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七十四章徐志安的電話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七十四章徐志安的電話

    徐家對于普通人就是一個傳說。

    當馬東媽媽說出徐家名號的時候原本圍得滿滿當當看熱鬧的人嘩啦一聲后退五尺。

    蒼術也沒想到這個女人和徐家有關,之前也沒聽說徐家往安城分派人手啊,那這么說這女人和他的丈夫豈不是最近才來到安城的。

    怪不的看著眼生。

    不過徐家目前正進行內部的革新,怎么有精力還往安城派人手呢。

    見蒼術沒反應,馬東媽媽還以為蒼術被嚇著了,不禁笑道:“知道怕了?知道怕還不算晚,看你正好取了一百萬就作為賠禮給我吧。”

    說著,就彎腰去撿地上的鈔票,白給的錢不要白不要。ァ78中文ヤ~⑧~1~ωωω.7~8z~w.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我很好奇徐家什么時候把手伸到安城的。”蒼術淡淡的說道。

    馬東媽媽沒聽懂蒼術的話,依舊得意的說道:“徐家的安排豈是你這種市井小民能知道的?我老公一會就來,不想死的就趕緊把錢給我!”

    她伸著手就要去拿蒼術手中的手提箱。

    啪嗒一聲,蒼術將箱子合上。

    “就算是徐家嫡系的人站在我面前,這錢他也不敢拿!”

    若是徐老太太掌控的徐家蒼術還能敬畏幾分,可現在徐家內亂,徐志安承了蒼術的情才得以報仇雪恨,短時間內對蒼術一定是畢恭畢敬的。

    可這些消息豈是馬東媽媽這種婦人能接觸到的?

    “你在說什么?”馬東媽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竟然有人敢這么說徐家,在青州只要有點見識的誰能不知道徐家。

    這個年輕人敢這么口出狂言,難不成他其實是個瘋子?

    學校的老師得知這邊的沖突后本想上前去調解,剛一走進便聽見徐家二字,腳下步伐一頓就沒敢上去。

    這種神仙打架,她一個小小的老師還是不要上去當炮灰為好。

    這時,人群被兩隊保鏢分開,一位三十多歲身穿西裝的中年男子緩緩走了進來。

    古奇皮鞋、江詩丹頓手表、阿瑪尼頂級商務西裝。

    出門自帶保鏢,這么囂張的排頭在整個安城還真少見。

    不過蒼術看上去還是臉生的很,以前沒有見過這人。

    “老公,你終于來了,這小子打人家!還欺負咱們家兒子。”三十好幾的人了,對著自己老公還跟十七八的小姑娘一樣嗲嗲的撒嬌。

    圍觀的人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卻沒有一個敢表露出來。

    來的男人正是馬東的父親,馬志文。

    他看到妻子腫脹的臉龐,有些心疼的說道:“寶貝,別怕,老公在呢,一定幫你出這口惡氣,么啊”

    我去,蒼術眼睛都直了,這對夫妻還挺恩愛的,看情況結婚都十多年了還跟談戀愛一樣。

    雖然在外人看來能難接受,但不得不說這種感情真的挺讓人羨慕的。

    “小子,我都不舍得動一根手指頭,你從哪來的膽子!”馬志文冷冰冰的盯著蒼術,沖著身旁的保鏢輕輕揮了一下手。

    保鏢得令,兩個人上前就要控制住蒼術。

    還沒等兩人抓住蒼術的胳膊,他們只覺得脖頸一疼然后兩眼一黑就失去了意識。

    兩人倒在地上后眾人在注意到蒼術不知道什么時候分別給了兩人一記手刀,直接擊暈了對方。

    蒼術今天不想見血,怕嚇到這里的小孩子。

    “你老婆是你是為徐家辦事,那你效忠的是老太太還是徐志安呢?”蒼術問道。

    這人冒出來的太突然,以往在安城沒有任何關于他的消息,蒼術怕徐家生了變故。

    馬志文聽到后心中大吃一驚,不只是他還有他的妻子也是一臉震驚。

    他們一直都是徐志安養在外面的暗子,這些年一直暗中隱忍,目的就是為了跟老太太一派的勢力作斗爭。

    幾天前他們突然接到徐志安的命令,說已經掌握徐家主權不用再隱忍了。

    馬志文一開始還一臉懵,他沒有起到作用徐老太太就垮臺了?這也太快了,不虧是老板。

    既然不用再隱忍了,馬志文一家就開始囂張起來,想把這幾年的損失補回來。

    可是,這些消息都是絕密,眼前這個年輕人怎么知道的。

    “你是誰,為什么會知道徐家的事情?”馬志文收起嘚瑟的神情,凝重的問道。

    “我姓蒼,單名一個術字,蒼天的蒼,法術的術。”

    蒼?

    這個姓,似乎很熟悉,今年在安城上流社會當中好像特別火熱。

    這小子原來有點本事,在安城吃得很開啊,可就算這樣徐家的隱秘他不應該知道才對啊,難道他也是老板手中的一顆暗子?

    馬志文說道:“我的老板是現在徐家的家主,你背后的老板是誰?”

    “徐志安?你現在給他大電話,替我的名字他自然就清楚,等你打完電話我們再談道歉的事情。”蒼術不緊不慢的說道。

    馬志文渾身一怔,敢這么直呼老板的名字,看來這個蒼術老頭不小啊。

    穩妥起見,他還是給徐志安打了電話。

    “馬志文,安城的產業出問題了?”徐志安在電話另一頭說道。

    “報告老板,自從臺上明面之后產業蒸蒸日上沒有問題,屬下打電話就是想問一下,您知道蒼術嗎?”馬志文忐忑的說道。

    “……”

    電話另一頭死一般的寂靜,越是安靜馬志文心頭越慌,額頭間滲出豆大的汗珠。

    幾十秒后,徐志安終于說話了。

    “你得罪了蒼先生?”

    蒼先生!!

    馬志文腿腳一軟差點癱倒在地,身旁的妻子連忙扶住他,這會他妻子面色蒼白如雪沒有一點傲氣,光看自家男人的態度就知道闖禍了。

    這,這他媽連老板都要叫先生啊!

    馬志文喉嚨更塞,腦子飛快琢么著理由,然而,這時徐志安從電話另一頭傳來一句話,說完便掛了。

    “馬志文,你自己想辦法求得蒼先生的原諒,否則就算蒼先生不殺你,我也會殺了你全家!”

    就是這么一句話,馬志文和他的妻子如墜冰窖,九月份的天跟寒冬臘月一樣冰冷刺骨。

    看著自己年幼的兒子和老婆,馬志文心中慌亂不已,他很清楚徐志安的為人。

    既然老板說殺,那就肯定會動手。

    這……

    撲通!

    在眾目睽睽之下,馬志文一咬牙結結實實跪在地上,然后以頭搶地大喊一聲:

    “求蒼先生原諒我和妻兒的無知!我們愿意傾家蕩產進行賠償!”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