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十九章男人好難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十九章男人好難

    蒼術眼疾手快一把將著火的圍裙薅下來。

    徐妙涵穿的是絲質的紗裙,沾點火星就著,一件好好的衣服被燒的全是窟窿,春光乍泄。

    “別看啊。”徐妙涵尖叫著,拿起鍋蓋擋在身前。

    “早就被我看光了,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趕緊把鍋蓋給我,你想把房子給點了嗎?”蒼術沒好氣的一把將鍋蓋蓋在燃燒的熱油上。

    隔絕了氧氣,鍋里的火很快就滅了。

    “你可真是個大小姐啊,連飯都不會做,你平時是怎么吃飯的?”蒼術看著一片狼藉的廚房,跟經歷過風暴一樣,抽油煙機也被燒壞了,燃氣灶周圍全是四濺的油漬,墻面被火焰熏得黑漆漆。

    徐妙涵捂著胸口,委屈的說:“我平時工作那么忙,哪有時間做飯,以前都是吃外賣,小蝶在家的時候都是她做飯。”

    “你還真是十指不沾陽春水啊,算了,叫外賣吧。”蒼術妥協道,廚房已經算是廢了。

    徐妙涵失落的去樓上換衣服,在樓上她對著鏡子檢查剛在被灼傷的地方,發現自己胸口紅彤彤一片,有些地方起了水泡鉆心的疼。

    “真是笨死了,連菜都不會炒。”徐妙涵埋怨一聲,咬著牙套上了一件高領的裙子,剛好能蓋住燒傷的部位。

    等她下樓的時候,外賣已經到了。

    蒼術特意點了漢堡,這樣自己的用左手拿著也能吃。

    “你怎么了?怎么不吃啊。”蒼術看到徐妙涵呆坐在那里額頭上全是汗,嘴里不時的倒吸冷氣。

    “沒什么,可能是太熱了沒什么胃口。”她也想吃東西啊,可是胳膊一抬就扯著燒傷的部位與衣服摩擦,疼的要死。

    蒼術盯著徐妙涵看了一會,然后走過去一把扯開徐妙涵的領口。

    “嘶!你干什么。”徐妙涵嚇了一跳,連忙捂著胸口后退,倒吸著冷氣說:“嘶沒想到你是這種人,你敢對我做什么,我就……我就……。”

    支支吾吾的了半天,徐妙涵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她發現自己對蒼術放不出什么狠話。

    “你想什么呢。”蒼術拉著她往臥室走:“你胸口燙傷了怎么不告訴我,去臥室把衣服脫了,這點傷我分分鐘給你治好。”

    “可……可那種地方,你豈不是又得把手貼上去啊。”徐妙涵有些為難的說道。

    蒼術說:“上一次你不是挺淡定的嗎?怎么這次還害羞了。”

    徐妙涵在心里瘋狂吐槽:廢話!上一次醒過來的時候你已經把衣服脫了,我還能說什么?只能當什么事都沒發生了,這一次我可是清醒著,我一個女生怎么好意思。

    進了徐妙涵的臥室,經過半小時扭扭捏捏,最后徐妙涵疼的不行了還是乖乖躺在床上讓蒼術治療。

    蒼術眼觀鼻,鼻觀心,克制心中的悸動,真是太煎熬了。

    做男人難,做一個坐懷不亂的好男人更難。

    徐妙涵一開始很害羞,面紅耳赤的將頭扭向一邊,美眸緊閉,漸漸的胸前的灼燒感慢慢被一股舒適的清涼取代。

    疼痛感消失,緊繃的神經突然松懈就會引起強烈的困意,不一會徐妙涵就陷入了睡夢之中。

    “呼真是太費神了。”控制黑氣真的很費精神力,現在蒼術也想好好睡上一覺。

    看到徐妙涵已經睡著了,蒼術輕輕收手準備下床離開,誰知徐妙涵一個翻身將蒼術摟在懷里,死都不放開。

    “小姑奶奶,你這是誠心讓我犯錯誤啊。”

    因為是夏天,蒼術穿的比較單薄,而徐妙涵更別說了,蒼術稍微一掙扎,徐妙涵摟得就跟用力,哦這該死的觸感。

    就這樣,兩人緊密的摟著睡了一晚,第二天一早。

    徐妙涵感覺這一夜睡是近年來睡得最踏實的一晚了,突然間她感覺懷里的抱枕好熱,不對啊,自己的抱枕都是夏天專屬的,軟和而且涼爽。

    于是,她摸了摸……

    幾分鐘后。

    “大小姐,你至于下手這么狠嘛。”蒼術半跪在徐妙涵床前,臉上還有紅彤彤的巴掌印。

    徐妙涵氣呼呼的說:“你你你,趁人之危!禽獸!”

    “我冤枉啊,分明是你摟著我不放的。”蒼術跪在地毯上委屈的說道。

    真是羞死人了,徐妙涵拿起枕頭砸向蒼術:“去死吧,趕緊出去,我要換衣服上班了。”

    蒼術離開后,徐妙涵怔怔看著自己的手,然后比劃了一下大小:“不會疼死吧。”

    徐妙涵下樓后臉上依舊通紅,埋頭對蒼術,用蚊子般的聲音說:“我去上班,你受傷了就不用跟著我了,估計短時間內不會再出現殺手了。”

    蒼術點點頭,看著徐妙涵走后想了想,決定去找陸老了解一下伍甘一的情況。

    陸老動作很快,一晚上的時間就已經把伍甘一的所有消息弄到手了。

    “昨晚不和諧?”陸老看到蒼術臉上還有淡淡的掌印,忍不住調侃道。

    蒼術說:“您別開我玩笑了,真不知道女人生氣的時候力氣怎么會這么大,我的身體被車撞一下都沒事的,她卻能打出巴掌印。”

    陸老讓保姆遞上茶水,說道:“女人嘛,畢竟是一個每月流血七天還不死神奇的物種,很正常。”

    “陸老,我突然發現冬靈說的不錯,您還真是沒正行。”蒼術無語的說道,這句話從一個德高望重的老人嘴里說出來,感覺怪怪的。

    陸老陷入了沉思,仿佛想起了往事,感嘆道:“我以前也年輕過啊,也曾被女人追著滿院子跑。行了,不說女人了,說點正事,伍甘一的資料查出來了。”

    “在哪里能找到他。”蒼術問道。

    陸老說:“伍甘一平時在安城地下拳場打黑拳,是那里的常勝大統領,地下拳場生死不論,可他從來都是點到為止,不傷人性命,是個有原則的人。”

    蒼術說:“他果然不是弒殺的人,陸老,這伍甘一是不是有什么困難,急需大量金錢。”

    “這點你猜對了。”陸老翻閱剩下的資料說:“伍甘一有個女兒,白血病,需要不少的錢治病,可拳場所有人都知道他厲害,沒人敢和他打拳,不賺錢了所以就接了暗殺徐妙涵的任務。”

    “他女兒在哪家醫院?”蒼術覺得這是個機會,一來能拉攏伍甘一,二來還能補充昨晚損失的黑氣,一舉兩得。

    陸老知道蒼術心中所想,將手機的地址給他看,并說道:“伍甘一身手了得,你確定要拉攏他?他要想害你,你有把握嗎。”

    “放心吧,我也不是吃素的。”蒼術自信的笑道。

    經過昨天一場戰斗,蒼術發現自己的體質又有提升,如果再和伍甘一打一架,雖然打不贏,打個平手還是沒問題的。

    而且他發現,隨著自身肉體的提升,黑氣給自己治療的效率就越慢,自己的右手經過一晚上的時間才修復個七七八八。

    陸老見蒼術這么自信,說道:“走吧,我陪你一起去,我這把老骨頭在關鍵時刻還是有點用的。路上給小女孩買點禮物吧,咱們是去看望病人,空著手不好看。”

    安城的醫院不少,大大小小,公立私立,加起來也有十好幾家。

    伍甘一的女兒伍凝住院條件竟然和當初李云中住的一樣。

    李云中是大老板,花得起這錢,可伍甘一就是一個打拳的,竟然肯下血本給女兒這么好的條件,怪不得錢不用。

    剛走到特護病房,蒼術就聽到隔壁主治醫生的房間傳出打電話的聲音。

    “喂,老婆,你想要的車馬上就要到手了,姓伍的那個傻逼說今天就能把住院費交上,嘿嘿,他還不知道我給他女兒開的藥全是最貴最沒用的營養藥,反正沒有骨髓配型早晚都得死,還不如讓我們撈一筆。”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