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一十七章跪下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一十七章跪下

    “周秘書,如果沒事請你讓開,我不希望再次發生昨天的不愉快,因為我的手到現在還疼呢。”

    徐妙涵抬抬自己的右手,再看看周潔的臉。

    周潔連忙后退幾步,護住自己的臉說道:“徐妙涵,你不要再癡心妄想了,沒有會長級別的人物為你擔保,順天制藥是不能加入商會的。”

    “再說了,你那點臟事整個商會都傳遍了,別人都避之不及不會有人幫你的,不信你問問在場的員工。”

    周潔環顧四周,望著一群又一群駐足圍觀的職工,他們看向徐妙涵的眼神別有意味。

    這些職工眼神已經說明了一切,盡管徐妙涵心中有準備,但事情真發展到這一步還是免不了有些失落。

    看到徐妙涵不說話,周潔乘勝追擊,陰森森笑道:“徐妙涵,你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只有飛哥能幫你,我給你之一條明路,好好伺候飛哥。”

    “呵,你終于將自己的目的說出來了,不過恐怕要讓你失望了,就算順天制藥永遠不加入商會我也不會去伺候謝騰飛的!永遠不!”

    徐妙涵轉身就走,這里已經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

    “嘿,你一個不要臉的賤人還裝純潔!陪飛哥一晚就能得到商會的名額,這是多少小公司夢寐以求的機會,不知道的多少小老板恨不得將自己女兒送出來呢!”

    周潔賣力蠱惑著徐妙涵,可對方不為所動,步伐堅定的走向出口。

    周潔著急了,這下可怎么辦?飛哥知道了肯定會打死自己的!

    “徐妙涵!你要想清楚!錯過這次機會順天制藥就再也進不了商會了!”

    “我會自己想辦法,商會又不是只有謝家一位會長。”徐妙涵頭也不回的說道。

    “哈哈,你以為你是誰?你要是能找到一位會長幫你,我跪在你面前給你舔鞋!”周潔大笑:“謝家已經對商會所有人打好了招呼,沒有謝家的命令沒人敢同意你加入。”

    “不會有人蠢到為了幫你而得罪二會長吧?”

    “哦?是嗎,如果我要幫她呢?”

    這時,從商會內部傳來一聲充滿磁性的男低音。

    “誰他媽的亂說話?信不信飛哥活扒了你的皮!”周潔怒吼一聲,自己才剛嘲諷完就有人敢拆臺,這不是明擺著打她的臉么:“老娘倒想看看是誰口氣這……大……大……大會長?”

    周潔剛轉過身,看到說話的人后頓時石化。

    “姓謝的小子現在好威風啊,不知道還以為整個商會是他家說了算呢,我這個大會長一點存在感都沒啊。”

    大會長邁著堅實的步伐走到徐妙涵面前,伸出手恭敬地說:“徐小姐您好,我是商會的大會長丁建國。”

    徐妙涵連忙伸手一握,也回禮說:“丁會長您好,久聞您的大名,之前一直沒有機會想見,這次終于是見到您了。”

    “之前工作太忙,順天制藥的事情我也聽說了,我愿意做您的擔保,可否給我個面子留下來?”丁建國小心翼翼的說道,語氣中盡顯恭敬。

    昨天徐志安可是特意叮囑他要恭敬對待徐妙涵。

    丁建國不是傻子,徐志安、徐妙涵,兩人都姓徐,這當中的關系一想就透,徐家人他敢不恭敬嗎?

    丁建國的出現令事情發生扭轉,這一急轉彎令吃瓜群眾猝不及防。

    他們可是輕輕楚楚聽到大會長希望徐妙涵給自己第一個面子啊!這……這太不可思議!

    前一秒還孤立無助準備放棄的徐妙涵,下一秒就有人出面撐腰,出面的人還是商會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大會長。

    周潔也是愣了,大會長的出現徹底打亂了她的計劃,這樣一來謝騰飛肯定是得不到徐妙涵了,不行!她必須做點什么。

    “大會長,您真的要幫徐妙涵擔保嗎?徐妙涵的事情可是二會長親口安排的。”周潔不得已將謝四搬出來,希望大會長能有所忌憚。

    豈料,丁建國冷哼一聲:“他謝四親口安排的又怎樣?你別忘了,這個商會我才是老大!”

    “可……可是為了這么一個不干不凈的女人,您和二會長內訌,這會影響公會未來發展的。”周潔痛心疾首的說道,好像自己真的很擔心商會未來一樣。

    丁建國聽了周潔的話,玩味的說道:“你確定謝四會和我鬧翻?”

    話音剛落,只聽商會門口想起一聲急促的剎車聲,從一輛高檔商務車里跳下來一個人,然后他急匆匆的往商會里跑。

    周潔大喜,搖著手臂呼喊道:“謝會長,我在這!您快勸勸丁會長吧,他要給徐妙涵這個賤人做擔保人,徐妙涵的事可是您親自……”

    ‘啪!’

    話還沒說完,謝四飛奔過來上手就是一大耳刮子。

    “我親自什么?我什么都沒說過!”謝四嚇得一身冷汗,還好自己反應快及時堵住了周潔的嘴,不然剩下的話傳到那位殺神耳朵里……想都不敢想。

    “謝會長?您為什么打我?”周潔一臉懵逼,心中萬分委屈。

    誰知謝四看都沒看她,一臉諂笑的走到徐妙涵面前:“徐小姐是吧?我叫謝四,是商會的二會長,我的下屬可能給您造成了不小的麻煩,您別見諒啊,我愿意跟丁會長一起為您做擔保。”

    轟隆!

    周潔感覺自己被五雷轟頂,這是假的吧?

    其他人和周潔差不多的反應,他們可是真真切切接到了謝四的通知,要組織徐妙涵加入商會,可現在……

    還沒等他們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只見商務車上又下來一人好像是位虛弱的病人,下車都得讓人攙扶著。

    定睛一看,眼前面無血色,眼眶深陷的竟然是謝騰飛!

    再仔細看過去,謝騰飛的右手怎么沒了?

    謝騰飛見到徐妙涵,激動的跪倒在她面前痛哭流涕的道歉:“徐小姐,是我該死!我不是人!為了讓你屈從我不惜編造了謠言重傷你,毀了你的清譽,求你原諒我!”

    ‘咚咚咚~’

    說完,不停的磕著響頭。

    語不驚人死不休。

    謝騰飛可是二會長之子啊,竟然給徐妙涵跪地磕頭,哪還有平時意氣風發的模樣,狼狽不堪,瑟瑟發抖。

    這分明就是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啊。

    周潔感覺自己腳下發飄,靈魂要出竅了。

    她這兩天忙前忙后詆毀徐妙涵到底是為了什么?結果,上司先慫了,而自己還在熱情的拉仇恨。

    周潔明白,謝家肯定是被人威脅了,否則怎么會一夜之間轉變態度?

    這個關頭最好還是不要出聲了。

    莫當出頭鳥。

    謝家正愁找不到替罪羊呢。

    然而……

    “周秘書,聽到沒有?連謝騰飛都是謠言了!”

    徐妙涵漂亮的眼睛中帶著寒意,這次她不但算輕易放過這個女人:“你之前說過的,我進了商會就給我舔鞋的!”

    周潔呆立原地,陷入掙扎之中,眼睛看向謝騰飛希望這個男人能替自己說句好話。

    謝騰飛跪在地上,連頭不敢抬跟別提說好話了。

    周潔一顆心沉到了深淵,這就是昨晚同床共枕的男人!

    她環顧四周,全都是冰冷的眸子,沒有一個人要為她說話,她現在已經不是人人敬畏的周秘書了。

    “好……我舔……”

    周潔硬生生從牙縫里擠出三個字,緩緩趴在地上。

    “算了,你最應該道歉的不是我,是蒼術。”

    說完,徐妙涵沒有在逗留,轉身跟著丁建國和謝四往商會總部深處走去。

    沒過多久,徐妙涵就拿著加入商會的合同離開了。

    她坐在車里想著今天的事情,然后撥通了蒼術的電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