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零六章一場雨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零六章一場雨

    魔都黃家。

    老太太的本家終于來人了。

    “你能保證不出問題?”蒼術對徐志安很不信任,畢竟這可是隱忍了近二十年,親手處理喊了二十年媽和兒子的狠人。

    這種瘋狂的人做出什么事情蒼術都不意外。

    徐志安平淡的說:“放心吧蒼先生,我們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得罪黃家我們都沒好處。”

    “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老太太和徐杰是你親手殺的和我沒關系,別把我和你綁在一起。”蒼術皺著眉,徐志安這是想賴著自己啊。

    “呵呵,蒼先生不要這么說,自從你那天踏進徐家大門一刻開始,我們就已經是一條繩上的了,你說老太太不是你殺的,黃家人會信嗎?”徐志安輕笑一聲說道。

    “好吧,我姑且認為咱倆現在是一伙的,所以黃家那邊你注意了。”蒼術順著徐志安的話說道。

    “他們查不出什么。”徐志安自信的說道,他做事小心謹慎不喜歡留把柄,要不然這些年也不會在老太太眼皮底下組織自己的勢力。

    結束通話后,蒼術想來想去不放心,感覺自己還是親自走一趟泉濟城為好。

    正好去看看徐妙涵子泉濟城過的怎么樣。

    之前兩人通過電話,徐妙涵表示順天制藥這邊一切安好,只是突然沒了領頭人公司內部有點混亂。

    她需要在泉濟城坐鎮一段時間壓一壓順天制藥的場子,為此還特意租了一套房子。

    蒼術和家里人說了一聲后就開車去了泉濟城。

    泉濟城和安城只有一山之隔,但恰恰是這座大山令兩個城市天氣迥異。

    泰山山脈就像是一面高墻阻斷了積雨云,所以往往是一個城市傾盆大雨,另一個城市陽光明媚。

    從安城離開的時候正是眼光明媚的晴朗天氣,翻過山剛泉濟城就是傾盆大雨。

    徐妙涵租住的公寓是高檔的復式建筑,地下車位是一人一家蒼術作為外來者只能將車子停在公共停車場。

    所以他將車停下后冒著雨往徐妙涵租住的公寓走去。

    九月份的雨伴隨著清冷的微風,撲面而來。

    蒼術卻感覺不到半分寒意,他的身體素質已經不能用人類來形容了吧。

    大約五分鐘。

    蒼術就來到了徐妙涵租住的地方,輕輕按下門鈴。

    因為下雨,徐妙涵早早就回來了。

    正準備煮點泡面將就一下,水剛燒開就聽到有人按門鈴,打開門就發現渾身濕漉漉的蒼術站在門口,面色大變一把將蒼術拉進屋:“你怎么來了?不知道打傘嗎?”

    也來不及管廚房壺水燒的吱吱作響。

    連忙跑進浴室拿出一條干凈的毛巾,準備給蒼術擦雨水。

    蒼術太高了,她只能點著腳尖才能擦到,身體還得貼在蒼術身上。

    “你坐下!沒看見我夠不到嗎?”徐妙涵嘟著嘴說道。

    “哦,我還是自己來吧。”蒼術說道。

    “坐下!”徐妙涵漂亮的大眼睛一瞪,不容置疑的說道。

    蒼術只好乖乖做下,徐妙涵站在蒼術面前回想過去母親給自己擦拭頭發的樣子,很細心很溫柔。

    “你來之前不知道給我打個電話嗎?我好去接你啊,你看你,渾身都濕透了。”徐妙涵有些埋怨的說道。

    “我沒事,這點雨對我來說不算什么。”

    蒼術聳聳肩,淡淡的說道。

    “哼,看你感冒的時候還能這么嘴硬。”徐妙涵收起毛巾,發現蒼術衣服還在滴水,不由的催促道:“趕緊去洗個熱水澡,把上衣脫了。”

    “不用吧。”蒼術坐在椅子上紋絲未動。

    徐妙涵抱著蒼術的胳膊,又拖又拽的才將蒼術送進浴室:“我是學醫的,也算是半個醫生,乖,聽話。”

    “你什么時候變的這么溫柔了?”蒼術站起來將外衣脫掉,里面只穿著一件白色的T恤。

    猶豫被雨水打濕,白色的T恤變成了半透明黏在蒼術皮膚上。

    肌肉線條宛如雕刻出來一般,腹肌、胸肌、雙臂,都帶著一種朦朧野性的美感。

    徐妙涵不是第一次見蒼術的身體,可是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那種猶抱琵琶半遮面,藏一半漏一半神秘感讓徐妙涵呼吸急促,癡迷了好一會才回過神。

    好在蒼術已經去了浴室。

    “呼~這個壞家伙,越來越有吸引力了,真不知道燕燕整天和他在一起是怎么忍住的。”

    徐妙涵摸著自己燙手的臉蛋,腦海中全是奇怪大膽的想法。

    沒過多久,蒼術就洗完了。

    原本的衣服已經被徐妙涵吹干遞了進去,從浴室里出來,兩人四目相對,孤男寡女氣氛逐漸升溫。

    剛洗完澡的男生都帶有一種特別的氣質,帶著沐浴乳的香氣,還有頭發半干未干有些凌亂的劉海。

    徐妙涵的小心臟不爭氣的又了限速區。

    “你等著,我去給你做點飯吃,你一定還沒吃東西吧。”徐妙涵如同受驚的小兔子竄進廚房。

    “嘿嘿,徐大小姐是越來越可愛了。”蒼術笑著,猛然間他笑容凝固:“等等,做菜+廚房+徐妙涵=燒房子!”

    “不!我來做飯!”

    蒼術趕緊跑進廚房,只見徐妙涵正撕開方便面的包裝拿面餅。

    “怎么了?”徐妙涵一臉疑惑的說道。

    蒼術摸著胸口說:“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又要燒廚房呢。”

    徐妙涵一愣,緊接著俏臉布滿了一層淡淡的寒意,手中方便面餅捏成粉末。

    “哼!愛吃不吃!我還不做了!”

    完了,惹大小姐生氣了,剛才可愛的徐妙涵果然是錯覺。

    蒼術連忙說道:“我錯了,我來做菜好不好?你想吃什么盡管說!”

    “哼,沒胃口!”徐妙涵將圍巾扔給蒼術回到了客廳。

    坐在沙發上雙手環抱,一口銀牙磨得吱吱作響:“這個混蛋,我也會成長的好不好!在你老家的時候跟著伯母學會了不少的菜式,今天只不過是懶得動手而已,混蛋~混蛋~混蛋~”

    為了賠禮,蒼術在廚房一通忙活,將冰箱里的菜幾乎全用上了。

    四菜一湯,外加一飯后甜點。

    “嘿嘿,大小姐~還生氣呢?我已經做好菜了,去嘗嘗吧。”蒼術故作卑微的說道。

    “哼,我告訴你,這是你求我我才去吃的。”徐妙涵抬起下巴說道,她早早就聞到飯菜的香氣了,一直忍著而已這會正好借坡下驢。

    “怎么樣,味道還行吧?”

    “還不錯,勉勉強強。”

    看著徐妙涵大口大口吃菜的樣子,蒼術微微一笑。

    ‘叮咚~’

    門鈴響起。

    “你吃著,我去開。”蒼術起身去開門。

    打開門,門口站著的是一位身形修長,溫文爾雅的男子,手里捧著一大束玫瑰。

    “妙涵,我來……嗯?你是誰?”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