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四章偷拍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四章偷拍

    “出事了!”蒼術聽到尖叫聲,連忙從辦公室趕了過去。

    這個節骨眼上可千萬不能出大事。

    合同上寫道,如果出現危險藝人的生命安全第一位,有權利暫時退出拍攝。

    奶奶的,可不能出現意外。

    當蒼術趕到事發地時,只見一個女孩倒在地上,死死的抓住一個打鼻釘男人的衣角。

    鼻釘男抬腳踹在女孩身上,罵罵咧咧道:“這女孩是個賊!她偷我東西!”

    “我沒有,我沒有,是這個男人摸我,我是被他冤枉的。”女孩倒在地上。

    保安站在一旁不知所措,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他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

    “你說歸說,請不要打人,她畢竟是個女孩。”一名保安大叔說道。

    鼻釘男趾高氣昂的說道:“你他媽眼瞎啊!你還是個保安呢,有人偷東西都不管?你沒看到我手機在她的口袋里?”

    鼻釘男指向女孩短褲的口袋,里面真裝著一個手機。

    而后,鼻釘男將手機拿出來,然后輸入解鎖密碼給眾人看:“看到沒!我的手機,我的解鎖密碼!”

    “不不!這是他剛才摸我的時候放進我口袋的,我是被冤枉的!”女孩哭著說道。

    鼻釘男笑著說道:“事實勝于雄辯!是你偷了我的手機,我現在懷疑你偷了我其他的東西,我要搜身檢查!”

    鼻釘男色瞇瞇的看著女孩凹凸有致的身材。

    女孩害怕極了,向周圍的人求助。

    可剛才混混解開手機的一幕大家都看在眼里,不少人已經將女孩定為了小偷,有的人甚至還在翻自己有沒有丟東西。

    “真是惡心,身為女孩還偷東西。”

    “就是就是,我都為她感到丟人。”

    “趕緊送巡捕局吧,別在這裝可憐了。”

    不少穿超短裙的女孩你一言我一語的譏諷道,說的當事人百口莫辯。

    蒼術走出人群,來到女孩身邊對鼻釘男說:“我想你還沒有這個權利搜身。”

    聽到這話,鼻釘男不高興了,說道:“你從哪冒出來的,不會是這個女賊的姘頭吧,你是不是也偷了東西。”

    這話一出,剛才和蒼術站在一起的人紛紛翻找自己的錢包手機,發現沒丟后送了口氣。

    蒼術淡然盯著鼻釘男,說道:“你在胡說八道,信不信我讓你躺著離開這里。”

    “吆!還是個硬骨頭!”鼻釘男輕蔑的看了蒼術一眼,說道:“你敢對我動手?老子的兄弟們扒了你的皮!”

    話音剛落,從人群中閃出五六個不學無術的小混混,面帶嘲諷的看著蒼術。

    蒼術瞥了一眼,然后將女孩扶起來,說道:“別怕,他剛剛真得非禮了你?”

    “嗯,他一直在故意貼近這里的女生,尤其是穿裙子的。”女孩說道。

    穿裙子的?蒼術想到未來有一伙偷拍的家伙,他們在鞋面上或者包上挖一個小孔,里面按上針孔攝像頭。

    這種偷拍手法在現在這個時代不常見,畢竟深孔攝像頭還不普及,所以很少有人知道。

    知道的人少,但并不代表沒有。

    蒼術看向鼻釘男的鞋子,夏天竟然穿了一雙這么厚的旅游鞋,自信觀察后果然發現了一個反光的小孔。

    鼻釘男見蒼術無視自己,甚至還盯著自己看,不由的對兄弟們說:“上啊,打死這對小偷男女。”

    他們一看就是團伙作案,一人被抓其他人站出來撐腰,一般民眾當場就慫了。

    可惜,他們點太背遇到了蒼術。

    蒼術目光一凜,抬腿就是一記橫掃。

    鞋底均勻的扇在他們臉上,在空中轉體一百八十度后重重摔在地上。

    鼻釘男也不例外,臉上還有蒼術的鞋印,疼的哇哇直叫。

    “打人!小偷還敢打人!你們這些保安是吃白飯的嗎?來人啊,這些小偷太猖獗了,不僅偷東西還敢打人啊!”

    鼻釘男的哀嚎令周圍群眾有些動容,緩緩將蒼術圍在中央。

    一名路人說:“小子,你打人就不對了,還是趕緊自首吧。”

    “對啊,別再罪上加罪了。”

    周圍的人紛紛勸說蒼術自首,鼻釘男捂著臉笑道:“小樣,看你還能怎么辦!”

    蒼術抬起手凌空虛壓讓眾人安靜,周圍的人立即閉嘴,聽蒼術要說什么。

    “首先我要說的是,我跟這位女孩不認識,而且我跟她都不是小偷。”

    “其次,這個鼻釘男正如女孩所說的,他混在人群里就是為了威脅女性。”蒼術提高音量說道。

    眾人面面相覷,對蒼術的話卻不怎么相信,因為鼻釘男剛才是真拿出證據來了,蒼術只是口說無憑啊。

    鼻釘男見到眾人還是站在自己這邊,得意的說:“別白費力氣了,你有什么證據說明我摸了她啊,沒有證據一切都是白扯!”

    蒼術笑了笑說:“證據當然有啦,而且就在你自己身上。”

    “什么?”鼻釘男心中一緊,下意識收了收右腳。

    蒼術繼續說道:“你一直貼在穿裙子的女性身邊是為了偷拍裙底吧,而且用的還是針孔攝像機。”

    鼻釘男額頭滲出汗水,緊張的辯解道:“你……你在胡說什么!我手上空空如也,哪有你說的什么針孔攝像頭。”

    “我又沒說在你手上,你緊張什么?”蒼術指了指他的又鞋說:“你敢不敢把鞋脫下來!”

    鼻釘男被嚇了一跳,他怎么知道鞋子上有攝像頭的,這種手法在圈子里才剛剛興起啊。

    “憑什么!我的鞋子能有什么問題!”鼻釘男心虛的辯解道。

    保安見狀,走過去說道:“這位先生,請你把鞋子脫下來讓我們檢查檢查。”

    “不行!我不同意!”鼻釘男拒絕道。

    “那就只能得罪了!”保安也懶得廢話,兩三個人直接強制脫下了男子的鞋子。

    “嘶!!”

    頓時,大廳響起陣陣倒吸冷氣的聲音。

    只見保安在男子的鞋子里發現一枚米粒大小的攝像頭,還要一節電池和通電的電線。

    蒼術說道:“這上面應該有內存卡,把卡拿下來插到手機上一看便知。”

    保安立即照做,果然在手機畫面中出現了第一個女生的裙底。

    保安們立即切斷了畫面,畢竟這牽扯到個人隱私。

    現在所有的穿裙子的女生臉色蒼白,尤其之前開口諷刺的女孩緊緊捂著自己裙擺,她們記得這個鼻釘男剛才就緊貼著她們!

    “報警!報警把他們抓起來!”現場女性群情激奮,恨不得一人一口咬死這幾個人。

    “我看你們誰敢!”鼻釘男突然大聲說道:“老子在安城的灰色地帶可是有勢力的人,我們進去頂多關兩天,等我們出來你們就等著報復吧!我記住你們了,尤其是你!”

    說著,鼻釘男還特意指了指蒼術。

    鼻釘男這么一威脅,所有人都緊張起來,頓時都啞巴了。

    這時,人群外圍涌過一群人。

    “讓開讓開,豪哥來了!”

    “別擋道!讓豪哥進去!”

    蒼術看到,張志豪緩緩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