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一章村霸的下場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一章村霸的下場

    張凡說完之后指著馬志文說:“介紹一下,這位就是安城城市規劃公司的馬志文馬董,馬董的公司直接隸屬安城,換句話說馬董想要規劃的地方安城就會大力發展,以后咱們這個小縣城會越來越好,年輕人再也不用背井離鄉到外地工作了。”

    “然而,推薦馬董規劃咱們縣城的,同時也是第一投資方就是蒼術先生。”

    “我也要向蒼術先生道歉,之前在我兒子的婚禮上出了點意外,讓我對您產生了誤會,在這里我向蒼術先生表達誠摯的歉意,還有蒼萬林,我隨時歡迎你回縣城工作。”

    張凡態度恭敬無比,九十度鞠躬認錯。

    蒼家的親戚們看向蒼術,原來是這樣怪不得張凡對蒼術這么客氣呢。

    真不得了,咱們蒼家真的出了一位了不得的人物,竟然能讓張凡認錯。

    蒼家老一輩的人看到這一幕渾身的熱血都在沸騰,佝僂的腰板都挺直了各個紅光滿面,唯唯諾諾了大半輩子終于在入土之前看到了蒼家的鼎盛!

    值了,這輩子值了!

    老人家沒見過什么世面,張凡就是他們所能接觸到的最大人物,卻不知道蒼術在外面還有更大的勢力。

    相比起老人的興奮,蒼術卻很冷淡:“你這張嘴的確討厭,我在老家的名聲已經臭的跟過街老鼠一樣,你抽時間給我親自辟謠。”

    “好好,我已經辟謠,一定!”張凡如同小雞啄米一樣點著頭。

    面對蒼術這么冷淡無禮的問話,張凡還是跟孫子一樣客氣這讓蒼家人再次信心大增,大伯不由的心想這次或許真的能讓張凡為自己討回公道。

    “張凡先生,這個劉濤就是一個地痞無賴,平日里就在村里橫行霸道,他毀了我的瓜地,我找他理論,他蠻不講理如果不是小蒼及時趕到恐怕他還要帶著混混打我,當時很多人都看到了。”大伯氣呼呼的說道。

    “混蛋!真是欺人太甚!”張凡怒罵一聲,仿佛是自家的瓜地被禍害了一樣,轉過頭一把掐住劉濤的脖子。

    “人家辛辛苦苦種的瓜好不容易有收獲了,你就這么給人家毀了?你還有沒有良心!你讓人家下半年吃什么?找你理論還敢帶著混混造反,真以為我治不了你們了?毀了人家的瓜就賠償,你不知道主動賠錢嗎?”張凡吹胡子瞪眼的訓斥道。

    劉濤被張凡掐的喘不過氣,可他根本不敢還手只能痛苦的說:“咳咳……我當時賠錢了……我賠了!”

    “胡說!要不是小蒼在場你根本不會賠錢。”大伯說道。

    “誰說不會?我不是給你五十塊嗎。”劉濤說道。

    完了!

    這句話還不如不說呢。

    你妹的!

    五十塊也就是買兩個大西瓜,一整片瓜地難道就結了兩個瓜?傻逼都能看出來這是在欺負人啊。

    張凡直接氣笑了,他也從來沒見過這么欺負人的。

    “劉濤,你的所作所為我倒是有所耳聞,沒想到會這么惡劣!一片瓜地就賠了五十?你他媽把人當猴耍呢!”張凡松開手一腳踹在劉濤的肚子上。

    劉濤痛苦的捂著肚子,蜷縮在地上。

    “劉村長!”張凡淡淡的叫道。

    “我在,我在……”他連忙湊過去。

    張凡說:“從今天開始徹查這些年劉濤等人違規的收入,全部賠償給受害人!”

    村長連忙說:“明白,明白,我回去一定徹查,一定徹查。”

    “完了,全完了。”劉濤兩眼空洞的看著前方,這得賠個傾家蕩產啊,更難受的是以后不能在村里靠著稱霸賺錢了,可他除了做壞事屁本事沒有,三十多了又懶又饞的,以后的日子算是完了。

    圍觀的親戚們,雙目直勾勾的看著,喉嚨不斷上下滾動著,一個個全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為禍一方的惡霸就這么垮了?還是被自己家的親戚搞垮的?

    大家心中既高興又虛幻,害怕這只是一場美夢。

    “蒼術先生,您看這樣還滿意嗎?”張凡說道。

    蒼術點點頭。

    “讓他們都走吧,留下來礙眼,你和馬志文就留下一起吃吧,這么多菜我們一家也吃不完。”蒼術就像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淡淡說道。

    馬志文和蒼術算是老相識,輕輕點了點頭就在蒼術身邊加了個位子坐下。

    “哎,謝謝蒼先生。”張凡激動的道謝,這說明蒼術已經不記仇了,以后的日子也好過一點,扭頭對村長說:“你們走吧。”

    趕走村長和劉濤后,張凡準備坐在蒼術身邊。

    家里的親戚一看縣令要留下來吃飯,族中老人連忙讓出上座請張凡過去。

    張凡連連擺手拒絕,樣子別提有多卑微了。

    飯局一直持續到下午兩點多,張凡親自派車送蒼家親戚回村,蒼家人各個滿面春風的這種待遇連村長都不曾有過,回村的時候所有的車窗都搖了下來,只有這樣等會進村的時候,村民才能看得清誰是坐在車上。

    走的時候蒼術說明天再商討規劃的事情,今天是中秋要好好過節。

    只有蒼蕓一家,站在酒店門口臉上還帶有震驚之色。

    后面的酒席蒼蕓和丈夫兒子完全沒有心情吃菜,眼睛一直盯著蒼術,猜測他的身份。

    “老婆,我們怎么辦?要不要上門去拜訪一下你的侄子。”楚宇仁忐忑的說道。

    一場飯局下來,蒼術是啪啪扇他們的臉,雖然最終沒有弄清楚蒼術是干什么的,但從送禮的手筆和張凡的態度上看肯定不簡單。

    他們家在的確在魔都有生意,但在那種群龍齊聚的地方他們連蚯蚓都算不上,也就是回老家裝裝逼。

    蒼蕓說:“老公,你覺得我侄子和咱家比誰有錢?”

    “肯定是你侄子,咱們就算傾家蕩產也沒法規劃一個縣城。”楚宇仁十分肯定的說道。

    “媽,我也覺得這個表哥深藏不漏,很厲害,咱們還是上門道個歉吧。”楚安晏也說道。

    聽了老公和兒子的話,蒼蕓搖擺不定的心突然安定了下來。

    “老公,我們去找二哥道歉。”蒼蕓說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