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章金耳環_重生之拒絕扶弟魔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章金耳環

    店主腦子嗡嗡直響。

    他做夢都想不到會以這種方式跟古玩界的泰山北斗見面。

    “那個……莊文凡老先生,我一直很仰慕您……”

    店主的話剛說一般,莊文凡伸手打斷:“仰慕我的人不少,我現在問你,這個唐三彩你從哪弄來的?”

    “這……“店家眼神飄忽,不敢說出實情,一旦坐實他購買贗品以次充好的事情,這個店今后也別想開了。

    “莊老,這我真的不知道是贗品啊,我就是從長安城農戶手里收上來的,我也是受害者。”店家只能棄車保帥了,承認贗品也比關店強啊,這世道誰沒有上過當受過騙。

    莊文凡語塞,店家說的卻是沒毛病,看來只能聯系長安城那邊的同行多注意了。

    “你現在承認這是贗品了?”蒼術突然開口說道。

    店家連連點頭:“對,莊老都親自驗過了肯定是贗品,之前我誤會你了小兄弟。這樣吧,那對金耳環我就送給你了,錢我不要了。”

    說著,將五千塊錢轉給了蒼術。

    蒼術咧著嘴一笑:“你承認就好,孫教授?你聽到了,店家都承認是贗品了。你還有什么話可說?”

    孫教授的表情跟吃了蒼蠅一樣,一肚子的苦水說不出來啊。

    “沒……沒話說,是我水平不到位,不如莊老先生。”孫教授哭喪著臉說道。

    帶孫教授來的那人怒氣洶洶的吼道:“我還以為你是個專家,沒想到連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都不如,把傭金換給我!”

    孫教授今天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今后在圈子里的名聲恐怕會臭大街了。

    莊文凡說:“小蒼,你剛才掏了一副耳環?是好東西?”

    他對蒼術的眼力相當自信,既然值得蒼術出手一定是真品,莊文凡不由得想見識一下。

    “一對金耳環,我估計應該是明代左右的,當初的主人身份應該不低。”蒼術將耳環遞到莊文凡面前。

    莊文凡接過耳環,仔細研究了一番說:“葫蘆瓜棱形金耳環,從工藝特征上看的確是明代早期的物件,市場上的價格也大概在五萬左右吧。”

    一旁的店主滿嘴苦澀,賠了,賠慘了!

    都是那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表弟!要不是他,自己也不會惹上蒼術,更不會把莊文凡這尊大佛給招來。

    此刻,他不僅不能生氣,還必須舔著笑臉說一些恭維的話。

    “哈哈,蒼先生果然生了一雙慧眼啊,這對耳環在我這放了這么長時間都沒人發現,您一來就選中了,既然這么有緣我就將它送給您了。”店主卑微的說道。

    蒼術冷眼道:“送給我?這句話你剛才已經說過了,沒聽說過一件禮物送兩遍的。”

    店主尷尬的笑了笑,心里嘟囔,那時候誰知道這玩意是古董啊,只能訕訕的笑道:“哈哈,最近熬夜有點多記性不太好,這樣吧,我這里還有一個清朝官窯的碗,也送您了。”

    有些肉疼的拿出一個精美的瓷碗,一咬牙一跺腳推到蒼術面前。

    這是真東西,當著莊文凡的面根本沒有作假的可能。

    莊文凡對店主說:“看在你送禮物的份上,今天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關于唐三彩你好自為之吧。”

    “是是。”店主聽得出話里的敲打,今天算是拿了兩件古董換來了平安,不然以莊文凡的地位只要一句話就能讓自己在整個古玩界毫無立足之地。

    莊文凡和藹的對蒼術說:“小蒼,借著這次機會去我家坐坐吧,我們好交流切磋文玩知識。”

    “好,那我們就上門叨擾了。”蒼術對范承恩說:“范哥,沒事一起去?”

    “當然了!這可是難得的機會。我以前還花一千萬希望有人能幫忙認識一下莊老呢。”范承恩迫不及待的說道。

    莊文凡呵呵一笑,要不是看在蒼術的面子上像范承恩這樣的商人他才懶得搭理。

    莊文凡的家就在泉濟城的市中心,住的是四合院,類似于帝都的那種。

    單單是站在正門口就能感覺到濃厚的文化氛圍。

    進到院子里,郁郁蔥蔥的葡萄架,下面是麻藤搖椅,一鼎香爐,好不愜意啊。

    蒼術仔細一看,好家伙,一個香爐竟然是大明宣德香爐。

    “看出來了?”莊文凡笑道。

    “大明宣德香爐?”蒼術說道。

    莊文凡欽佩的說:“你果然厲害,一眼便看出我這爐子的來歷。”

    “莊老,你真的太抬舉我了,這都是我從你的書上學到的。”蒼術實話實說。

    “我知道你是在謙虛,我昨天給你的書,你今天就能運用自如了?恐怕天才都做不到。”莊文凡說:“當初這爐子我可是拿在手里好一頓研究才確定來歷的,你只是隨便一掃甚至都沒有拿在手里看,我敢說你的鑒定能力絕對不比我差。”

    蒼術無話可說,總不能告訴別人自己的眼力比放大鏡還厲害吧,說出去也沒人信啊。

    莊文凡說:“很少有年輕人像你這樣喜歡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了,世人喜歡古董也不過是喜歡它的價值,而你不一樣,小小年紀就由此成就必定是真心喜歡古玩文物。”

    “額……您真是太高看我了。”

    蒼術有點臉紅,被莊文凡這么一頓猛夸他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莊文凡是打心眼里喜歡蒼術這個年輕人,有眼界有學識,關鍵相處下來人品也相當的好。

    談話間,他不止一次的說自己年紀大了想要把自己如今在文玩界的位置傳給蒼術。

    嚇得蒼術只能委婉的表示自己還年輕,不配得到這么高的殊榮。

    越是拒絕,莊文凡越是覺得蒼術品行端正,多少人為了這個位置搶的頭破血流,可人家蒼術白送都不要。

    “小蒼啊,過兩天有一場鑒寶會有沒有興趣跟我去看看啊?”莊文凡邀請道。

    “莊老邀請,那我一定要賞個面子了。”蒼術這會正處于鑒寶的新鮮感當中,有著這種盛會他當然要去湊湊熱鬧。

    兩人約定好時間地點后,蒼術便帶著范承恩離開了莊文凡的家。

    經過今天的事,范承恩對蒼術的敬佩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一代大師莊文凡竟然打算要將自己的位置傳給自己的小兄弟!說出去就倍有面子。

    再回家的路上,蒼術接到母親的電話。

    “兒子,你大姨去泉濟城了,你幫忙照應著點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