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三章凄慘的馮海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三章凄慘的馮海

    剛剛接到邀請函的一瞬間唐燕還以為自己眼花了。

    唐勇怎么會突然接手了馮氏集團呢?

    “哥,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難道他們把馮海殺了,強行霸占了他家的公司?”

    唐燕突然很害怕,她恨自己的父母跟弟弟決心以后不見面當個陌生人,但她并不希望父母會出事。

    蒼術揉了揉唐燕的頭發,有些好笑的說:“馮海又不是路邊的流浪狗說殺就殺,這里面肯定發生了一些事情,你別擔心我去幫你打聽打聽。”

    蒼術也想不明白,馮海會是那種為女人拋棄一切的人?就算馮海愿意他的家人肯定不同意。

    思來想去只有找到馮海才能問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蒼術給張志豪打去了電話,灰色勢力的人遍布全安城,找一個馮海就跟玩一樣。

    沒過多久,張志豪就打回電話來,說道:“蒼先生,馮海一家目前租了一間房子,日子過的相當凄苦,如果您要見他我這就把他抓到酒吧。”

    “不用麻煩了,你陪我去一趟吧。”蒼術說完掛斷了電話。

    馮海竟然淪落到租房子為生?蒼術對這個結果是相當意外,唐妙有這種能力?

    “燕燕,我出去見一下馮海,你乖乖在家。”蒼術輕柔的吻在唐燕的額頭。

    唐燕經過一天的修養,走起路來還是有點疼,她將蒼術送到門口:“哥,你小心點。”

    “放心吧,你哥可是從五樓跳下來的男人。”蒼術擺擺手讓唐燕回去休息。

    這一幕像極了妻子送丈夫出門的畫面。

    按照張志豪給出的地址,馮海目前在安城老城區一處居民樓內。

    蒼術來到居民樓后著實被下了一跳。

    眼前的建筑都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吧,漆黑的樓道,石灰沙的墻面。

    馮海住在這?過去的安城第一紈绔會屈尊住在這?

    看來馮海真的是黔驢技窮了,但凡是有一點錢他都不可能住在這種環境里。

    “很意外吧,我剛到的時候也被嚇了一跳。”張志豪不知什么時候也到了。

    蒼術點點頭說:“是被嚇到了,馮海家到底發生了什么?”

    “不清楚,好像得罪了不得了的大人物。”張志豪也說不清,這件事牽扯的人物比他要厲害多了,想打聽也打聽不到。

    在這瞎猜只是浪費時間,還不如找上門去問個清楚。

    402是馮海家租的房間是居民樓的頂樓,對于老式的居民樓來說頂樓算是最次的房屋了。

    砰砰砰

    張志豪叩響房門,里面傳出一個男人略帶恐懼的聲音:“誰……誰啊。”

    “張志豪。”

    張志豪直接自報家門。

    屋子里隱隱約約傳出爭吵的聲音,這種老式的居民樓隔音效果一般相當差。

    “張志豪怎么會找上這里?我們沒有得罪他啊。”

    “馮海,是不是你在外面惹了張志豪的人?”

    “爸,媽,這次真的不是我,我和張志豪無冤無仇的惹他干什么。”

    張志豪聽到對話連忙再次開口:“我不是來找麻煩的,只是很意外馮家遭遇了什么,是不是安城又來了新的勢力。”

    屋子的爭吵聲立即停了下來,片刻之后一個頹廢的中年男人打開了門,他就是馮海的老爸。

    “張老板請進。”馮海老爸看起來很憔悴,烏黑的眼眶應該是幾天沒有睡覺了。

    一進屋,鋪面而來的就是一股發霉的味道,馮海一家應該正在吃飯。

    破舊不堪的餐桌上擺著一瓶辣椒醬,剩下的就只有饅頭。

    一家三口已經淪落到吃辣椒醬的地步了?

    “蒼術!你怎么也來了!你是來看我笑話的嗎!滾!給我滾!”馮海看到蒼術后情緒立馬激動起來,壓抑許久的負能量終于爆發了。

    馮海想沖過來將蒼術趕走,卻被父親一巴掌扇倒在地。

    “畜生!我們淪落到這種地步不都是因為你!你現在還敢得罪人!”馮海父親雖然沒了一切,但眼力勁還是有的。

    剛剛一進門他就發現張志豪隱隱是以蒼術為尊,可見這個年輕人很不簡單。

    他們這會是最落魄的時候,需要有人幫扶哪怕是過去的敵人,再說了馮海和蒼術只見也沒有生死大仇。

    蒼術開口說:“馮海,我今天來不是找你吵架的,我想問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唐妙對你們家做了什么。”

    一聽唐妙,馮海一家三口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

    “別跟我提那賤女人,吃里扒外的東西!”馮海咆哮道,指甲因用力過猛而深深嵌入肉里。

    蒼術見馮海情緒極其不穩定,然后問向馮海父親:“你來說,到底發生了什么。”

    “吸呼”馮海父親深呼吸兩口,緩緩說道:“唐妙這個女人不知道什么時候搭上了順天制藥的二把手鄭強,也不知道她跟鄭強說了什么,鄭強前幾日帶著人直接沖到我們家里威逼我們,不得已我們只能拋棄一切保命……”

    馮海父親用簡短的語言將這幾天的經過說了一遍,還在手機上搜索出了順天制藥的資料,上面正好有鄭強的照片。

    蒼術聽到鄭強的名字然后再看到手機的照片,頓時打了一個激靈。

    “怎么會是他?”蒼術很意外,上次在紅色溫情鄭強口口聲聲說任務失敗徐家不會放他的。

    可看情況鄭強明明過得很滋潤,還跟唐妙搭上了線。

    蒼術連忙出手機詢問陸老:“陸老,您知不知道順天制藥的幕后是誰?是徐家嗎?”

    “不是,順天制藥跟徐家沒有任何關系。怎么了?”陸老問道。

    “有點麻煩,上次來的高手我以為是徐家派來的,看來我和伍甘一都被耍了。陸老您能幫我查一下順天制藥的幕后嗎?”蒼術感覺到自己好像被人算計了,想讓自己將仇恨轉移到徐家身上。

    到底是誰呢?難道是徐家的仇人?

    馮海的父親就在一旁聽著,心中震驚不已。

    這個年輕人竟然和陸老有關系,而且聽語氣還是很要好的樣子。

    馮海父親一咬牙普通跪在蒼術面前,五體投地的說道:“蒼先生,我懇請您幫幫我!幫我奪回公司!”

    蒼術冷眼說道:“我為什么要幫你,而且我和馮海好像還有仇。”

    馮海父親聞言拉著兒子并硬生生將兒子的腦袋按在地上:“蒼先生,是我管教不嚴讓馮海沖撞了您,您與我兒只見并無深仇大恨,請您原諒馮海,您如果奪回我的公司我愿意奉上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呵呵,沒興趣。”蒼術轉身就要走,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說實話蒼術已經不看在眼里了,再說了公司早就不屬于馮家了,蒼術奪回來為什么要再送給馮家。

    “等一下!”馮海父親一咬牙,說道:“只要您能趕走唐妙,我做什么都行!”

    他實在咽不下這口氣,被一個女人坑成這樣,死都不甘心。

    蒼術停下腳步說:“什么都行?”

    “什么都行!”馮海父親堅定的說道。

    蒼術緩緩開口:“如果公司奪回來,我只聘用你管理呢,定期給你開工資。”

    馮海一家愣了,也就是說公司不再姓馮而是姓蒼,他們一家也只是給蒼術的打工者。

    “不行!公司本來就是我們家的。”馮海第一個不同意。

    “可你們現在什么都沒有,就算奪回來也是我的公司!”蒼術冷冷的說道。

    “你……”馮海啞然,是啊,他們手里一張牌都沒有怎么和蒼術談條件。

    馮海父親沉默良久,最終擠出一句:“好!我答應蒼先生!”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