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十五章單純的徐妙涵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八十五章單純的徐妙涵

    紅色溫情內部裝飾如同名字一樣,剛一進大廳就是曖昧的暖色調。

    大廳里都是一些穿著打扮很時尚卻有很風情的女人,年紀從十八歲到三十歲不等。

    大堂經理是一位三十多歲的女人,畫著濃妝穿著打扮還跟二十歲的小姑娘一樣,看起來很作,她看到蒼術和伍甘一后就熱情的迎了上來,說道:“先生兩位?需要什么服務呢。”

    紅色溫情撇開那些服務不說,它的洗浴和足療按摩在安城也是首屈一指的。

    所以來紅色溫情的客人也有許多只是單純的想要洗浴足療而已,如果上來就提出一些不可描述的服務,可能會引得一些人反感。

    大堂經理其實都是一些老牌技師退來的,這種常年在男人堆里摸爬滾打的人一眼就看出蒼術跟伍甘一不是來這里尋樂子的,因為兩人的眼神很純凈。

    “我們約了朋友。”蒼術說道。

    “原來是這樣,請告訴我您朋友的房間號,我帶您過去。”大堂經理熱情的說道,接觸的男人多了最喜歡的就是蒼術這種的純情小男生,看上去真的很誘人呢。

    蒼術很不習慣陌生女人這么熱情,而且這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太濃了很難聞,比起徐妙涵和唐燕身上自然的香氣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伍甘一說道:“我朋友說在三樓a001房間等我們。”

    紅色溫情一共三層,一層和二層是正常的洗浴足療,而三層就是男人的世界。

    三層的房間也是分檔次的,a、b、c、d四個等級,a級房間檔次最高,d級最次,號碼也是越靠前越等級高。

    a001號房間更能別說了,一口價五十萬一晚,定下這個房間的客人擁有頂級特權,幾乎可以說在紅色溫情就是神,就算把菜單上所有的姑娘都叫來也是可以的,但首先身體得支撐的住。

    “哇,您的朋友竟然是a001的客人!”大堂經理驚訝道,她年輕的時候曾經被這間房的客人點到過,里面的裝修簡直奢侈。

    與其說那是一間房,倒不如說是一個主題大廳,里面有各種情景的小房間,公車、教室、公園、沙灘等等。

    大堂經理知道蒼術的朋友這么有錢,笑的更加開心了,整個身子恨不得貼在蒼術身上。

    蒼術往一邊躲了躲,拿出一大把鈔票說:“我們自己上去吧,你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大堂經理拿著錢歡天喜地就離開了,她還是有自知之明的,自已已經不是二十歲的小姑娘了吸引不了蒼術這樣的年輕人,能賺一筆錢也是不錯的。

    “要命,這里的女人都這么熱情嗎?”蒼術無奈道。

    伍甘一說:“我不知道,我沒來過。”

    a001號房間很好找,因為這間房幾乎占了三樓的五分之一大小,而且在矚目的地方,生怕別人找不到這燙金的門牌號。

    伍甘一拿出手機撥打了電話:“喂,我已經到了,你開門吧。”

    “呼呼自己進來,門沒鎖。”電話另一頭的人好像很忙,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真是不一般,來這種地方竟然不鎖門,難道不怕別人闖進去嗎?

    蒼術想多了,來這里的人都知道這間房在紅色溫情的地位,能包下這間房的肯定是非富即貴的大人物,所以就算不鎖門也沒人敢闖進去。

    伍甘一走在前面,先打開房門走了進去,片刻后他退出來說道:“蒼先生沒有護衛,可以進了。”

    推門而入,里面的情景簡直亮瞎蒼術的眼睛,這他媽跟進了小電影的拍攝現場似的,各種情景的包間都有啊。

    好像是聽到伍甘一進來了,對方不耐煩的說:“我在這里,趕緊過來。”

    尋聲而去,在房間內的游泳池發現了對方。ァ78中文ヤ~⑧~1~ωωω.7~8z~w.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伍甘一,為什么這么長時間都沒有動手?難道你想黑吃黑?”泳池中一個肥胖的禿頂男人正與幾名少女戲水,完全沒注意來的是兩個人。

    面對中年男人的質問,蒼術冷冷的說道:“伍甘一動手了,只不過被我擋下了而已。”

    聽到回答的是一個陌生人,禿頂男立刻停止了嬉戲,泡在水里盯著蒼術:“你就是蒼術?”

    “調查的夠清楚嘛,連我都知道。”蒼術冷哼道。

    禿頂男看著伍甘一,說道:“伍甘一,你敢出賣雇主?你還想不想在道上混了,你把這小子殺死,今天的事就當沒發生。”

    伍甘一搖搖頭說:“我打不過蒼先生。”

    “放屁!你是八品的高手,真個安城沒有比你厲害的,你敢說這個小子比你強?”禿頂男對伍甘一的信息也是了如指掌,當初也是因為伍甘一是安城唯一的八品高手才選中他的。

    蒼術走到泳池旁一坐雕刻精美的石像旁邊,輕輕拍了一掌。

    轟!

    轉眼間,實心雕像瞬間化成齏粉石屑。

    “啊!!”陪禿頂男人玩鬧的少女驚嚇的四散逃離,連衣服都顧不上穿就從水里跑了出來。

    “你,你真的比伍甘一還厲害?”禿頂男往水里縮了縮身體,支支吾吾的說:“別殺我,要什么我都給你,錢、女人,你要什么我給你什么。”

    蒼術蹲在泳池邊,說道:“我只想知道你幕后的主人是誰。”

    “不,我不能告訴你,說出來我一樣會死!”禿頂男瘋狂的搖頭。

    蒼術眼睛一凜,手伸進水里彈出一道水箭。

    休!

    彈出的水箭一閃而過,穿透了禿頂男的右肩膀,鮮血頓時染紅了禿頂男周圍的清水。

    “啊!我真的不能說,說出來我全家都要死!”禿頂男痛苦的慘叫著。

    “我的耐心有限!”蒼術說著又是一道水箭穿透了對方的左肩膀,蒼術說:“下一道穿透的就是你的腦袋,確定不說?”

    “說!我說!”禿頂男面色蒼白,氣息虛弱的說:“我背后是徐老太,是徐老太讓我做的。”

    蒼術咬牙,果然是徐家,難道他們不想傳宗接代了嗎?

    禿頂男在水里說:“我說了,能不能放過我!”

    “滾回去告訴你的主子,別惹急了我,不然我血洗徐家!”蒼術說完就離開了。

    禿頂男掙扎的從水里出來連忙叫人給自己止血,確認蒼術已經離開后他艱難的撥通了徐志安的電話。

    “老板,蒼術贏了,他打贏了八品的伍甘一。”禿頂男匯報道。

    徐志安不含一絲感情的說道:“很好,蒼術我果然沒有看錯你。”

    而后,他又問道:“你告訴他幕后黑手是徐老太了嗎?”

    “告訴了,按照您說的,僵持兩個回合才說出來的,他一定信了。”禿頂男說道。

    蒼術此刻已經離開了紅色溫情,并不知道后面的事情。

    而此時,靈妙制藥的辦公室,處理完工作的徐妙涵伸了個懶腰,美妙的曲線完美的展現出來,可惜卻沒人能欣賞到。

    徐妙涵這才想起那封匿名的信件,拆開將里面的照片拿了出來。

    “咦,這些照片里都是蒼術吧,嘿嘿,看起來好傻哦。”徐妙涵對著照片傻笑,然后她才看到照片上的地點:“紅色溫情?那是什么地方?”

    這時,秘書林盼盼剛好回來。

    徐妙涵問道:“盼盼,你知道紅色溫情是做什么的嗎?”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