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零七章明爭暗斗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零七章明爭暗斗

    看著蒼術,眼前的男子充滿了敵意。

    “這里是徐妙涵的家,你是誰?為什么會在這里?”

    蒼術皺了皺眉,看著一大捧玫瑰花心情非常不爽:“我是徐妙涵的朋友,請問你是……”

    “我姓謝,名騰飛,是妙涵的好朋友。”謝騰飛仔細審視著蒼術,從心里對蒼術進行初步的估算。

    通過身上的穿著打扮來看,家境也一般,真不知道徐妙涵怎么會有這么普通的朋友。

    蒼術出于禮貌,伸出手微笑道:“你好,我姓蒼,單名一個術字。”

    謝騰飛好像沒有看到蒼術伸出的右手,從蒼術身邊屋內并說道:“不好意思,我不喜歡記一些阿貓阿狗的名字,也不喜歡和他們握手,請見諒。”

    語氣何其囂張,完全不給人面子。

    蒼術自嘲的笑了笑,這個世界上就是不缺這種自我感覺很良好的人。

    謝騰飛一進房間面帶微笑的喊道:“妙涵,妙涵!我來看你了。”

    正在吃飯的徐妙涵看到謝騰飛后,眼中閃過一絲厭惡,出于禮節還是微微一笑說:“謝先生你怎么來了?有事找我嗎?”

    “妙涵,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叫我謝先生,叫我騰飛就好,謝先生怪生分的,還有我沒事就不能來看看你嗎?”謝騰飛淺笑,掃了一眼桌子上的飯菜,微微皺眉:“你就吃這些?我還是帶你出去吃吧,你剛來泉濟城有好多好吃的館子你都沒去過,我們……”

    “不用了,這些都是蒼術親手做的,抱歉,不能陪你下館子。”徐妙涵直接說道。

    “哦?是這位先生下的廚?怪不得……這么普通呢。”

    謝騰飛微笑著,還是忍不住小小的嘲諷了一下。

    竟然給徐妙涵做菜,顯然這兩人的關系不一般啊。謝騰飛感覺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脅。

    于是,他這次當著徐妙涵的面主動伸出手:“沒想到蒼先生還會下廚,難道家里沒有保姆或者是廚師之類的傭人嗎?”

    他耍了一個心機,一方面想在徐妙涵面前樹立自己彬彬有禮的形象,另一方面也是想通過這句話套一下蒼術的底。

    在泉濟城,家里有點錢的都會雇傭保姆。

    蒼術瞥了一下謝騰飛伸出的手。

    呵,剛才小爺給你面子你不接,這次你也別想。

    “呵呵,自小家里窮管了都是自己做菜,保姆什么的想都不敢想。”蒼術將謝騰飛的手晾在一旁坐回餐桌,夾起一塊肉放進徐妙涵碗中:“多吃點,你看你瘦成什么了。”

    “我不喜歡吃這么肥的,你幫我把肥肉剃了。”徐妙涵說道。

    謝騰飛眼睛都直了,以往的徐妙涵可都是一副冰冰冷冷的樣子,那里有這么小女人的一面。

    不過,這樣的徐妙涵更迷人了,謝騰飛發誓!他一定要把這個女人據為己有!

    在心里誓言才剛發了一半,他就看到蒼術用嘴咬掉肥肉,然后將瘦肉再一次遞給徐妙涵。

    “這樣行了吧?多大人了還挑食。”蒼術說道。

    “這和多大人沒關系,你不知道女孩子吃肥肉會胖嗎?”徐妙涵想都沒想就把肉放進嘴里。

    這是撒狗糧嗎?間接接吻?

    當我謝騰飛是透明的嗎?

    “咳!”謝騰飛輕咳一聲想引起兩人的注意。

    蒼術故作驚訝的說:“謝先生你還沒走?還有什么事嗎?”

    靠!

    這是赤裸裸的挑釁!

    謝騰飛壓著火氣說:“我覺得大家還是出去吃吧,蒼先生你怎么能讓妙涵吃這些沒有營養的東西呢?而且剛才你還把肉……妙涵你難道不在意?多臟啊!”

    “臟?那里臟了?我覺得挺好啊。”徐妙涵說著也給蒼術夾了菜。

    謝騰飛一愣,又來?

    這倆人絕對有問題!肯定有問題!

    “蒼先生,我的意思是咱們去高級西餐廳吃一頓,那里的食材比這些可比這些有營養多了,都是正宗的西餐!你還可以增長不少的見識,看看高端人士平時都吃什么。”謝騰飛不死心,準備從蒼術這邊下手。

    一方面是覺得蒼術只要松口,徐妙涵也肯定會跟著一起去;再者也算是暗諷了蒼術一下,意思就是說蒼術沒見識,作為一個普通人連高檔餐廳都沒去過。

    現在跟著自己就有機會開拓眼界,還不趕緊牢牢把握機會。

    “那里的食材很有營養嗎?可咱們炎夏的老祖宗幾千年來吃得都是這些家常便飯,不照樣成為國際一流的強國嗎?”蒼術搖搖頭,婉拒說:“算了吧,我吃不慣西餐。”

    吃不慣西餐,說的跟你真吃過一樣。

    謝騰飛面帶微笑掩飾心中的憤怒與尷尬,本想坑一把蒼術,沒想到把自己坑進去了。

    身為炎夏人卻說自己老祖宗吃得東西沒營養,傳出去豈不是要惹眾怒的,最重要的是讓徐妙涵不高興。

    偷偷看了一眼,徐妙涵好像只是在專心吃飯,沒有注意到剛才的話。

    其實徐妙涵一直在聽,只是覺得謝騰飛太討厭懶得理而已。

    只不過經過剛才的一番明爭暗斗,謝騰飛稍遜一籌,氣氛再次陷入尷尬局面中。

    人家兩人有說有笑的吃著豐盛的晚餐,謝騰飛一個人坐在一旁連杯茶都沒有,狗糧倒是吃得滿飽的。

    他越發覺得蒼術和徐妙涵二人的關系不一般。

    謝騰飛打聽過了,徐妙涵沒有談戀愛啊,那這個男人從哪里冒出來的?

    不管怎么樣,必須破壞這一切!

    “咳咳,時間不早了,妙涵一個女孩子在家要注意安全,不要讓陌生人進屋。”謝騰飛然后看向蒼術:“蒼先生,這么晚了還留在女孩子家里不妥吧,要不我送你回家吧,剛好我開車來的,你家在哪?”

    蒼術淡淡的說道:“在泉濟城我沒家,來這就是投奔徐妙涵的。”

    哈?

    謝騰飛傻了,這人連房子都買不起?這是從哪里來的窮逼?

    “原來是這樣。”謝騰飛從口袋里抽出幾張紅彤彤的鈔票,放在桌子上:“這錢給你,去外面找個房子住,出門在外連這點錢都不舍得花還要借住在女孩子家,真的很丟人。”

    蒼術抬起頭看著謝騰飛,還有這種操作?

    徐妙涵也愣了一下,站起來將錢塞回謝騰飛的口袋。

    “不好意思,今晚蒼術必須住在我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