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十三章我雇傭你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八十三章我雇傭你

    看到進來的不是保安,校長表情明顯一愣。

    而后,他才認出來的全是安城教育界的大人物。

    校長蹭一下從位子上躥起來,諂媚的說道:“各位領導,怎么不事先通知一聲就來了,我好組織一下師生迎接。”ァ78中文ヤ~⑧~1~ωωω.7~8z~w.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不用迎接,我們接到舉報,說你巧立各種收費項目中飽私囊,我們是來調查一下的。”為首的大領導板著嚴肅臉說道。

    校長一驚,扭頭看向蒼術等人,一定是這些土鱉舉報的。

    “領導,哪有的事啊,我一直都是勤勤懇懇工作,一分錢都沒多拿,一定是有小人誣陷。”校長拍著胸脯義正言辭的瞎說道。

    大領導淡淡的說:“是嗎?那他們領著孩子在這是干什么的?”

    校長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他們是來感謝學校的,這孩子是個白血病患者,通過學校的捐款才康復的,這不,孩子的爺爺跟爸爸還有兄弟專門來謝謝學校的。”

    不愧是玩文學的,謊話出口成章,不僅把自己的罪責摘得干干凈凈,還給自己帶上了一頂高高的帽子,真是厲害。

    伍甘一鄙視的看著校長,真懷疑學校在這種人帶領下會教出好學生嘛?

    校長一臉和藹的對蒼術他們說:“哎呀,小凝是我們的學生,學生有困難我們當然得幫助啦,你們不要再感謝我了趕緊回去吧,再留在這我可就生氣了,不讓小凝在這上學了。”

    話里的意思就是讓蒼術他們趕緊走,再不走就不讓伍凝上學了。

    蒼術冷笑道:“你可真夠不要臉的,還全款?剛才的十萬白拿了?“

    “什么十萬?”大領導冷冷的問道。

    校長慌了,這群鄉巴佬不怕孩子沒學上嗎?他趕緊矢口否認:“領導,別聽他們胡說八道,一家子窮逼連一萬塊錢都沒有,哪有什么十萬塊錢啊。”

    砰!

    話音剛落,蒼術一拳將校長的實木辦公桌砸的粉碎,從木屑當中翻出剛才的十萬塊錢。

    “諾,這不是十萬塊嗎。”蒼術拿著錢在手里拍了拍。

    校長看著眼前的一片狼藉,目瞪口呆。

    這還是人嗎?力氣這么大,竟然一拳把辦公桌都打碎了,手不疼嗎?

    大領導也被嚇了一跳,好在他們都是陸老叫來的人,心里上早有準備,很快便恢復正常問向校長:“這是怎么回事?”

    校長定了定神,腦子里飛快編織著理由:“領導明鑒,我冤枉啊,這錢是我自己的,您說這么多錢像他們這種從鄉下來的能掏出來嗎,您要為我做主啊,這個暴徒還把我的桌子砸了。”

    安城教育界的領導們冷冷的看著校長,這犢子還敢說陸老是從鄉下來的,別說是十萬,就是一千萬陸老恐怕都不眨一下眼睛。

    大領導走到陸老跟前,彎腰行禮說:“陸老先生,出現這種敗類是我們的失職,我們一定會徹查此事。”

    校長懵了,陸老?整個安城姓陸的不少,但能讓教育界如此對待的恐怕只有泰山腳下住在私人山莊的那位大人物吧。

    我的娘唉,校長恨不得抽自己倆嘴巴子,怎么招惹到這種人物了!完蛋了!自己的仕途毀了。

    此刻領導們還在等陸老指示。

    陸老指向蒼術說:“有什么話和小蒼說,他完全能代表我。”

    領導們看向蒼術,眼睛里全是不可思議,這個年輕人到底什么來頭,能全權代表陸老?

    不過,這種問題他們也只能埋在心里,表面上恭敬的對蒼術說:“蒼先生,您有什么意見。”

    “今天的情況你們也看到了,小學生上個學竟然要十萬塊,這是上學還是搶錢?我希望義務教育不是擺設,現在不整改,以后曝光出來大家的臉上都不好看。”蒼術說道。

    大領導們紛紛點頭:“是是是,我們這就進行大排查,一定整治所有的亂收費現象。像這種校長一定嚴懲不貸!”

    愣在原地的校長渾身一哆嗦滿臉死灰,大氣都不敢出。

    蒼術滿意的點點頭,蹲下來對小凝說:“小凝現在是想去上學你呢,還是想陪爸爸和叔叔一天啊。”

    伍凝雖然只有七八歲,但十分懂事,說道:“我要去上學,爸爸和叔叔肯定還要去工作,我不能打擾你們。”

    “小凝真乖。”蒼術夸獎道。

    伍甘一寵溺的看了看女兒,溫聲細語的說:“小凝乖,你在學校陪同學玩,等放學爸爸來接你。”

    “嗯!爸爸放心去工作吧。”伍凝吧唧在爸爸臉色親了一口。

    安城最好的小學就這樣不聲不響的換了校長,外界甚至沒有多少人注意到校長室發生的一切。

    出了校門,陸老告別了蒼術跟伍甘一,人老了沒法跟著年輕人一起東奔西跑了,今天跑了這么多地方已經有點累了。

    之前聽說伍甘一的房子賣了,蒼術帶著伍甘一在新府銘苑買了一套一百多平的住宅樓,就在蒼術隔壁。

    順道還買了車,當然花的都是伍甘一自己的錢,醫院退回的錢買這些東西足夠了。

    “以后就不要打黑拳了,畢竟不是正當職業,我雇你當保鏢,每個月我給你十萬。”蒼術說道。

    “蒼先生的實力還需要我保護嗎?”伍甘一疑惑道。

    “不是我,今后我不在的時候幫我保護一下徐妙涵,還有我的家人。”蒼術覺得自己不可能每時每刻都守在徐妙涵身邊,而且自己牽扯的事情越多,不敢保證那些人不會對自己的父母下手。

    伍甘一搖搖頭說:“我可以當保鏢,但這錢我不能拿,我沒資格。”

    蒼術白了一眼,說道:“一個大男人這么矯情干嘛?以后伍凝花錢的地方多著呢。”

    女兒果然是伍甘一的致命弱點,蒼術一提伍凝他就心甘情愿的接受了這樣的工資。

    幫伍甘一安頓好生活后,蒼術就離開了。

    已經一天一夜沒回家了,蒼父蒼母心里也開始擔心兒子,剛才就打了好幾通電話。

    蒼術開車回家,剛到小區門口旁邊突然竄出一人攔在車子前面。

    “我靠,誰啊,不要命了。”蒼術急忙踩下剎車,定睛一看沒想到攔車的竟然是唐妙。

    “蒼術,我有話要對你說。”唐妙擋在車前,大有你不跟我談我就不走的架勢。

    蒼術搖下車窗,連車子都沒下:“就這樣說吧,你找我有事?”

    唐妙咬了咬牙說:“你這么做不覺得太過分了嗎?”

    蒼術一頭霧水,疑惑道:“我找你惹你了?怎么就過分了?”

    “你還裝傻!”唐妙狠狠的說:“我爸媽還有弟弟進拘留所是不是你干的!”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