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一十六章今天一定可以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一十六章今天一定可以

    “對了,爸,楊老大那邊傳過消息沒有?那個臭小子的事情處理干凈了嗎?”

    謝騰飛換下拖鞋,隨口問道。

    “王八蛋!老子今天要打死你!你知不知道,我跟你媽差點被你這個不學無術的混蛋給害死!”

    謝四情緒陡然失控。

    在玄關一小段助跑,飛身一腳將兒子踹飛。

    蒼術走后,他越想越覺得后怕,尤其是從楊老大口中得知老二的慘狀,他就覺得四肢發涼。

    恐怕這會,少胳膊少腿的楊老二還在月亮底下躺著呢,弄不好明天一早就涼透了。

    哐當!

    謝騰飛這次是真的飛了,還是被親爹踹的,撞倒玄關的鞋架后冷眼看向自己的父親。

    “爸,你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想搶女人,你想對別人動手,你查清楚底細沒有?”謝四指著兒子說道。

    “底細?他不就是被徐妙涵包養的小白臉嗎?難道徐妙涵打算為他報仇?姓蒼的死了?”謝騰飛無所謂道。

    謝四氣的直打哆嗦:“小白臉?去你媽的小白臉!老子看你就是一個小白臉!廢物!”

    謝騰飛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反而笑著說:“爸,你是越活膽子越小了,就算徐妙涵為他報仇又怎樣?咱們謝家還能怕順天制藥不成?”

    “爸,媽,是不是蒼術死了,徐妙涵找你們了?來來來,告訴我徐妙涵打算用什么方式替她的小白臉報仇,能把你們嚇成這樣?讓我也害怕一下。”

    謝騰飛語氣輕松,眼中充滿了不屑。

    “蒼術沒死,徐妙涵也沒打算報仇。”這時一直坐在客廳的楊老大發話了。

    “客廳還有人?”謝騰飛伸著腦袋往客廳走去:“楊老大?你怎么在我家?你剛才的話什么意思?”

    “孽畜!你還敢問?蒼術是比楊老大還要厲害的人物,楊老二已經廢了生死不知,今天派出去的人一個活的都沒有!”

    謝四瞠目欲裂,指著混凝土墻上的勺子說:“剛剛他隨后就把勺子訂進了墻里,我跟你媽……是撿回一條命啊!”

    “比楊老大還要厲害?”

    謝騰飛看著不遠處明晃晃的勺子。

    “這不可能!我讓人查過,他就是農村出來的廢物!”謝騰飛失神吼叫著。

    謝四怒不可遏,反手就是一巴掌:“我親眼見到的還能有假?你告訴我,白天有沒有打過徐妙涵?”

    “……有,她被扇了一巴掌……”謝騰飛癡癡傻傻的說道。

    唰!

    一道白光閃過,謝騰飛就這么看著自己右手飛了出去。

    “啊!!楊老大,你……你砍了我的手!”謝騰飛撕心裂肺的喊著,疼的他差點昏過去。

    謝四和他老婆完全不敢上前阻攔。

    楊老大說:“蒼前輩留下話,哪只手打的切掉哪只手,能留你性命不錯了。”

    “可……可打人的不是我啊,是……是我的秘書!”謝騰飛要冤死了,莫名其妙就成了殘廢。

    細細回味楊老大的話,謝騰飛臉色瞬間毫無血色,不敢置信的瞪著楊老大,呆若木雞。

    楊老大給他們謝家辦事多年,關系不說多好,但也是絕對不壞。

    僅僅一晚上的時間就能讓楊老大這么聽蒼術的話,可以想象蒼術有多么強大,強大到楊老大死心塌地的這么為他辦事,甚至手刃謝家。

    謝騰飛嚇傻了。

    “逆子,你現在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煩嗎?明天自己去商會,當著所有人的面下跪給徐妙涵小姐道歉,必須求得徐妙涵小姐的原諒,只有這樣咱們謝家才能平安無事。”

    謝四氣呼呼的坐在沙發上,神色鐵青,他今晚不能睡了,明天一早就得去商會等著徐妙涵,親自安排徐妙涵加入商會。

    “我知道了,爸,我的手好疼。”

    謝騰飛捂著鮮血淋漓的右手腕,唇齒蒼白的說道。

    他老婆連忙從柜子里拿出醫藥箱給兒子包扎,謝騰飛不是武者,這種傷口不處理肯定會死的。

    楊老大冷哼一聲:“謝老板,我兄弟還有那么多手下死的死,傷的傷,你就這樣不管了?”

    謝四聞言一震,差點忘了這里還有個瘟神。

    “楊老大你放心,我這就往你賬戶轉五千萬,我是不會讓你吃虧的。”

    “哼。”楊老大這才滿意的離開。

    ……

    清晨,徐妙涵這一晚睡得很香。

    打開房門就看到蒼術在廚房忙碌著,一股甜蜜不由從心里流淌出來。

    “早啊。”

    徐妙涵穿著睡衣,披著有些凌亂的頭發,少了幾分超凡脫俗的氣質,多了一點煙火氣,就像是墜落人間的仙子。

    “不早了,太陽都曬屁股了。”蒼術端出早餐。

    “哇!魚子醬!你從哪里弄來的,昨天沒見你買啊?”徐妙涵驚訝的說道。

    蒼術微微一笑說:“我吃著味道不錯,順手拿的。”

    徐妙涵嘗了一口:“嗯~味道真不錯,很貴吧?”

    “不貴,免費的。”蒼術說:“今天還要去商會嗎?”

    “去啊,商會名額對于順天制藥來說特別重要。”

    想起商會的事情,徐妙涵就一臉苦相,這人生地不熟的上哪去找會長做擔保啊。

    靠徐家嗎?徐妙涵暫時是不會去徐家的。

    蒼術說:“放心吧,今天你一定成功。”

    “切,你怎么知道?商會是你家的,你說了算?”徐妙涵撇撇嘴說道。

    “要不我們賭一把?我輸了答應你一件事,你輸了……上次在病房你口紅的味道挺不錯的。”蒼術一臉壞笑的說道。

    一提口紅,徐妙涵臉蹭一下就紅了。

    這個壞蛋還敢提!

    “哼,我跟你賭了!”徐妙涵揚起小下巴,商會如今都在針對自己,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間就會大變樣。

    “輸了可不能賴賬哦!”

    “不賴賬,你在家等我回來贏你。”

    徐妙涵兩口將面包吃完,簡單洗漱一下就準備出發。

    剛剛還有點恐懼去商會呢,跟蒼術打賭后反而有點期待結果。

    來到商會,依舊是昨天的大廳,依舊是昨天的那些職工,依舊是那個周潔在等著自己。

    “徐董竟然還敢來!難道是你找到肯為你擔保的會長了?”周潔牢記昨晚謝騰飛的任務,盡心盡力完成著,殊不知一夜風云大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