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四章小姑父的產業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四章小姑父的產業

    眾人還沒反應過來,玉佩摔在地上碎成了無數塊。

    清脆的聲響在院子中回蕩,沖擊著每個人的腦海。

    “兒子,你這是干什么?”蒼母嚇了一跳,趕忙蹲在地上撿起碎裂的玉佩。

    蒼術用的力氣很大,摔碎后最大的碎片也只有指甲蓋大小,肯定是沒法修復了。

    “唉,可惜了,好好的玉佩就這么沒了。”蒼母心疼道:“兒子,你……你這不是浪費東西嗎?”

    “不浪費,摔了我還能聽個響,送給她恐怕連響聲都聽不到,這才是真的浪費。”蒼術拍拍手說道。

    大姨的臉色唰一下就變了,就算是臉皮厚如城墻的她,也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疼。

    “好!好!你們真是教出來了個好兒子啊!進了趟城就六親不認了,我是誰?我可是他大姨啊!他連村口的乞丐都送了禮物,我這個親大姨卻什么都沒撈著,還摔玉佩給我看!有錢了不起啊,誰知道這錢來的正不正!”

    蒼術說道:“正不正的用不著你管,反正這些東西我就算是全砸了全摔了也不給你,我還是頭一回聽說上門要禮物的,臉皮也太厚了。”

    “你……妹妹,妹夫,你們平時怎么教育的兒子,有這么跟長輩說話的嗎?”大姨被蒼術懟得滿臉通紅,怒道:“一點破禮物而已,你以為我稀罕?你以為我們家買不起玉佩?”ァ78中文ヤ~⑧~1~ωωω.7~8z~w.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說著,拿出自己佩戴的一條玉佛項鏈,說:“我也有!我這個玉佛比你的玉佩成色還要好,我才不稀罕你的破爛禮物!”

    這條玉佛項鏈還是蒼術姥爺在世的時候給女兒們求來的,祈求孩子們一生平安,可老人最終沒想到自己的大女兒會將他趕出家門。

    如今還恬不知恥的拿出這玉佛來顯擺。

    男戴觀音女戴佛,蒼母也有一條一模的。

    當初為了給蒼術湊婚房首富的錢,把這塊玉佛給賣了,買的也不多,就一萬多塊錢。

    雖然不是很值錢,但現在再次看到大姐拿出項鏈,心里被狠狠觸動了一下。

    整個院子里也就是大姨不知道這塊玉的價值,小姑一家都是在魔都做生意的人平時也免不了接觸各種玉石玩物,一眼就能看出這塊玉和剛才蒼術拿出的玉孰高孰低。

    小姑和小姑父礙于顏面沒有將心中的話說出來,可楚安晏就忍不住了。

    從大姨一進門開始楚安晏就看她不順眼,尤其是她剛才還想搶自己的鞋子,肚子里早就憋著火氣呢。

    “呵呵,你這玉也還不如我的鞋子貴呢,充其量也就是在一萬塊,料子是好料可是做工太差,不值錢。”楚安晏說道。

    楚安晏接著說道:“表哥送的東西隨便拿出一件來就比你這塊玉值錢,你看我媽手里這款包包,在市面上也就一萬五到兩萬之間吧,還有這個一整套的化妝品,也在一萬以上,更別說這些精美的首飾了。”

    大姨聽到后表情跟吃了蒼蠅屎一樣,她可是聽說蒼術給蒼家人的禮物都差不多,那豈不是每家都收到了十多萬的禮物?

    這會她看到蒼蕓手里拿的不是禮盒,是一堆鈔票啊,這些東西可都是鈔票啊!

    看起來蒼術傍上的富婆相當有實力,不然蒼術怎么會有這么多錢呢。

    大姨心里相當眼饞這些禮物,可對方話都說成這樣了她也不能示弱,隨即說道:“哼,這種錢花著也不嫌臟,總有一天你會被別人一腳踢走的。”

    說完,扭頭就走,與其留下來受辱還不如去村里再散布點謠言。

    “她這話什么意思?我兒子自己賺的錢哪臟了?”蒼父沖著大門一陣叫罵。

    “沒事,估計是她只是羨慕吧。”蒼術還是沒有將大姨到處造謠的事情告訴爸媽,以老爸的性格如果知道了肯定扛著鐵锨就打上門去了。

    對于父母來說,孩子是他們最后的底線,侮辱他們可以但是侮辱自己的孩子就是不行!

    “唉,可惜了這么一塊好玉吆。”蒼母捧著那些碎玉,一陣心疼。

    “媽,您不用心疼,我摔得是最便宜的玉,值不了幾個錢的,不信你問小姑父,他懂。”蒼術連忙對楚宇仁眨眼暗示。

    楚宇仁心領神會的說:“沒錯,小蒼摔的玉不值錢就是一般的邊角料。”

    聽到楚宇仁這么說,蒼母才好受了些。

    “小姑父,我們進屋聊,我對您的公司也很感興趣。”蒼術轉移話題,之前小姑父也想聊公司的事情呢。

    “對對對,進屋聊,今晚在這吃吧,蒼蕓你也好幾年沒吃家里包的水餃了吧。”蒼母將玉丟在一旁,熱情的招呼著蒼蕓一家。

    進屋后,女人們圍在一起包水餃,蒼母和蒼蕓聊著以前的事情,徐妙涵和唐燕就在一旁聽著,是不是兩位長輩還打趣她們一下。

    蒼父就負責點火燒水泡茶,楚安晏坐在一旁聽父親和表哥聊生意上的事。

    “小姑父,你們家在魔都主要負責什么生意?”蒼術問道。

    楚宇仁說:“唉,我們家主要是搞運輸的,負責給各大公司運貨,可這幾年許多公司做大做強后都發展了自己的運輸團隊,這幾年公司的效益是越來越差,現在也只能接一些散工,效益極其不穩定,未來幾年恐怕……”

    “原來是這樣。”蒼術點點頭。

    這種情況蒼術也了解,炎夏的公司剛開始創業的時候都是能省則省,像運貨這種工作一開始沒錢買運輸車和聘請固定的司機,所以就外包給第三方公司就像楚宇仁這樣的,按每趟給錢只有運貨的時候才花錢。

    如今不少公司都做大做強了,所以就琢磨著培養自己的運輸隊,這樣比外包的運輸隊更加放心,更加可控。

    看來楚宇仁的公司正在被逐漸淘汰,破產說不準,因為在未來十年運貨公司依然存在,不過競爭相當激烈,除了有一定規模的公司爭搶市場,還有一些私人運貨的司機也在搶市場。

    總之,在未來只有大規模的運輸公司可以盈利,其他的小公司只能吃點殘湯剩菜,這還要憑本事和別人競爭。

    “小姑父,不知道你們公司的規模如何?”蒼術問道。

    楚宇仁老臉一紅,十分不好意思的說:“在魔都運輸業排第二十位。”

    這個名詞不算好,也就是說單單在魔都這片地方就有十九家運輸公司在楚宇仁之上。

    蒼術沉默了一會說:“小姑父,恕我直言,你的公司再這樣下去恐怕要倒閉,不過我有個辦法可以拯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