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九章劉濤的靠山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九章劉濤的靠山

    做什么工作?

    在場的恐怕沒有一個人能說的清楚,但親戚們都知道村里的傳言。

    為此蒼家的親戚還都受了不少的白眼,心里對蒼術這個晚輩還是有很多的怨言。

    可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軟,這種時候怎么能把流言說出來呢?

    面對蒼蕓的詢問,所有的親戚都是一笑而過表示不知情,或者說蒼術在市里發展。

    一番詢問下來沒問出個所以然來。

    這時候誰還管蒼蕓啊,都跑蒼術身邊拿中秋禮物去了。

    女人們在意的是衣服和各種化妝品,男人們全都湊著頭興致勃勃的討論著雪茄,還有打火機。

    反倒是首飾放在一邊沒人敢過去看。

    并不是大家對首飾不感興趣,而是在親戚潛意識中這些真金白銀的首飾太貴重怕一不小心碰壞了,蒼術沒發話之前沒人敢過去碰。

    分禮物的時候蒼術把這個任務交給了父母,這種出風頭的事情二老可不想錯過,而且是兒子的風頭。

    之前不是還有好多人背地里說自己兒子壞話嗎?這會一個個領到禮物后都眉開眼笑的。

    “你們可真是生個好兒子啊,如果我家的孩子有蒼術一半爭氣我都能樂瘋。”

    “老二啊,你們可真是享福了。”

    “蒼術這孩子我從小看到大,小時候就覺得他不凡,你看,果然吧!”

    親戚朋友們領著禮物,口中的好話更是不要錢的往外倒,樂的蒼父蒼母直合不攏嘴。

    蒼蕓一家只能在這眼巴巴的看著,誰讓自己兒子剛才發話了,百萬以下的東西看不上眼呢。

    尤其是剛剛瞥了一眼,所有的衣服包包都是奢侈品牌,看的蒼蕓心里直癢癢。

    很快,所有的東西都分干凈了,親戚們坐在自己位子上滿心歡喜的撫摸著手中的禮物。

    家宴氣氛被烘托到頂點。

    就在一家人熱熱鬧鬧吃得正歡的時候,只聽宴會廳門外響起一陣騷亂,隨后大門被人一腳踹開。

    頓時,房間內的歡聲笑語戛然而止,齊刷刷將目光轉向門口。

    “劉濤!你怎么找上這里的!”大伯看清來的人后蹭一下從位置上站起來,怒目而視道。

    親戚們一看到劉濤找上門來紛紛縮了縮腦袋,他們都是老實人碰到這種混混難免有些恐懼。

    “呵呵,你們蒼家拿了我兩萬塊錢就以為沒事了?我的錢是這么好拿的?”劉濤陰冷的說道。

    “這錢是你作為賠償應該給我的,今天是我們蒼家的家宴,請你離開!”大伯也怕惹得對方不開心攪亂了酒席,對劉濤說話還是很客氣的。

    劉濤不怒反笑,說道:“這賠償誰承認啦?你說了算嗎?”

    “你……你這是耍無賴,好多人都看到你把我的瓜田毀了,難道你不該給我賠錢?”大伯說道。

    “村子是你說了算嗎?村子是咱們村長說了算,你的瓜田都是村長批給你的,我今天就是來要錢的!這錢我不打算賠了!”劉濤無賴的說道。

    大伯被氣的不輕,這件事和村長有什么關系?就算是縣令來了也得賠償啊,這劉濤分明就是來搗亂的。

    “劉濤,你再搗亂別怪我去找村長告狀!”大伯說道。

    話音剛落,只聽門外傳來一人的聲音。

    “不用找了,我就在這,有什么話就說吧。”伴隨著聲音,一個中年男人緩緩走了進來。

    老家的親戚們渾身一震,紛紛起身恭敬的喊道:“村長,您怎么來了?”

    村長背著手官威十足,像是領導視察工作一樣緩慢的走,緩慢的說:“我不來能行嗎?我昨天聽說咱們村發生了一起駭人聽聞的訛詐事件,蒼萬林,沒想到你平時老老實實的還敢做出這種事?”

    大伯被嚇了一跳,忙說:“沒有啊,我沒有訛詐人啊。”

    “沒有?那劉濤的兩萬塊錢怎們到你手上的!”正說著,村長看到餐桌上豐富的海鮮眼睛一亮:“吆,吃得不錯啊,這都是高級貨,沒個萬把塊錢買不到啊,你還說沒有訛錢!沒錢哪來的這么多海鮮!”

    “村長,冤枉啊,劉濤他毀了我的瓜地,所以我才讓他賠了兩萬,昨天好多人都看到了。”大伯極力解釋道。

    村長卻不以為然的說道:“是嗎?為什么我聽說的是你自己毀了瓜地卻賴在人家劉濤身上呢?蒼萬林,你這可是欺詐,要判刑的!”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誰還看不出村長是專門為劉濤出頭來了,仔細算算,村長也姓劉好像和劉濤還有親戚關系呢。

    怪不得劉濤被揍了一頓還有膽量找上門呢,原來是有了靠山。

    有村長撐腰就算是黑的也能被說成白的,再怎么解釋也都是徒勞。

    村長見大伯不說話,找了個位子坐下說:“我也不為難你,把錢還給劉濤,另外準備點賠禮道歉,禮物嘛……我看這些大螃蟹啊大龍蝦啊就很不錯,你準備個十幾只送給人家補補。”

    這是替劉濤要賠禮嗎?這分明是自己想吃吧,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怎么能這樣啊,錢我可以他,但這些海鮮我拿不出來,這都是蒼術從外面帶回來的,村長您還是提點別的要求吧。”在權勢下大伯不得不做出退讓,只能破財免災了。

    村長一聽,將目光對準蒼術:“喲,小蒼回來了。聽說昨天的沖突你也有份?這海鮮還是你準備吧,跟今天一樣就行。”

    “別叫的那么親熱,我和你很熟嗎?想吃海鮮自己買去,和我要什么?”蒼術一點面子也沒給他。

    媽的,以前你就鼻孔朝天對村里人愛理不理,現在又替劉濤這個混混出頭,老子還能給你面子?不動手抽你就不錯了!

    村長頓時一陣尷尬,他在村里就是土皇帝的存在,誰見了他不得笑著喊一聲村長,誰敢給他使臉色?

    “嚯!真是城里回來的,脾氣倒是不小!”村長一拍桌子,喝道:“還沒人敢對我這么說話呢!你不就是個傍富婆的小白臉嗎?跟我甩什么臉子!聽說昨天是你教唆打人,就憑這一條我就能玩死你!”

    蒼蕓一家眼睛一亮,原來蒼術這么有錢是傍了富婆,呵呵,這可真是蒼家的恥辱。

    看向蒼術的眼神不由的充滿了鄙視。

    大伯一聽村長要對付蒼術,連忙站出來說:“別別別,他還是個孩子,年輕氣盛的,村長這錢我賠,我愿意賠給劉濤……”

    這是,蒼術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優雅的鈴聲在此刻格外刺耳。

    “喂,蒼先生我是馬志文,我現在在您老家的縣令這,正商討關于規劃的事情呢,他說非要見見您……”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