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六章我來吧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六章我來吧

    正在辦公的徐妙涵被嚇了一跳,手上的文件都不小心劃了一道。

    剛想抬頭訓斥蒼術,就看到對方臉色陰云密布,這種憤怒她只有在上次自己中槍的時候見到過。

    “怎么了?”徐妙涵將手中的工作一扔,擔憂走到蒼術跟前問道。

    “唐燕被一個混蛋差點侮辱了,幸好被路過的張志豪阻止了。”蒼術看向徐妙涵說:“妙涵,我要趕過去殺了那個畜生,今天你自己在這工作吧。”

    徐妙涵一聽拿起包就往外走,焦急的說道:“還工作什么?走啊!燕燕都受欺負了我哪能坐得住。”

    蒼術一愣,沒想到視工作如命的徐妙涵這么擔心唐燕,他輕聲說:“謝謝你,妙涵。”

    “謝什么,我也早就把燕燕當成妹妹了。你別急,張志豪不是在哪嗎,不會出事的。”徐妙涵莞爾一笑,剎那間,如同冰封千年的雪原突然融化,溫暖至極。

    徐妙涵也是但心蒼術急壞了身子才破天荒的對蒼術這么溫柔,換做平時她才不會這么笑呢。

    看到徐妙涵溫暖進心窩的笑容,蒼術急躁的情緒穩定了許多,說道:“謝謝你,我們走吧。”

    包廂內,猥瑣老板被一群人逼在角落里一動都不敢動。

    他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被這樣對待,一時間有一種做夢的感覺,但對方是張志豪他也不敢造次,只不過他心里一點也不慌。

    來的人就算是比張志豪身份高還能高到哪去?

    能比唐勇高嗎?

    唐勇如今可是安城頂級的人物,雖然他有點狐假虎威的意思,但到了關鍵時刻他拿出唐勇肯定是能救命的。

    這不能怪猥瑣老板沒有眼界,他被稱為老板說到底也就是個搞裝修的,能接觸的最高勢力也就是唐勇這一層次,上一次連唐勇舉辦的新聞發布會他都沒資格去,所以更深次的圈子他們聽都沒聽說過,比如說在泰山腳下養老的陸義。

    “我可是為唐勇辦事才被打的,到時候唐勇看我可憐說不定還會多補償我幾百萬,嘿嘿,挨頓打賺幾百萬也不虧,只不過沒機會品嘗這么絕色的女人了,可惜,如果張志豪晚到十分鐘,不!晚到一分鐘這鍋生米我就煮成熟飯了。”猥瑣男子還在為沒有占有唐燕而惋惜著,殊不知他的生命已經了倒計時。

    徐妙涵載著蒼術一路飛奔,當中有幾個紅燈她也沒在意就直接沖了過去。

    來到包廂,所有人先是看了看蒼術,目光緊接著就被徐妙涵所吸引。

    又是一個風格不同的絕色女子。

    猥瑣老板也看到了蒼術,就是這小子?

    這就是傳說中的大人物?別開玩笑了,猥瑣老板心情頓時放松下來,這樣的毛頭小子應該連血都沒見過,更不會對自己下毒手了。

    唐燕見到蒼術,滿心的委屈與恐懼終于有地方宣泄了,抱著蒼術就失聲痛哭起來。

    哭聲那叫個撕心裂肺,包廂里其他的人聽到都動容,這個混蛋到底對這個小做了什么?

    剛才動手的幾個人后悔沒有再多揍幾下,沒有下手再狠點。

    蒼術緊緊摟著唐燕,心里的殺意更加高漲,該死的,竟然讓唐燕哭的這么兇。

    “燕燕,沒事了,沒事了。”蒼術溫柔的撫摸著唐燕的腦袋,輕輕的說道:“你跟妙涵先回家,我幫你報仇。”

    徐妙涵也知道接下來的一幕恐怕不宜讓她們這些女生看到,便從蒼術懷里接過唐燕。

    “燕燕,我陪你回家好不好。”徐妙涵語氣輕柔的說道。

    “麻煩你了,妙涵姐。”唐燕抽噎的說道。

    待二女離開后,蒼術殺意全開,這個包間如墜冰窖。

    猥瑣老板緊張的看向蒼術,結結巴巴的說:“你……你想干……”

    “我草泥馬!敢動我的女人!”

    蒼術走過去拎起椅子就砸了下去,直接將猥瑣老板的一條腿砸的血肉模糊。

    “啊……你不能……你不能打我,我是唐勇的人,我這么做是唐勇授權的。”猥瑣老板趕忙搬出自己的靠山,他錯了,徹徹底底的錯了!

    這個年輕人真的要殺了他。

    “唐勇?”蒼術咬牙切齒的說道:“別說一個唐勇,就算是一萬個唐勇今天也別想救你!”

    砰!

    蒼術又拎起一張椅子砸了下去,這次是另一條腿。

    “啊!啊啊啊!!”

    蒼術對張志豪說:“豪哥,幫忙把這家店清場,所有的錢我來付。”

    猥瑣老板叫聲太大,還是清場為妙。

    張志豪點點頭,讓一名手下去辦,這種事對于他來說小菜一碟。

    “你們說說,今天唐燕找你們到底什么事。”蒼術不慌不忙找了張椅子坐下,詢問在場的其他老板。

    這些老板早就被蒼術兇狠的一面嚇壞了,一五一十的將所有事情說了一遍。

    聽完后,蒼術冰冷的說:“這么說,你們見死不救了?”

    “……我們不想得罪唐勇……”老板們小聲翼翼的說道。

    “呵,我理解你們的難處,可我不原諒你們。”蒼術說道:“每人打斷一條腿,然后永遠不能開裝修店!”

    張志豪抬抬眼皮示意手下按照蒼術說的做。

    “是這只手摸得燕燕吧。”蒼術再一次將目光轉向猥瑣老板。

    “我錯了……我真的該死……放過我!”猥瑣老板驚慌失措的說道。

    “之前燕燕也是這么求你的,你放過她了嗎?”

    說著,蒼術拿起一只筷子,右手就這么一甩。

    猥瑣老板只看到一道閃電從眼前晃過,之后他猛然發現自己的右手像是被狙擊槍近距離射擊過,連疼痛感都沒有了。

    張志豪怕蒼術就在這殺了人,連忙走上前去說:“別在這動手,不好處理。”

    “好,換個地方。”蒼術淡淡的說道。

    “我動手吧,這種事我比較有經驗,保證干干凈凈。”張志豪說道。

    短短幾句話,猥瑣老板心驚不已,自己的命運這是被定在了死刑架上?ァ78中文ヤ~⑧~1~ωωω.7~8z~w.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他或許對蒼術還抱有一絲幻想,以為蒼術發泄夠了就不會殺自己,就算是四肢都廢了以現在的醫學技術也還是有治好的可能。

    可這話由張志豪說出來味道就不一樣了。

    張志豪能穩坐安城這么多年就是以心狠手辣著稱,說殺就一定會動手。

    “豪哥,豪哥我錯了,我愿意把所有的錢都給你了,我錯了!”猥瑣老板四肢癱在地上起都起不來,只能像咸魚一樣撲騰掙扎。

    “豪哥,我背后真的是唐勇,你不能因為這個年輕人就得罪唐勇啊。”猥瑣老板說道。

    張志豪冷笑說道:“你還記得不久之前我被人堵在自家酒吧的事情嗎?”

    “記……記得。”猥瑣老板先是一愣,緊接著露出驚恐的表情。

    難道上一次堵張志豪的是……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