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四章惡語傷人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四章惡語傷人

    回家路上,大伯邊走邊說。

    徐妙涵和唐燕就開著車載著蒼母和甄強先回家了,一輛車裝不下這么多人,還不如讓她們四個先回家呢。

    “自從縣令兒子婚后,你吃軟飯的消息就在咱縣里傳開了,上到八十歲老人,下到七八歲的孩子都只知道咱蒼家在市里有個吃軟飯傍富婆的人。”

    “你大娘自然也聽到了留言,那段時間出個門都要受不少人的冷嘲熱諷……”

    大伯還沒說完,蒼父就有點生氣的說:“大嫂子難道是怕別人笑話才不讓你找我兒子的?”

    “不不不,”大伯連連擺手說:“你嫂子雖然沒有文化,但心里是明白人,她是看著蒼術長大的怎么也不相信蒼術會去傍富婆。”

    “她是怕連累蒼術,她說我去找小蒼幫一次忙就傳出了這種流言,你嫂子怕我再去市里找蒼術會傳出更難聽的話,所以讓我自己在家里種個瓜糊口過日子就行,再說了這么大年紀折騰不動了,戀家不想挪窩了。”

    聽完大伯的話,蒼父說:“大嫂子真是好人,都這種情況了還為我兒子考慮,兒子,你看能不能幫幫你大伯一家呢?”

    蒼術托著下巴想了想說:“應該沒問題,大伯既然不想去安城市里那我就在老家安排一份工作,最近我正想給老家進行一次大規劃呢。”

    “大規劃?”蒼父和大伯震驚的說不出話。

    這……這可真是大手筆,老家雖然不大但也是一個小縣城,規劃起來沒有幾十個億是折騰不起浪花的,這一點就算是文化學歷很低的老一輩都知道。

    直到現在蒼父蒼母都不清楚兒子到底賺了多少錢,難道幾十個億都能輕松拿出來了?

    蒼術看到父親的樣子后,笑道:“爸,你們放心,規劃的錢是各種企業一起集資,我剛認識安城城市規劃公司的老板,到時候他會負責進行集資籌備。”

    說著,蒼術給馬志文發了條信息,說中秋過后來安城談規劃。

    “小蒼有出息了,有了錢還不忘給老家致富,好孩子啊!”大伯忍不住的夸贊道。

    一路談論,沒過多久就到了大伯家的胡同口,遠遠的就聽見大娘正在與別人爭吵。

    “聽說你們家那個吃軟飯的回來了?他怎么還有臉回咱們村的,咱們村幾千年的名聲都被你們蒼家的那個小子破壞了!”一位尖酸刻薄的村婦嗑著瓜子倚著樹,說一句吐一口瓜子皮,眼里盡是鄙夷。

    蒼術大娘說道:“二愣子他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我們家蒼術在外面傍富婆你親眼見過了?不要聽風就是雨,多干點農活比啥都強!”

    “這還用我親眼見?縣令親口說的可沒錯吧,聽說縣令兒子的婚禮上你們家蒼術還帶著五十多歲的富婆去鬧,搞得人家婚禮都辦不下去了。嘖嘖嘖,五十多歲的富婆,你們蒼家的那個小輩才二十多吧?”二愣子他娘噴著吐沫跟瓜子皮,跟親眼見過一樣。

    “你也是看著蒼術長大的,他是那樣的孩子嗎?背后亂覺舌根不怕爛了舌頭!”蒼術大娘有些氣憤的說道,最近這謠言傳的事越來越離譜,還有人說蒼術不止傍了一個富婆。

    大娘也很無奈,農村人節奏生活慢,每天干完農活最喜歡啊的就是湊在一起東拉西扯,大事不聊還就是喜歡說別人的家事,一番添油加醋后事情本來的樣貌已經無人可知了。

    好多年輕人也是受不了這些碎嘴子才遠離家鄉圖個清靜,在家里不管做什么都是有人指指點點,說這不對那不對的,甚至二十多歲不結婚都成了罪過,一到過年過節孩子們回家就忙著張羅相親。

    所以村里好多在外的年輕人過年過節都不喜歡回家面對這些嘴碎的人卻又十分想家,這就是好多年輕人痛苦的地方。

    也正因為如此,老家沒有年輕人,沒有了活力越來越窮。

    聽著胡同里的爭吵蒼術臉都黑了,他有一瞬間都覺得這個村子沒有拯救的必要,就這么讓它腐朽下去吧。

    一旁的大伯和蒼父聞言立馬暴怒,氣勢洶洶的就沖了過去。

    “愣子娘!你胡說八道什么!”蒼父雷霆一吼嚇的二愣子他娘手里的瓜子撒一地。

    “吆~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在市里混出名堂的蒼家人啊,怎么?沒有帶著你的金主富婆一起回來嗎?”二愣子他娘看到來人是蒼術他們,拍了拍胸口陰陽怪氣的說道。

    大伯反駁道:“你這個婆娘嘴怎么這么欠?這么說蒼術對你有什么好處嗎?你也算是長輩了,造謠生事也得拍拍良心!”

    “吼什么!我的良心可比你們好多了,正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我看那蒼術就是被你們帶壞的!”二愣子他娘越說越過分,滿嘴的跑火車。

    就是這種滿嘴跑火車的碎嘴子才讓事情越描越黑,甚至牽連一家人。

    良言一句暖三冬,惡語傷人六月寒。

    像二愣子他娘這種喜歡搬弄是非的人根本不管造謠的后果,圖的就是一時口舌之快。

    蒼術已經見慣了造謠生事的人,之前的節目、學校都有留言,可這還是第一次這么憤怒!

    他撿起腳跟旁的小石子,屈指一彈。

    只聽‘嗖’的一聲,石子爆射出去打中二愣子他娘依靠著的大樹。

    ‘嘭’

    木屑爆裂,直徑半米的大樹被蒼術一顆小石子打出碗口這么大的坑,頓時有些搖搖欲墜。

    “再胡說八道,下一次打的就是你的嘴!你覺得你的嘴比樹干要硬?”蒼術冷冷的說道。

    二愣子他娘嚇的呆立當場,聽到蒼術的威脅后呼喊著:“怪物!有怪物!”

    驚慌失措的逃跑了。

    “兒子,你這是……”蒼父也驚呆了,他可從來沒見過兒子有這一手絕技。

    蒼術說:“這是我在大學里跟一個老師學的,算是扔飛鏢的絕技,我可是練了整整四年!電視上有人拿紙牌都能切黃瓜,更別說我用的是石子了。”

    一段胡謅八扯的話算是將父親和大伯一家糊弄過去了。

    至于二愣子他娘會不會亂說蒼術完全不擔心,一個滿嘴跑火車的人說出的話有幾個人會當真呢?到時候她帶人來看樹上的痕跡,就說是彈弓或者什么東西撞的就是了。

    不過,蒼術覺得有必要找出幾個傳謠言最多的人,今后規劃老家這群人要排除在外!

    不知道村里愛胡說的人知道蒼術的想法后會不會后悔的把嘴給縫起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