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一十三章哦?真巧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一十三章哦?真巧

    怔怔出神的徐妙涵被蒼術暴怒的一聲嚇了一跳。

    “沒事,沒人打我。”徐妙涵說道。

    蒼術放下手中的蔬菜,盯著徐妙涵臉蛋說:“還說沒人打你,紅紅的印子還在臉上,如果不是用了很大的力氣怎么會有印子?”

    或許是心疼徐妙涵,蒼術就這么彎腰貼在對方面前細細看著,伸出手用黑氣修復徐妙涵的臉蛋。

    看著蒼術靠近,徐妙涵整個人緊繃著身體,雖然倆人不是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相處,可她還是很害羞。

    以前不熟的時候還能強行壓制真實的情感,現在面對蒼術她是一點辦法也沒有,那股冰冷的總裁范像是消失了一樣。

    感知到蒼術用手撫摸自己的臉蛋,徐妙涵像是被觸電一樣,全身上下酥酥麻麻的。

    “你……你干嘛……摸我做什么?”徐妙涵紅著臉將蒼術一把推開,這種感覺太羞人了。

    蒼術說:“我幫你治傷啊,臉上紅紅的你不疼啊?”

    “哦……謝謝……那現在治好了?”徐妙涵此刻甚至能聽到自己‘咚咚咚’的心跳聲。

    蒼術坐在一旁,說:“好了,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誰打的你?”

    “哎呀,就是工作上的一點小問題,我自己能解決的。”徐妙涵起身將蒼術拉進廚房,轉移話題說:“快給我做飯,我都要餓死了,唔~我要吃紅燒肉!”

    “行,沒問題!”

    徐妙涵不說,蒼術也不再過問擼起袖子走進廚房:“你昨天不是說不吃肥肉嗎?”

    “昨天不是謝騰飛在嘛,逢場作戲,你別當真。”

    徐妙涵乖乖的趴在沙發上看著蒼術做菜,有一種無法描述的幸福感油然而生,如果以后都能這樣該多幸福。

    沒過多久,一桌豐盛的餐就在蒼術手中誕生,色香味俱全。

    鮮嫩可口的紅燒肉肥而不膩,入口即化。

    徐妙涵吃了整整兩大碗飯,吃得好心情自然就好,白天的那點破事在美食的沖刷之下蕩然無存。

    飯后,大小姐跟懷孕一樣摸著圓滾滾的肚子:“不行了,再吃下去就要撐死了,蒼術,我不能動了嗎,你去把碗洗了吧。”

    “誰讓你吃這么多,不怕變胖嗎?”蒼術哭笑不得,徐妙涵最近越來越愛跟自己撒嬌了。

    其實,徐妙涵也沒閑著,吃完飯拿著手中的材料進了書房。

    如今順天制藥進商會的事情被謝四破壞,她只能重新做一份材料希望能請一位會長為自己擔保。

    蒼術知道,徐妙涵今天挨打肯定和商會有關,而自己被人算計應該和商會脫不了干系。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謝騰飛干的。

    蒼術聯系了徐志安,一是調查謝家的關系網,二是讓商會老大給徐妙涵稍稍開個后門。

    “謝家手里是不是有一伙打手?”

    “是,謝四不知道從哪里找來兩位五品武者,暗地里養著專門替他處理敵人,以前也對鄭氏兄弟動過手,被我私底下派人攔住了。”

    蒼術將洗干凈的碗碟放起來,淡淡的說:“我明白了,你把地址告訴我,今晚我要去坐坐。”

    徐志安:“……要不我派人去處理?你這種實力去……說實話有點大材小用了。”

    這謝家肯定是不長眼的得罪徐妙涵了,不然蒼術不會這么生氣,徐志安清楚的記得蒼術為了徐妙涵可是單槍匹馬闖徐家,兩次!

    第一次廢了徐杰做男人和傳宗接代的能力。

    第二次滅了徐家四名九品武者。

    謝家要是知道,自己惹的一位九品之上的高手親自登門,會不會嚇得心臟病突發。

    蒼術繼續說道:“商會那邊你還是稍微安排一下,不要讓妙涵知道是我在幫她,她骨子里還是很要強的。”

    “明白,我也很了解這個大侄女。”徐志安說完將謝家養打手的地址發了過去。

    深夜,徐妙涵熬得兩眼通紅終于睡去。

    蒼術這才悄悄出門趕往徐志安給的地址。

    清河沙場。

    這里是泉濟城一條河邊的采沙場,平時這里罕有人知,是謝家養打手的地方。

    楊老大、楊老二正是那兩位五品的武者。

    此時他們坐在椅子上正詢問手下。

    “刀疤他們怎么還沒有回來?處理一個吃軟飯的小白臉這么慢?”楊老大不耐煩的說道。

    “或許是他們動完手之后又去找女人了吧,刀疤做事我放心。”楊老二灌了幾口馬尿,暈暈乎乎的說道。

    楊老大一把將老二的酒瓶打翻在地,惱怒的說:“你能不能不喝了?我總感覺今晚要出事。”

    “靠!不就是一個臭小子嗎?這些年我們替謝家處理多少個了,還在乎這一個?”楊老二罵罵咧咧的說道。

    “大哥~二哥~”

    突然間,沙場入口處傳來一陣虛弱的喊叫聲。

    楊老二一聽大喜:“哈哈,是刀疤回來了,我就說沒事,大哥你得賠我一箱酒!”

    “賠你媽!你沒聽到刀疤氣息很微弱嗎?”楊老大一個箭步就沖了過去。

    楊老二這才反應過來,緊跟著大哥跑了過去。

    只見刀疤一人趴在沙場門口,臉上毫無血色,身上全是傷痕。

    “刀疤!出什么事了,其他人呢?”楊老大連忙問道。

    刀疤氣息微弱的說:“大哥,出事了……那小子是個硬茬……他將我們全部打傷,然后拆了我們的車,不久之后來了狼……其他人……都死了。”

    “什么?”

    “該死!謝家小子給我們的情報有誤!大哥,我這就去找那小子,然后弄死他!”楊老二氣勢洶洶的說道。

    “不用找了,我來了。”

    這時,蒼術從一處陰影緩緩現身。

    刀疤看到蒼術后眼珠突兀,指著他:“他……他……就是他……他不是人!他是怪物!!”

    “吆,就你自己跑回來了?其他人沒回來?”蒼術說道。

    “嗝~”

    刀疤一激動昏死過去。

    “小兔崽子,你還敢找上門來?看老子不活拆了你的骨頭!”楊老二脾氣暴躁,拉開架勢就要往上干。

    楊老大比較謹慎:“小子,好不容易逃走了為什么還要再回來送死呢?我們可不是刀疤那種廢物,是你永遠也觸及不到的存在!”

    “哦?真巧,刀疤今天也說了類似的話,下場你們看到了……”

    蒼術微微一笑,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