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章縣城母校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章縣城母校

    在這之前,村民們雖然不相信蒼術會做出那種事情,但在各種流言的攻勢下也難免會在心里嘀咕。

    如今在張凡的公證下徹底打消了村民們的猜測。

    就像張凡說的,傍大款小賺一筆是有可能,但是眨眼間揮霍一億這根本就是天方夜譚,有錢人也都不是傻子,自己的錢不會讓包養的對象這么浪費的。

    “我就說蒼術這孩子不可能會做出傷風敗俗的事情,你看!人家是在市里賺大錢了!”

    “蒼術是我們從小看到大的,品行好,有了錢還不忘記咱們村里的老少爺們,是個好孩子啊。”

    村民們你一言我一語夸贊著蒼術,好聽的話一點也不吝嗇的往外倒,無非是說給蒼術的父母聽能留個好印象。

    張凡說:“好了,今天的會議就到這里,從明天開始電商村計劃開始執行,希望村民們能抓住這個來之不易的致富機會。”

    他還要忙著去其他地方給蒼術辟謠,晚一天鬼知道會傳出多少版本。

    蒼術嘴里說著不生氣,可張凡清楚的感覺到蒼術語氣中的反感。

    村民們三三兩兩結伴散去,一個個面帶笑意商量著今后的安排。

    那幾個嘴賤的婆娘被自家男人粗暴的拉扯回家,看樣子少不了一頓毒打。

    蒼術大姨沒有走,她還愣在空地上,眼神空洞的看向前方。

    “大姐她沒事吧?”蒼母又氣又擔憂。

    蒼父皺著眉看了一會說:“沒事,今天對她打擊太大了,一時半會回不過神,希望她能接受教訓吧。”

    “唉,你說都是一家人,她何必這么眼紅咱們家呢?”蒼母嘆了口氣跟著丈夫回家了,以后還是少見面吧,反正以后住在市里跟大姐也不長見面。

    所有人都離開后,蒼術大姨才邁著沉重的步伐離開。

    此時的她已經沒有絲毫報復或者詆毀蒼術的念頭了,因為她看到了自己家跟蒼術之間的差距,那種差距是無論自己做什么都彌補不了的鴻溝。

    當一個人發現自己的對手遠超自己想象的時候,他就不會再敵視對方,反而會想著改變緩和他們之間的關系。

    蒼術大姨目前就處在這個階段,她在想著怎么才能討好蒼家使自己從中能獲得一部分利益。

    ……

    蒼術目前還在縣城。

    他今天要去高中母校看看,在來之前他就想給母校捐一筆錢,提升孩子們的教學環境。

    “哥,你的高中是什么樣啊?”唐燕坐在車里好奇的問道。

    “破,非常破的學校。”蒼術想了半天也只有這個字最貼合自己的母校。

    小縣城的學校跟市里差太多了,除了環境還有還有教學水平也差很多。

    在蒼術的記憶里,縣城的高中20個班每年一本人數只有十人左右,二本在也只是占畢業生人數的百分之四十;反觀安城市里的高中,每年都會出現一些高考分數在700分左右的學霸型人才,總分在六百以上的也是數不勝數,一本人數占比達到百分之二十,二本人數百分之五十。

    縣城的高中和市里一比較簡直被秒的渣都不剩。

    所以說,近些年縣城的一些家長砸鍋賣鐵也要把孩子送進城市念書,家里沒條件的只能待在縣城。

    沒過多久,他們就來到了縣一中的正門。

    學校的建筑還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修建的,單看大門就感覺到一股撲面而來的歷史感。

    蒼術來到的時候正是午休,校門口蹲著一伙又一伙的學生湊著頭抽煙,一個個留著當時還十分盛行的殺馬特發型,褲子上拴著根長長的狗鏈。

    徐妙涵看到后感覺很不舒服,不由得問道:“這是什么打扮?穿的也太奇怪了。”

    “年輕人自以為很帥氣的打扮,專業名詞稱殺馬特,代表著叛逆與對自由的向往。”蒼術微微一笑解釋道。

    “你以前也這樣?”徐妙涵獵奇心爆發,不禁對蒼術的高中生活越發感興趣起來。

    蒼術說:“怎么可能,我那時候還沒流行呢,再說了我可是班上的三好學生,要不然怎么考上的大學。”

    三人說說笑笑就這么走進了校門,門口的保安都是擺設,社會人士進出校園就如同回家一樣。

    校門口看著亂,學校里面更是混亂不堪。

    男生們拉幫結伙組成一個小團體在學校里橫行霸道,打架最厲害的被封為老大,受全年級男生的敬仰。

    蒼術記得自己那個時候年級里還有八大金剛,四大羅漢,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怎么樣了。

    女生們還好,三三兩兩湊在一起拿著明星海報和雜志在討論八卦。

    “這是高中嗎?怎么一點學習的氛圍都沒有。”唐燕說道。

    “沒辦法學校管的松,不過還是有認真學習的學生,我記得在教學樓五樓很安靜,學校有不成文的規定五樓是留給好學生的地盤,我當時和年紀里愛學習的人就是在那自學的,我們去看看吧。”蒼術說道。ァ78中文ヤ~⑧~1~ωωω.7~8z~w.còм <首發、域名、請記住

    三人就閑逛似的走到了五樓。

    可是如今的五樓已經不像蒼術當年那么安靜,一間教室里隱隱有爭吵聲傳來。

    起沖突的是一幫女學生,一個女孩被幾個打耳釘將頭發染得五顏六色的太妹圍在中間輪流扇著耳光。

    “蒼芮,看你今天穿的挺花哨啊,這件衣服挺好看的,脫下來我穿幾天。”為首的太妹對蒼芮的衣服很滿意,用命令似的口吻說道。

    “孟迪姐,求求你放過我吧,這是我家一位哥哥送給我的,不能給你。”蒼芮哀求道。

    蒼芮正是昨天參加家宴的一個晚輩,跟蒼術有著不近不遠的親戚,平時也很少來往。

    蒼家的親戚并不清楚這些禮物的價值,只知道衣服包包什么的挺好看,于是家里的小輩第二天都換上了蒼術送的衣服。

    俗話說人靠衣裝馬靠鞍,高檔的衣服穿在身上人立馬就跟變了個樣似的。

    這不,蒼芮換上了新衣服來到學校立馬就成了焦點,不過對于原先瞧不起她的同學來說,心中自然就生出了嫉妒。

    尤其是被學校的大姐大盯上。

    “少廢話,我看你穿成這樣就是想勾引咱們學校的男生!姐妹們,給我把這個狐貍精的皮扒了!我拍下來發到學校的貼吧上,讓大家都看看。”孟迪拿出手機退到一邊,笑著指揮其她女生欺負蒼芮。

    “別!不要碰我!孟迪姐,我錯了,我再也不穿這件衣服了。”蒼芮趕忙求饒,如果真的把視頻發到貼吧,自己這輩子就毀了。

    孟迪嘲笑說:“看在你老實認錯的份上我就饒了你,不過你要跪在地上扇自己二十個巴掌,然后再把你這身衣服送給我。”

    話落,在場的女生笑嘻嘻的看向蒼芮。

    在對方人多勢眾的威逼下,蒼芮咬著牙緩緩下跪。

    “要不你給我跪下,扇自己二十巴掌?”

    就在這時,一聲淡淡的說話聲,傳了過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