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九章雞飛狗跳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三十九章雞飛狗跳

    “強哥,真的要我弟弟拿出三倍的賠償嗎?那可就是六億啊,整個公司都得賠進去。”唐妙不甘心的說道。

    好不容易才弄來一個公司,哄得家人對自己的態度變得非常好,轉眼間就沒了。

    鄭強說道:“知足吧,我哥這次沒要你弟的命就算是萬幸了,趕緊通知你弟,讓他籌錢。”

    其實鄭賓這次也是缺錢了,徐志安剛剛給他下達了命令繼續向徐妙涵動手,找的高手要比伍甘一厲害。

    可全安城就伍甘一一位八品高手,比他還厲害豈不是九品?

    這種高手哪是說請就請的,放在青州也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

    請九品高手殺人,那當真是拿金山銀山往里砸。

    沒想到就在這種急需要錢的時候公司還出了這種事,算算賬虧損的有點多啊,所以鄭賓才提出要唐勇賠償三倍的損失。

    唐氏零件制造廠這邊。

    唐勇他們接到姐姐的電話后慌張不已。

    “姐,你別嚇我,六億的賠償太多了。”唐勇說道。

    唐妙勸說道:“弟弟,別在乎錢了,這事本來就是你不對,為什么不安工藝生產呢?”

    “我……”唐勇剛開口,一旁的鄧巧何不干了。

    “不給!一分錢都不給!”鄧巧何扯著嗓子喊道:“憑什么給這么多錢!鄭強不是公司二把手嗎,你怎么不去勸自己的男人大度點,反倒跟我們這邊要錢?你這還沒出嫁呢,你就胳膊肘往外拐了?”

    “媽,這可不是一筆小錢,六億啊!而且這事強哥說了也不算了。”唐妙有些委屈道,怎么又成了我的不是。

    鄧巧何冷笑道:“放屁,鄭強是順天制藥的副總裁,他的話能不作數?我說唐妙,你是不是也跟唐燕那死丫頭一樣,想造反啊!這個單子是不是你故意給你弟弟的,想害我們?”

    “媽!你怎么能這么說呢?我是真心想給小勇賺錢的機會。”唐妙真是委屈的要死,自己好心好意把單子給你們,最后自己反倒成了惡人,這世界上哪有這樣的道理。

    “賺錢的機會?”鄧巧何冷笑:“那你為什么不讓鄭強直接給小勇幾千萬呢?這些錢對他來說不是問題吧。”

    唐妙覺得自己胸悶氣短,像是被一塊大石頭壓著,她有些生氣的說道:“不管你們信不信,這次事情很大,如果小勇拿不出錢,強哥的哥哥,也就是順天制藥的總裁鄭賓會殺了小勇,這不是玩笑!”

    說完,唐妙就掛斷了電話,希望父母能聽自己的勸告吧,公司雖然沒了可自己還在鄭強這,總還是有機會的。

    唐勇弱弱的對爸媽說:“媽,爸,怎么辦啊,我感覺姐不像是在開玩笑,我們還是給錢吧,我可不想死。”

    鄧巧何這次也感覺出唐妙語氣中的凝重,說道:“把所有的親戚都叫來,咱們開個會。”

    會議室里,眾人聽說事情后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賠償六億,這對自己的工資會不會有影響啊。

    “咱們公司還有多少錢?表叔,你是財務部長,你應該知道吧?”唐勇問道。

    眾人將目光齊齊轉向表叔,只見對方傻不拉幾的搖搖頭說:“我上哪知道去,我就是一個初學文化。”

    “!!!”

    所有人都驚了,財務部長才初中文化?這他娘的搞笑吧!

    唐勇瞪著眼睛癡癡的說:“表叔,你……你不是說自己做過會計嗎?所以我才給你財務部長的職位。”

    “對啊,我上街賣菜的時候就是自己算賬啊。”表叔大言不慚的說道。

    “臥槽!”

    唐勇真想大耳刮子扇死對方。

    沒辦法,只能緊急讓財務部真正的會計加緊核算公司可以支配的資金,一個小時后終于出了結果。

    “唐董,公司流動資金還剩一千萬兩百萬。如果將公司賣給銀行差不多能有六億,不過同時也宣布公司破產。”會計將核算結果投影到屏幕上。

    還剩一千多萬?怎么可能!

    這下,眾人徹底驚慌起來,好日子還沒過幾天公司怎么能倒呢?唐家親戚幾乎都辭去了以前的工作跑到這里來上班。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這段時間的奢侈生活改變了他們的心態,已經做不了以前的工作,或者說低于現在收入的工作他們已經看不上了。

    “唐勇,這單是你接的,必須要你來解決!公司不能倒閉!”

    “對,我們不能失去這里的工作!你在接單子的時候就不能動動腦子嗎?這不知道就你這樣的人怎么當上的董事長。還不如把位置讓給我呢。”

    “唐勇,你真的太蠢了,你這是要害死我們啊,你要害死唐家所有人啊!”

    親戚們一個個咬牙切齒的看著唐勇,當初在新聞發布會一口一個青年才俊叫著,一口一個唐家最出色的人才夸著,這會所有人都在唾罵唐勇,發泄心中的不滿。

    “你們說夠了沒有?”唐勇一拍桌子,語氣陰冷的說道:“你們這幫廢物有什么資格說我!要不是我,你們還在菜市場買菜呢!還在工地搬磚呢!現在出事了一個個都來指責我,難道你們就沒事?”

    “唐勇!你眼里還有有沒有尊卑,你就是這么跟長輩說話的?”

    當一些人理虧的時候就是喜歡那輩分壓人,可唐勇是那種尊老愛幼的人嗎?

    他指著說話的親戚說:“別他媽跟我講什么尊卑!我記得原材料是你負責的吧,你說過鋼材你有門路,可你進的貨都是一些殘次品,就是用這些殘次品制作出來的零件才出的事!”

    “我……我……”負責原材料采購的親戚頓時沒話說了。

    唐勇接著對另一個親戚說道:“還有你!運輸的車輛是你找的吧,上面全是細菌!這才導致順天制藥所有的藥品材料被污染,這才是賠償的重點!”

    “這不能怪我!誰讓你當初把運輸商給得罪了呢,我能找到車就是萬幸了!”

    “對對,歸根究底還是你當初嘴賤,把兩位大老板給得罪了,唐燕說的沒錯,你真不是當領導的材料。你看人家唐燕把公司管理的多好。”

    聽到這話,唐勇肺都要氣炸了,唐燕那個婊子,憑什么能跟他比!他可是唐家根紅苗正的長子!

    “好!你們夸唐燕是不是?那你去找她啊!去啊!她給過你們什么?別忘了你們的一切都是我給的。”唐勇說道:“我真是瞎了眼把你們招進公司!滾蛋,都給我滾!把從公司里拿走的一切都還回來!”

    臺下的親戚一聽徹底亂套了,跟一群瘋了的斗雞一樣。

    “小畜生!你這是想趕我們走?唐勇!你也太沒良心了!”

    “你有什么權利趕我們,有什么權利收回我們錢,這些錢都是我們自己賺來的!你敢收回錢我就死這!”

    “列祖列宗!唐家不幸啊,出了這么一個孽障!祖宗啊,求你懲罰這個不孝子吧!”

    會議室雞飛狗跳的簡直比農村的雞圈還要亂,有破口大罵的,有跪地喊祖宗的,還有揚言要上吊的。

    正當會議室吵吵嚷嚷個不停的時候,有人來到了公司。

    蘇哲作為安城銀行的行長,今天一早就見到蒼術跟陸老,然后帶著兩人的指示來到這里。

    “唐董!安城銀行的蘇哲行長來了,他說能幫我們公司度過難關。”秘書推門進來。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