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四章狐假虎威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六十四章狐假虎威

    自從昨天的事情之后,晚上唐妙翻來覆去睡不安穩。ァ78中文ヤ~⑧~1~ωωω.7~8z~w.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她深知鄧巧何對蒼術有多么大的偏見,恨不得讓蒼術永世不得翻身。

    放在以前,唐妙還挺贊同老媽這個想法的,可現在不行了,得罪了蒼術人家反手一巴掌就能拍死你。

    回到家,唐家的小房子里烏煙瘴氣的,要不是濃烈的煙臭味還真有點云霧繚繞仙境的意思。

    唐勇當過一會董事長后越發的好吃懶惰起來,整天坐在電腦跟前玩游戲。

    鄧巧何對此也不說什么反而還慣著自己的兒子,張口閉口就是他兒子能當上一次董事長就能當上第二次,當老板的人當然得坐在電腦跟前了。

    唐平呢,還是老樣子,沒了工作整日癱在家里喝酒抽煙,在這家里他可有可無。

    如今全家的開銷都是唐妙一個人在負責,每過一段時間往家里轉個幾萬塊錢。

    “咳咳,爸媽,你們不知道開窗戶嗎?”唐妙捂著口鼻打開房間的窗戶通風。

    鄧巧何見女兒回來了,滿臉欣喜的說:“親閨女回來了,這次給家里帶了什么好東西,難道強哥又給你一大筆錢?”

    唐妙嘆了口氣,錢錢錢,這個當媽的滿腦子就知道錢,唉誰讓她是自己親媽呢。

    “媽,沒有好東西也沒有錢,我這次回來就是想提醒你們一件事。”唐妙說道。

    “沒錢?”

    一聽沒錢,鄧巧何的臉都綠了,嫌棄的說道:“沒錢你回來干什么?還不趕緊好好伺候鄭強,沒錢你想讓這一大家子都餓死嗎?”

    面對老媽惡劣的態度,唐妙已經見怪不怪了。

    “媽,我這次回來是想告訴你,順天制藥賣給了別人,鄭強已經不是順天制藥的二把手了,所以你們今后做人做事低調一點,燕燕那邊你們就別去找麻煩了,還有蒼術也別去惹他。”唐妙不敢透露太多消息,怕有一句說不對就惹來殺身之禍。

    “啥?鄭強完蛋了?姐,你不是在開玩笑吧,我還等著他幫我奪回公司呢。”一旁的唐勇聞言將手中的鼠標一摔,憤怒的說道。

    鄧巧何也將信將疑的說:“閨女,你不是在騙我們吧,是不是鄭強不想幫你弟才讓你編出這么瞎話的。”

    唐妙說:“都是真的,公司出事了只能轉讓公司自保,不過你們放心,鄭強手里還有一大筆錢吃喝不愁,我也會定期往家送錢的。”

    本以為這樣說能讓家里安心一點,沒想到吃過山珍海味后鄧巧何他們就再也吃不下家常小菜了,只有穩定的開銷已經滿足不了他們的胃口了。

    “鄭強都完了你還跟著他干什么?趕緊巴結順天制藥的新老板啊,你是不是傻!”鄧巧何恨鐵不成鋼的埋怨著,好像唐妙多不爭氣一樣。

    “新老板討厭我,而且我也惹不起。”唐妙掃了一眼家里,發現這家沒什么留戀的,說道:“我今天回來就是說一聲,我們已經沒了靠山,沒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說完,唐妙轉身就走,如今她有點理解唐燕為什么不回家了,在這家里閨女永遠不是親人,只是賺錢的工具。

    唐妙離開,鄧巧何他們一句挽留的話都沒有。

    “哼,這養閨女就是養的賠錢貨,關鍵時候一點也靠不住!”鄧巧何抱著膀子冷哼道。

    “媽,現在怎么辦啊,公司奪不回來我還怎么當總裁?”唐勇失落的說道。

    鄧巧何說:“沒事,我們去找唐燕,再怎么說她也是你妹妹,是咱們唐家的種,她的公司不就是我們唐家的公司嗎?我就不信公司的人知道我們的身份還敢對我們無禮!”

    剎那間,鄧巧何有一種皇親國戚的感覺,而零件制造公司就是他們唐家的帝國。

    ……

    下午,唐燕給蒼術打了電話。

    “哥,今天你能幫我接一下小凝嗎?我放學后點事脫不開身。”唐燕說道。

    “沒問題,你那邊的事嚴不嚴重需要我出面解決嗎?”

    唐燕忙說:“不用,就是一點小事,我能解決的。”

    事實上唐燕要應付的是蠻橫不要臉的鄧巧何,她不希望自己一直生活在蒼術的庇護下,這點事她想自己解決。

    其實也沒啥大事,就是鄧巧何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從進廠門開始就吆喝自己是董事長的老媽,惹得全廠的員工對她畢恭畢敬的,還說要召開大會要指導生產工作。

    一些領導一看到鄧巧何臉就跟吃了屎一樣,尤其是那些曾經被開除過得骨干人才,恨不得離鄧巧何十萬八千里。

    作為總經理的馮海父親當然認識鄧巧何了,雖然他知道唐燕和自己父母關系不好可現在這種情況也不是他能插手的,只能打電話通知唐燕。

    工廠的生產進度都被耽誤了,再這樣下去肯定會賠錢。

    所以,唐燕必須來處理廠子的事情就不能去接伍凝了。

    如今的小學生放學都特別早,四點十分左右就結束一天的課程。

    蒼術四點從醫院出發,到伍凝學校的時候已經四點半了,學校門只剩兩三個還沒有被家長接走的學生,但當中并沒有伍凝。

    “大爺,所有的班級都放學了嗎?”蒼術問向看校門的大爺。

    “你是干什么的?所有的班級都放學了。”大爺警惕的問道,哪有接孩子還不知道放學時間的?出于職責大爺稍微盤問了一下。

    蒼術并不在意大爺的警惕,反而相當欣賞能這么有責任心也是好事,他微微一笑說:“我是來替朋友接孩子的,可我沒找到孩子嗎,今天沒人接她應該在門口等著啊。”

    說著,蒼術拿出手機找到自己和伍凝的合照,遞給大爺說:“諾,就是這個孩子,您見過沒有?”

    大爺一看手機,奧了一聲說:“這丫頭我記得,乖巧可愛是個好孩子,剛才她和幾個孩子扶起一個老太太,然后不知怎么的跟著救護車去人民醫院了。”

    “啊?”蒼術一愣,這不是剛好錯過嘛,這小丫頭恐怕是知道救護車是回人民醫院的所以順路搭了順風車。

    小丫頭長能耐了,一定要批評她一下才行,怎么能不通知大人就亂跑呢。

    蒼術對著大爺道了聲謝趕忙回到人民醫院,剛準備去伍甘一病房找伍凝的時候急診科的騷亂引起了他的注意。

    好多人圍在那里,還有幾個孩子的哭聲傳來。

    “大娘,這是怎么回事啊,您哪里疼啊。”一名護士問道。

    “哎呦哎呦我腰疼,我腿疼,護士……趕緊給我看看吧,我渾身都疼。”一個老太太躺在病床上痛苦的呻吟著,手里還死死拽著一個孩子手臂。

    護士皺著眉頭,這老太太看上去面色紅潤不像是有問題的樣子啊。

    “大娘,您慢慢說,這是怎么弄的?”護士再一次詢問道。

    老太太捂著腰說:“哎呦這幫熊孩子差點把我給撞死啊護士我疼啊”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