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十章作為一個父親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八十章作為一個父親

    “混蛋!”蒼術聽到對話之后怒罵一聲。

    “你說什么?”陸老一臉疑惑的看向蒼術,他沒有蒼術的耳力所以并不知道辦公室內的對話。

    蒼術沉口氣說:“沒事,我們先去看看伍凝吧。”

    來到特護病房門口,蒼術輕輕叩響房門。

    “爸爸,你回來啦。”

    里面傳出伍凝驚喜的聲音,一路小跑過來開門。

    一開門,蒼術就看到一個小姑娘,七八歲左右,長得很精致很可愛,頭上戴著一頂大大的太陽帽,應該是化療后頭發都掉光了,特意戴上的帽子。

    伍凝看到來的人不是爸爸,小臉一垮,小手抓住帽檐往下拉了拉應該是怕別人嘲笑她沒有頭發。

    這么可愛的小女孩,竟然得這種病,真是夠可憐的。

    “叔叔,爺爺,你們找誰?”伍凝脆生生的問道。

    蒼術蹲下來,溫柔的說:“我和這位爺爺是你爸爸的朋友,今天來呢是陪你聊天的。”

    “真的嗎?”伍凝小臉上掛滿了警惕,應該是伍甘一經常囑咐女兒要小心陌生人。

    蒼術把買來的玩具和零食交給伍凝,說道:“當然是真的啦,你爸爸叫伍甘一,你叫伍凝,老家在……”

    洋洋灑灑把陸老調查的信息說了大半,小姑娘終于相信了蒼術,蹦蹦跳跳拉著蒼術參觀自己的病房。

    伍甘一沒什么朋友,也沒有親人,平時他還要工作賺錢很少有時間陪伍凝。

    伍凝一般都是自己呆在病房和自己玩,所以今天突然來了客人,她有點興奮。

    陸老很喜歡小孩子,尤其是伍凝這樣可愛的小孩,很快一老一少就玩在一起,伍凝一口一個爺爺樂得陸老嘴都合不攏。

    伍凝病重纏身,身體虛弱的很,沒過一會就累怏怏的躺在病床上休息。

    蒼術說:“小凝你累了就睡吧,我們在這等你爸爸回來。”

    “嗯,蒼叔叔你們別走,好久都沒有人這么陪我玩了,我自己在這里很寂寞。”伍凝緊緊抓著蒼術的手不放。

    蒼術說:“放心吧我們不走,睡吧。”

    “嗯。”沒多久,伍凝就陷入了深度睡眠。

    蒼術深吸一口氣,將早就躁動不已的黑色氣息釋放出去。

    “小蒼,你這……”陸老看到黑氣漸漸融進伍凝的身體,壓低聲音驚呼道:“李云中的病和小凝的病可不是一回事,別治差了。”

    “放心,暫時看來我的能力應該能治百病,剛才怕黑色氣體嚇到小凝,所以只能等她睡著了治療。”蒼術握著伍凝的小手,細細感悟黑氣反饋的信息。

    反饋的信息很不錯,應該一會就能治好。

    半小時后蒼術松開手,說道:“成了,我還順便重新喚醒了小凝頭發的毛囊細胞,這么可愛的女孩沒有頭發太可惜了。”

    陸老在一旁不由的感嘆:“我真的不知道說什么好,你要是能開一間醫院,那可是全天下病人的福音啊。”

    “陸老,不是我沒有同情心,這能力的逆天程度不用我說,一旦暴露恐怕會有千千萬萬的人想要殺我、解剖我、研究我。有的人根本不會在意我救了多少人,他們只想得到自己想要的。”蒼術緩緩說道。

    陸老沉默了,蒼術說的他何嘗不知道呢,就像徐妙涵,僅僅是研究出一個比較便宜的藥而已,就惹來殺身之禍。

    蒼術繼續說道:“我比誰都珍惜現在這條命,珍惜現在的生活,所以我只能選擇自私,用我的能力救值得救的人。”

    哐當

    話音剛落沒多久,伍甘一推開房門,看到屋子內的蒼術跟陸老,又看到女兒躺在床上,瞬間暴走。

    “混蛋!你竟然敢對我女兒動手!我殺了你!”伍甘一右腳猛然發力,醫院的瓷磚地板瞬間爆裂。

    蒼術抬手格擋,忙說:“你冷靜點……”

    伍甘一根本不給蒼術解釋的機會,內勁奔騰,一拳砸向蒼術。

    砰!

    一聲悶響,蒼術腳下的地板碎裂,伍甘一身形后退,眼睛里盡是震驚。

    “你昨天隱藏了實力?”伍甘一冷聲問道,昨天蒼術還被自己一拳打破了手掌,今天竟能硬接自己暴怒的一拳,如果說這是一晚上的進步,那也太恐怖了。

    戰斗的響聲吵醒了伍凝,小姑娘睡眼朦朧的說:“爸爸,蒼叔叔你們在干嘛?”

    蒼術微笑說:“小凝醒啦,我跟你爸爸比誰的力氣大呢。”

    伍甘一連忙抱起女兒,緊張的問道:“小凝,你有沒有感覺不舒服?”

    伍凝嘟著小嘴吧,想了一會說:“沒有不舒服,全身上下都暖洋洋的,以前全身都痛痛的,現在都不痛啦。”

    小姑娘平時被病痛折磨的不輕,現在被蒼術治好后,這些癥狀已經全部消失了,她的精神也好了許多。

    “那就好,小凝好好休息吧,我跟叔叔還有爺爺有話要說。”伍甘一將女兒放到床上,示意蒼術跟陸老到客廳聊。

    伍凝乖巧的說:“嗯,爸爸你一定要好好謝謝蒼叔叔跟陸爺爺哦,他們今天陪小凝玩了好久,不許在擺出剛才嚇人的表情了,要笑著聊。”

    邊說還邊幫爸爸擺弄笑臉。

    伍甘一任由女兒擺弄著自己的臉龐,最后定格在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上。

    客廳內,蒼術說:“沒想到你還挺疼愛女兒的嘛,女兒奴?”

    “和你沒關系。”伍甘一揉了揉發酸的臉頰,說道:“我們的恩怨請不要牽扯到我女兒身上,我作為一個父親請求你。”

    蒼術說:“你誤會了,我今天來是幫小凝治病的,現在她的病已經好了,可以出院了。”

    “蒼先生,你拿一個小女孩的生命開玩笑不覺得過分嗎?我知道你現在不怕我,如果拼命的話,你也見不得會有好下場。”伍甘一冷著臉說道。

    “嘿,你這人怎么聽不出好賴話呢?我沒跟你開玩笑,今天就能出院,而且醫藥費也別交了,浪費錢。”蒼術沒好氣的說道。

    伍甘一還沒發話,門外的醫生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一副瞧不起的人樣子說:“你是醫生嗎?你說出院就出院?他們是我的病人,我說了算!滾滾滾,閃一邊去!”

    而后,這名醫生轉頭看向伍甘一,依舊是一副高傲的樣子:“我聽護士說你回來了,錢帶夠了沒有,你女兒的病不能再拖了,得立馬用藥維持病情。”

    伍甘一拿出銀行卡,面對醫生反而一臉討好說:“帶來了,帶來了,一共二十萬,我女兒的病麻煩你了。”

    這就是父愛,能讓一個高手卑躬屈膝的去討好一位沒有良心的庸醫。

    醫生一看到銀行卡,貪婪的說:“行了,我這就把醫藥費交上,一會就讓人過來送藥。”

    說著,就要接過伍甘一手上的銀行卡。

    突然,蒼術伸手握住醫生的手腕,冷冷的說道:“我說過,伍凝已經好了!”

    “哎呦!你……你給我松手!這里是醫院,我是醫生,你敢對我施暴!”醫生感覺自己的手腕劇痛,簡直跟斷了一樣。

    蒼術的聲音幽冷而低沉,仿佛從無間地獄飄出,他對醫生說道:“拿了這筆錢你就能給你媳婦買車了是吧?反正小凝配不上骨髓遲早要死的,還不如讓你多撈一筆是吧?”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