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九章解釋不清的謠言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四十九章解釋不清的謠言

    到目前為止,唐燕還是被蒙在鼓里。

    “主任,我到底做錯了什么,學校怎么會突然開除我呢?”唐燕眉頭緊皺的問道。

    教務主任說:“別裝了,在老師面前沒什么可裝的,你的事情都被人發到貼吧上了,你可以自己去看。”

    唐燕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從今天進校門開始所有人對她的態度就不一樣,易玲跟落落也說到了貼吧的事情。

    她連忙打開貼吧,關于自己的帖子正在被吧務頂置在首頁。

    看著充滿污言穢語的標題,唐燕手指哆哆嗦嗦的點開帖子。

    沒過多久,唐燕小臉就變得煞白。

    帖子上把她描繪成橫刀奪愛,破壞別人的戀情的小三,而且還是沖著對方金錢去的拜金女。

    人們最痛恨的兩種女性標簽直接貼在了唐燕身上,數千條的留言全是謾罵,甚至有的人咒罵唐燕全家去死。

    “看完了?影響這么壞學校也沒辦留你,簽字吧。”教務主任再三催促道。

    唐燕將手機收起來,說道:“我是不會簽字的,我沒有做過這些事為什么要被開除?而且,學校的教務處難道就憑貼吧的流言蜚語就草草定罪,難道不需要調查一下嗎?”

    整個暑假的鍛煉讓唐燕成長許多,如果是以前她肯定會哭泣著屈服,簽下字息事寧人。

    “你哪這么多廢話?這還用得著調查?趕緊簽字,別在這耽誤時間。”教務主任眉宇間有些不耐煩。

    他這么著急開除唐燕也是有原因的。

    一是收了王洪琴給的錢。

    二是不希望這件事捅到校長那邊,不管這件事是造謠也好,真的要好,一旦被校長知道了自己的年終獎恐怕就沒了。

    唐燕堅定的說道:“字我是不會簽的,我沒有錯!”

    說完就離開了辦公室。

    可是就算不簽字退學,如今唐燕在學校也是寸步難行,走到哪都被人戳脊梁骨。

    自己在宿舍的床褥等生活用品被王洪琴和一些義憤填膺的同學從樓上扔了下來。

    食堂打飯也被人惡意插隊,排了十幾分鐘也吃不上一頓熱乎的飯菜。

    所有的課程都被教務主任停了,就算唐燕去上課也會被老師趕出來。

    就這樣唐燕度過了開學的第二天。

    晚上在家,蒼母看到唐燕有點心神不寧的便問道:“燕燕,你怎么無精打采的,是不是剛開學太累了。”

    “啊……我沒事。”唐燕擠出一絲笑容,講學校的糟心事暫時拋在腦后。

    一旁的蒼術卻覺得沒這么簡單,晚上他問道:“燕燕,是不是學校發生了什么事?”

    唐燕蜷縮在蒼術懷里,搖搖頭說:“沒有,挺好的,剛開學就是有點累。”

    “真的?”

    “嗯,放心吧哥,我挺好的。”說著將身子再一次往蒼術懷里拱了拱,有點像受傷的小貓。

    蒼術沒再追問下去,他是行動派,不是那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人,有沒有事明天尾隨在唐燕身后去學校一探便知。

    夜里,唐燕早早就睡了過去,好像是做噩夢了小臉苦巴巴的。

    蒼術只好緊緊摟著她,這樣才能讓她有一絲的安全感。

    第二天,唐燕上學蒼術跟徐妙涵說了一聲準備去學校一看究竟。

    “妙涵,我去燕燕的學校看看,她好像發生了什么事,你今天自己小心點。”蒼術叮囑道。

    徐妙涵說:“你去吧,有伍甘一保護我不會有事的。”

    “嗯,沒事千萬不要離開公司,有事情可以交給伍甘一去做。”蒼術今天一早就有點心神不寧的,不由的再囑咐一遍。

    “行啦,你趕緊去學校吧。”徐妙涵感受到這家伙的關心,心里跟吃了蜜一樣美滋滋的。

    就在蒼術趕往學校的時候,安城的車站迎來一位不速之客。

    是一個消瘦的男子,眼神中充滿了淡漠,看人類的眼神跟牲畜沒什么區別。

    青州經濟大學,唐燕咬著牙再一次踏進校園,今日李易玲跟曹落也在躲著唐燕,兩人發消息說是為了避嫌。

    “燕燕,你現在是全校女生的公敵,如果再和你走的很近恐怕連我們都要被驅逐,所以抱歉了,只能躲著你了。”

    李易玲和曹落發短信說道。

    她們兩個做錯了嗎?并沒有,她們也是想保全自己而已,在這洶涌的謠言下她們根本做不了什么。

    不過她們和唐燕的友情恐怕也不會像以前一樣要好。

    唐燕有些無力,面對這些流言蜚語她竭盡自己的所能在網上澄清自己,可是沒用。

    迎來的反而是更加猛烈的謾罵與嘲諷,因為一開始她就被固定在了道德的最低點,是最能引起眾怒的小三與拜金女的身份。

    唐燕低著頭一路往辦公樓小跑,她想去找領導幫忙,希望學校領導能幫她調查清楚并澄清。

    “唐燕,你跑這么快干嘛?不會是有看上哪個有錢的男生想勾引人家吧。”

    “你這種女人啊放在古代就應該被浸豬籠,當小三還上癮了。”

    “聽說你哥把公司都賣了,是不是還缺錢啊,所以你才當小三給家里賺錢。”

    王洪琴帶著幾個小太妹攔住唐燕,幾人掩嘴嘲笑著,言語間充滿了隊唐燕的侮辱和嘲諷。

    唐燕表情陰沉,她很清楚造謠的就是眼前這群人。

    “王洪琴,我沒有得罪你吧?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我只不過是想好好學習而已。”唐燕問道。

    “誰說你沒有得罪我的,你的存在就已經讓我很不爽了!長著一張楚楚可憐的臉不就是想讓男人心疼你嗎?呸!我看到你就惡心!”王洪琴厭惡的啐了口口水。

    同性相斥,在女生只見并不少見,從小到大女生只見就會分成一伙又一伙的小幫派,對看不順眼的直到畢業都不會說話。

    而王洪琴是走上了極端。

    “王洪琴,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種人,我只是想好好畢業,你要怎樣才能澄清謠言?”唐燕有些屈服了,自己再怎么努力恐怕都是徒勞。

    王洪琴見到唐燕服軟,得意的哈哈大笑:“唐燕,看你可憐,我給你個機會,只要你聽我的話我可以幫你澄清謠言。”

    “你要我做什么?”唐燕無力的說道。

    “讓我想想。”王洪琴捏著唐燕的俏臉說:“我最看不順眼的就是你這張狐媚子般的臉,要不你自己把臉刮花怎么樣?”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