來了。

    陸老拍了怕蒼術的肩膀說:“你們年輕人聊吧,我先回去跟冬靈說一下,我家丫頭可是從來沒有這樣關心一個異性哦,你可要認真挑選啊。”

    說著還飽含深意的看了看徐妙涵。

    徐妙涵望著車隊遠去,問道:“剛才和你說話的是誰?”

    “一個長輩。”蒼術說:“走吧,我們回家。”

    剛上車,徐妙涵就發現蒼術右手綁著紗布,她緊張的問道:“你受傷了?這次的對手很厲害?”

    “還算厲害吧。”蒼術如實說道。

    “走,去醫院。”徐妙涵點火啟動,向醫院駛去。

    蒼術說:“不用了吧,上次你也見到了,我的恢復能力比醫院還要好使。”

    一說上次,徐妙涵腦海中浮現出蒼術貼著自己身體治傷的畫面,俏臉一紅,瞪著蒼術說:“我不是說了,不許再提上次的事情了。”

    “你想哪去了,我就是單純的想表達自己恢復力強而已。”蒼術說著,可腦海中卻浮現出自己珍藏的畫面。

    徐妙涵輕哼一聲說:“哼,少廢話,我是你老板,聽我的就對了。”

    “好吧,你是老板你厲害。”蒼術無奈道。

    到了醫院,醫生解開紗布后大吃一驚,對蒼術說:“你怎么弄成這樣的?手上的皮膚跟干旱的土地一樣全裂開了。”

    沒錯,就是裂開了,皮開肉綻的那種。

    徐妙涵沒想到蒼術的傷勢這么嚴重,難以想象這次的敵人有多么難纏。

    而且,以蒼術的恢復力,這么長時間過去了竟然沒有治好,難道說傷勢還要更嚴重?

    蒼術也納悶了,為什么這次恢復的速度這么慢呢,上次徐妙涵被打了一個窟窿也就用了不到半小時。

    “疼么?”徐妙涵溫柔的說道,這個男人又一次救了她。

    蒼術笑了笑說:“不疼,我說過了,你的命是我罩的嘛,這點傷不算什么。”

    徐妙涵輕輕牽起蒼術另一只手,溫柔的握著:“我的命沒那么值錢,而且我給你的工資也不值得你拼命。”

    “我覺得值……”蒼術盯著徐妙涵的眼睛,堅定的說道。

    徐妙涵被蒼術盯得血壓升高,心跳加速,連忙避開對方的視線。

    “咳咳。”醫生干咳兩聲,冷漠的說:“你們這么虐單身狗好意思嗎?什么命不命的,這傷還死不了人!我給你消消毒涂點藥膏,包扎一下就行,不出半個月就能愈合。”

    “謝謝醫生。”蒼術說道。

    “你們可憐可憐我這個單身漢就行,別秀恩愛的了。”醫生白了一眼,拿出藥水和紗布。

    徐妙涵紅著臉說:“醫生你誤會了,我們不是情侶。”

    “切,搞得跟生離死別一樣,還不是情侶?我才不信!”醫生包扎打結的時候還故意用了用力,疼的蒼術齜牙咧嘴。

    回到小區站在自家門口,蒼術看著被包成粽子的右手,說道:“今晚恐怕不能回家了,爸媽見到這樣不得擔心死。”

    “那你到我家睡吧,你是為我受傷的,我應該照顧你。”徐妙涵說道。

    能和徐大同居,想想也不錯啊,蒼術一口便答應了下來。

    回到家時已經是晚上,兩人都還有吃飯,徐妙涵看著蒼術受傷,決定親自下廚煮點有營養的東西補一下。

    蒼術說:“要不,我來做吧,我左手沒問題。”

    “別!你是傷員,坐著就好。”徐妙涵圍著圍裙,手拿菜刀的架勢跟打仗一樣。

    蒼術看著她,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幾分鐘后,廚房傳來轟的一聲,還有明亮的火光。

    “臥槽,她不會想在屋子里做燒烤吧。”蒼術急忙竄進廚房。

    只見鍋里的油燃燒著熊熊烈火,徐妙涵胸前的圍裙也有火苗。

    蒼術見狀,左手一把摸了過去。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