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三章徐志安的將計就計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三章徐志安的將計就計

    “王總?”服務人員喃喃說道。

    身為會所停車場管理人員,牢記泉濟城大人物的長相是基本功,為的就是給這些大人物更好更優質的馬屁。

    服務人員沒有聽清王濤父親說的什么,只隱約聽到車子什么的。

    或許是替兒子討公道來的吧,畢竟王濤跑車的前擋風玻璃也被砸了。

    服務人員想著,趕緊上前說道:“王總,王濤少爺的車子在這,只是玻璃裂了不是大問題,王濤少爺已經報仇了,對方的車子被砸成了廢鐵。”

    “廢鐵?有多嚴重?”王濤父親心里一緊,他只在電話里聽兒子說砸了一位大人物的車子,沒說砸成了什么樣。

    他一直覺得就是幾個凹痕或者是玻璃碎了呢。

    服務人員有點納悶,王總怎么先關心別人的車子呢?不是應該先關心兒子的車嗎?

    王濤父親來到蒼術和沐小蝶身邊,看到廢鐵般的奧迪車,不禁深深吸了口冷氣。

    就這破碎程度,蒼術不記仇就不錯了,討好巴結連門都沒有了。

    “王總,我已經教訓過這兩個不開眼的家伙了,得罪了王少膽子實在是太大了。”服務人員討好似的說道。

    王濤父親一腳踹在服務人員的肚子上,這他娘的不是在給自己拉仇恨嗎?自己花費了大價錢才平息了蒼術的怒火,差點毀在一個小人手里。

    服務人員感覺胃里一陣翻涌,腦子一片空白:“王總,您這……這是為什么?”

    “你他媽的才是不開眼的家伙,蒼術先生是你能教訓的?趕緊給蒼術先生磕頭賠罪。”王濤父親冷聲道。

    服務人員腦袋里回蕩著王濤父親的話,如同被雷電劈中艱難的看向蒼術,表情驚恐萬分。

    難道……難道這個人不是沐小蝶的經紀人?這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是了,不然王濤的父親不可能這么卑躬屈膝的。

    “蒼少,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是我狗眼看人低,您就把我當一個屁給放了吧。”服務人員肝膽俱裂,連王總都要低聲下氣的,他就算把命配上都沒資格在蒼術面前嘚瑟吧。

    蒼術來著也不是耍威風的,擺擺手說:“車在哪?我們這就回家。”

    “車在會館門口,所有手續齊全您直接開走就是,這是鑰匙。”王濤父親恭敬的將鑰匙遞給蒼術。

    蒼術直接扔給沐小蝶,說:“白給你換了輛車,回去你繼續當司機吧。”

    “沒問題!蒼術大老板。”沐小蝶欣喜的接過鑰匙。

    回到家已經是十點多。

    家人已經都睡了,蒼術躡手躡腳回到自己的房間,唐燕已經在蒼術床上睡著了,簡單洗漱一番之后就上床將小丫頭摟進懷里。

    “唔哥,你回來啦。”唐燕睡眼惺忪的說道。

    蒼術嗅著小丫頭好聞的體香,說:“嗯,今天收獲不小,我這里有一億多的資金,你明天幫我轉進公司的賬戶統一規劃。”

    唐燕崇拜的說:“哥,你真的好厲害,一晚上就賺了這么多錢。”

    “厲害嗎?”蒼術壞笑說:“我還有更厲害的呢。”

    唐燕俏臉一紅,羞澀的嘟囔一句:“哥,你真討厭。”

    ……

    蒼術這邊幸福無限,徐杰每到夜晚就空虛寂寞冷。

    “可惡,老子受不了了,這什么時候是個頭啊。”徐杰猛然起身,自從成年后他就沒有自己睡過覺,身邊那次不是相陪?

    “徐杰。”徐志安推開兒子的房門,不含一絲感情的說道。

    徐杰對父親還是很懼怕的,從小到大徐志安對他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他縮了縮頭說:“爸,這么晚了,你怎么過來了。”

    徐志安拉過一張椅子坐下手中把玩著玉蟬,說道:“我聽你奶奶說廣告的事情沒談成?是因為蒼術插手了?”

    “嗯,蒼術說直接美妝、零食之類的廣告,怕影響節目在觀眾心中的定義。”徐杰老老實實的回答。

    徐志安點點頭:“他說的沒錯,你要是有蒼術一半的聰明,咱們徐家早就是青州第一了。除了這些,蒼術還說什么了?”

    “他還問了順天制藥和咱們徐家的關系。”徐杰說道。

    咔嚓

    徐志安手中的玉蟬被捏成了兩半,問道:“你怎么說的?”

    “當然是實話實說啊,咱們和順天制藥確實沒關系。”徐杰頓了一下,哀求道:“爸,你去幫我求求蒼術吧,我已經快一個月沒碰女人了,只恢復我男人的功能就行,我不在乎什么香火傳送。”

    “沒出息的東西!我看給你禁欲也好,簡直就是廢物!還不如蒼術的一根腳趾頭!”徐志安憤憤的離去。

    面對徐志安的指責,徐杰嘟囔道:“哼,我還是你親生兒子嗎?對蒼術評價這高。”

    徐志安離開兒子房間后直接回到了自己房間,第一件事就是撥通鄭強的電話。

    “喂,上次蒼術找你,你有沒有說漏嘴自己是順天制藥的人?”徐志安問道。

    鄭強打了一個激靈,對方的聲音通過電話都能感覺到寒冷,恐怕自己說錯一個字下場就是死。

    “沒有!我自始至終都說自己是徐家的人。”鄭強堅定的說道,他說的也沒錯,那天他的確沒有透露出一點關于順天制藥的消息。

    徐志安聽到鄭強堅定的語氣,疑惑的說:“奇怪,蒼術為什么要問徐杰順天制藥和徐家的關系呢?”

    “老板,難道是蒼術懷疑了?”鄭強說道。

    徐志安沉默了良久,緩緩說道:“他應該是想通過徐杰試探順天制藥的態度,鄭強你接下來就明目張膽的對付徐妙涵,就讓蒼術以為順天制藥和徐家有關系。”

    徐志安果然不是省油的燈,轉眼間就明白了蒼術的用意,那他剛好就來個將計就計。

    “蒼術,希望你這把刀能夠幫我成事。”徐志安掛斷電話后淡淡的說道。

    經過一晚上的甜蜜,唐燕第二天的氣色非常好,除了走路時還有點痛。

    蒼術也苦惱啊,似乎自己的身體又被強化了,昨晚又是唐燕求饒的。

    看來這世界上也有能耕壞地的牛啊。

    唐燕剛道南郊地產,就接到一個壞消息。

    好多業主反應,整個安城的裝修公司拒絕裝修南郊的樓房,這可極壞了買房的業主們。

    買了房子不能裝修,不就等于擺設嗎?

    唐燕安撫眾業主后,一一給安城知名的裝修公司打電話,不過都被對方婉拒了。

    這時,唐勇打電話來:“妹妹,是不是已經焦頭爛額了?有什么困難你可以跟哥說啊,咱們都是一家人,只要你求我我一定幫你解決困難。”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