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八章巨虧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八章巨虧

    唐勇上任之后,整個公司的管理人員幾乎全部換成了唐家親戚。

    鄧巧何娘家那邊的親戚離得較遠,而且鄧巧何在忙著當闊太太哪有時間去通知娘家的那一幫窮親戚。

    每天去做做美容、逛逛街、打打麻將,日子不知道有多逍遙。

    所以,鄧巧何的娘家人那邊根本不知道唐家發生的大事。

    在看唐家這邊,兩三天內有的換了新房,有的買了新車,這錢來的相當輕松。

    這一筆幾千萬的大單,將整個唐家人口袋喂得飽飽的。

    每個人都會在自己負責的崗位上狠狠撈一筆,可想而知后期成品將會有多么山寨。

    鄭強的辦公室。

    “強哥,我把那筆幾千萬的訂單給我弟弟做了,你不會生氣吧?”唐妙膩在鄭強懷里嗲聲嗲氣的說道。

    鄭強一愣,疑惑的問道:“是我辦工桌上的那個?”

    “嗯嗯,我看著你還沒找下家,反正也是機器的零件加工,給誰都一樣還不如給我弟弟呢。”唐妙說道。

    “話是這么說沒錯,但這個單子對公司非常重要,我哥親自下達的命令,你弟弟能做好嗎?”鄭強擔憂的說道,那個唐勇怎么看也不像是能成大事的人物。

    唐妙貼在對方懷里,手指不停的在鄭強身上畫圈圈,溫聲細語的說道:“沒事的強哥,馮家這公司的制造水準在青州都能排的上號,制作這些零件沒問題,我弟不是把公司整個接管過來嗎,生產水平和以前沒什么差別。”

    “好不好嘛。強哥,難道你不疼人家了嗎?寧愿這筆錢流到外人手里嗎?”

    唐妙能十分精準的拿捏住鄭強對女人的喜好,只要一撒嬌一點小小的誘惑,鄭強絕無反抗之力。

    果然,鄭強被唐妙一膩歪,骨頭都酥了。

    “好好,你說了算!讓你弟弟放手去干,都是一家這單子的錢我就讓財務先打過去。”

    說著,抱起唐妙走進了辦公室的私人臥室當中。

    唐勇的零件公司剛接到單子,第二天蒼術這邊就得到了消息,而且連公司進購的劣質鋼材的消息都打聽到了。

    蒼術對著電話說:“好,我知道了,這次真的麻煩您了陸老。”

    “不麻煩,唐勇跟本不會管理公司,現在他的公司松松垮垮的跟海綿一樣,公司管理層全是沒有眼界的自家親戚,一頓酒席就把想知道的話套出來了。”陸老笑著說道,說實在的他都沒想到會這么容易。

    唐家人跟白癡一樣,根本不知道商業活動是要保密的,一個個還跟中大獎一樣到處宣傳。

    蒼術一樂,說道:“本來就是一些地痞流氓,成不了大事,那就麻煩陸老繼續幫忙盯著了。”

    “沒問題,被你治好后我感覺整個人都年輕了,剛好找點事情干。”陸老在家也是閑的難受,能幫蒼術點忙他也是很樂意的,尤其是這種像是搞諜戰一樣的活動,讓他想起了當年戰場的生活。

    掛斷電話后,蒼術對唐燕說道:“有沒有興趣當個董事長玩玩?”

    “什么?”唐燕一時反應不過來。

    “唐勇上位后吃喝玩樂,馮家打下的那點底子很快就要敗光了,而且他還接了順天制藥的單子,擅自將耐磨鋼換成了劣質鋼材,恐怕要不了幾天就會被順天制藥發現,不僅賺不到錢還會陪一大筆的違約金。”蒼術簡單的說了一下這段時間打聽到的消息,更詳細的報告也有,這里蒼術就沒說反正唐勇也囂張不了幾天了。

    “既然是順天制藥的單子,就算生產不好鄭強也不會怪罪唐勇吧,我姐……唐妙一定會阻止鄭強的。”唐燕還想稱呼唐妙為姐姐,可是想了想還是直呼其名較好。

    蒼術搖搖頭說:“鄭強做不了主,他只是個二把手,真正當家的是鄭賓,鄭賓可不會在乎唐妙。而且這個單子對順天制藥好像特別重要,別指望鄭賓能往外一面。”

    “到時候鄭賓將違約金一拿,唐勇的公司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樣起連鎖反應,最后肯定是要向銀行抵押公司還債,這時候我們就能直接將公司買下來了。”

    蒼術說的很簡單,有時候做生意就是這樣,別看一些公司外表有多么風光,其實他們每一步都是在鋼絲線上行走,稍有不慎就會墜落深淵。

    收購公司可以找銀行打個招呼,直接給錢就行。

    唐燕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她倒是希望唐家人能過普通的生活,經商對他們來說太勉強了。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終于在第三后,唐勇的公司將第一批成品零件送去了順天制藥。

    當然,運輸方面也被當初那個夸下海口的親戚搜刮了一層油水。

    雇來的車隊也都是搞私人運輸的,這種私人貨車什么貨物都裝一點也不衛生,上一批貨物拉的是一群豬,現在車廂里還有一層厚厚的豬屎呢。

    這批零件可是要安裝到制藥廠去的,這種環境下生產出來的藥真讓人不放心。

    由于鄭強的關系,零件運來之后沒有過安檢,直接安裝進了生產線上。

    嗡,一陣轟鳴聲響起。

    生產線換上新零件重新開始生產。

    “強哥,我說的沒錯吧,我弟弟看起來雖然不咋樣,但辦事還是很靠譜的。”唐妙摟著鄭強的胳膊,喜笑顏開的說道。

    鄭強一直懸著的心也終于放了下來,擦去額頭的冷汗說道:“還好沒出事,這次你弟弟做的不錯,等過段時間我在給他一個單子。”

    “強哥真好么啊”唐妙在鄭強油膩的臉上親了一口。

    兩人就這樣放心離開了生產線。

    像制藥廠這種的生產線一旦開機二十四小時都不停的,對機器零件的損耗非常大,所以當初定制的時候特意囑咐要耐磨鋼。ァ78中文ヤ~⑧~1~ωωω.7~8z~w.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而劣質鋼制作的零件……

    當天晚上,工人們照常上班生產藥品,剛上工的師傅聽到機器里傳出雜音正想過去看看。

    砰!

    只聽一聲巨響,之后從機器里飛出半塊齒輪,整個流水線緊急停止工作。

    更可怕的是,第二天專業人員在現場進行檢查后竟然發現了大量細菌,所有制作藥品的原材料全部污染了。

    這損失……沒法估量了。

    “該死!該死!該死!你不是說唐勇不會出錯嗎?這下完了,我哥一定會殺了我的。”鄭強急的在辦公室了來回踱步,如今整個生產線全部停產,還要進行全面消毒。

    一來二去,沒有十天半個月別想開工了,停工的時間不知道要損失多少錢。

    唐妙有些不知所措的說:“強哥,現在怎么辦啊,你哥哥不會去找唐勇的麻煩吧。”

    鄭強冷哼一聲:“能去找他的麻煩最好,那就不用找我了!唐妙我提醒你,這一次你想活命就把自己摘的干干凈凈,我哥不問你就什么都不要說,不然就是我也沒法救你。我告訴你,我哥真會殺人的。”

    對于唐妙,鄭強還是有一絲的不舍,這女人真的很符合他的胃口。

    “……嗯,我知道了。”

    唐妙還是有些緊張的問道:“那……那你哥哥殺唐勇怎么辦?我可就這一個弟弟啊,我們唐家還指望他延續香火呢。”

    “不知道,也許會也許不會。”鄭強現在自身都難保,哪有功夫去擔憂唐勇。

    唐妙更緊張了,剛要開口辦公司的大門被人一腳踹開。

    “鄭強!看你做的好事!”鄭賓怒氣沖沖的一把掐住鄭強的脖子,惡狠狠的說道:“你知道昨晚到現在損失了多少錢嗎?整整兩億!我不是叮囑過你這批零件非常重要嗎?你的耳朵是擺設嗎!”

    鄭強被掐的喘不過氣,艱難的說道:“哥……這……這不關我的事啊……是生產商的問題,我早就把生產的注意事項給他們了。”

    “生產商是誰?”鄭賓眼中閃爍著伶俐的光芒,寒聲問道。

    躲在角落里的唐妙只是聽到這個聲音就全身發寒。

    “是……是以前的馮氏零件制造,現在是唐氏。”鄭強說道。

    鄭賓聞言松開手掌,緩緩說道:“這件事你去處理,讓這個唐氏給我三倍補償!不然我就宰了他!”

    說完,鄭賓就離開了,走的時候還看了一眼角落里的唐妙。

    唐妙打了寒顫,太可怕了。

    而此時的唐勇還不知道自己總裁夢已經到頭了,還在悠哉悠哉的享受人生。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