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章 教訓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章 教訓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出租車行駛十幾分鐘后,停在了一座十幾層的白色大樓前。

    這棟外面裝修就極為氣派的大樓便是安北有名的私立醫院——仁德醫院。

    而林音則是仁德最年輕的主任醫師,英國留學歸來,醫學博士學位,據說剛畢業因為家人緣故回到了安北,被仁德院長以三百萬的年薪留住。

    “我去醫院了,你自己回家吧。”

    到了地方,林音率先下了車,一臉冷淡的對身側的唐風說道。

    她可不想帶這樣的“老公”去自己工作的地方,那樣自己的同事不得笑掉大牙?

    眼見林音態度如此惡劣,唐風理都沒理,自己堂堂北華仙尊座下的北玄金仙,又怎會稀罕你這樣一個凡塵女子?

    當年仙界的仙子、道君仰慕他的不在少數,他都未曾多看一眼,若不是看在自己父親和岳父林木石的份上,他都懶得理睬。

    “師傅,多少錢。”

    未做回答,唐風一邊摸著口袋,一邊隨口問道車里的司機。

    “先生,二十一塊。”

    摸著口袋,唐風面無表情的臉上漸漸的起了紅色,三百年了,第一次老臉一紅。

    他身上就五塊錢加一個五毛的硬幣……

    “咳咳,那個,師傅你先等等,錢在我老婆那里。。”

    說完,在師傅錯愕注視下,唐風快步往前追去。

    “喂,那個你先等等!”

    林音聞言不耐煩的停住腳步,轉過頭俏臉一翻。

    “有事嗎!”

    唐風很是尷尬,但依舊是一副淡然的神色,一只手在口袋插著,伸出另一只手。

    “給我錢,我身上不夠付車費。”

    要錢,跟女人要錢也是理直氣壯,面不改色!

    很清晰的看到林音氣的鼻子都抖了抖,差點沒笑出來。

    “呵呵,唐風,你還真是不要臉到了一種境界,跟女人要錢還這么理直氣壯,你能有點出息嗎?”

    說著,從隨手的包里拿出錢,甩給唐風一張大紅袍,轉身離去。

    “喂,我只要二十,多了不要,找了零錢還給你!”

    唐風再度老臉一紅,手里舉著一百塊沖林音的背影喊道。

    唐風準備轉身付錢,而林音前方急匆匆跑來一個護士模樣的姑娘,一臉著急,都快哭了的樣子。

    “林主任,出事了,你趕緊去看看吧,晚了就出人命了!”

    “慌什么,這種情況又不是沒遇到過。”

    “不是,林主任,病人身份特殊,是何副市長的千金,現在人都快發瘋了!”

    “走!”

    ……

    唐風聽得一知半解,但這是醫院,遇到的急事,恐怕就是那個姑娘口中的副市長女兒遇到了什么危險。

    到了車邊給了師傅錢,唐風沒加思索,還是進了仁德醫院。

    醫院很大,但前世的記憶讓他直接到了三樓,這里是林音辦公室所在。

    還沒上到三樓,耳邊便傳來一聲聲刺耳的女童哭聲。

    唐風聽著這哭聲,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到了三樓,第一間是林音的辦公室,此時門開著,里面沙發上坐著一對夫婦,男的戴眼鏡,裝束一看便是公家人,女的貴婦打扮,妝容精致,兩人都是神色憔悴。

    婦人懷中抱著孩子,唐風站在門口打量了一眼,女孩約莫五六歲的模樣,扎著小鞭,此時哭的臉色煞白,上氣不接下氣,手腳四處亂蹬,眼睛翻著白眼。

    “林醫生,這鎮靜劑真有用嗎?”

    這時林音已經換上了白大褂,手中拿著針管,身旁是個女助手。

    “孩子發燒,現在情緒不穩,鎮靜劑能先讓孩子安靜下來,保存體力,以便后續治療。”

    林音有條不紊,這樣的病人,她見多了。

    但婦人懷中的女童看到針管,哭的更加撕心裂肺,好像有天大的委屈一般,手腳不停亂蹬,甚至撕扯著她媽媽的衣服,眼神也更加的陰狠起來。

    當林音靠近她的時候,力氣突然大了起來,身邊的男人不得已只能兩人一起,抓住發狂一般的女童。

    “琳琳別怕,打一針就好了昂,聽話,聽媽媽話。”

    在四只胳膊的束縛下,林音給女童注射了一針鎮靜劑。

    剛剛打完針,女童似乎是鬧累了,也好像是鎮靜劑起了作用,竟然瞬間安靜了下來。

    眼睛男和婦人眼見孩子好了些,心里也放心了一點,對林音的態度也好了許多。

    “林醫生,真是感謝你了,您看著接下來需要怎么治……”

    就在眾人都以為女童的病被林音治的差不多了的時候,女童猛地睜開了眼睛,眼神幽怨,“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哭聲凄慘,一聲一聲的,似乎嗓子都啞了一般,發出的聲音根本不像是一個五六歲的孩子,反而更像是一個七十歲的老奶奶!

    何副市長和夫人一下子嚇的臉都白了。

    “林醫生,這……這是怎么回事!”

    林音此時也有些不知所以然,趕緊給女孩進行檢查,但此時女童像是發瘋了一樣,沖著林音的臉就是一腳,隨后伸出瘦弱的手臂,鋒利的指甲揮著就往林音的臉頰上抓去!

    林音直接被踢懵了,事發太過于突然,根本沒有時間反應。

    唐風在門口一直站著,眼見林音的臉就要被抓破,一個閃身,一把抓住了女童的胳膊!

    女童手被唐風死死的抓住,瞬時止住了哭聲和打鬧,一雙黑色的眸子,怨毒的看著唐風,嘴里含混不清的說著什么。

    “林醫生,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副市長忍耐快到了極點,這仁德醫院名氣很大,林音的名頭更是響當當的,沒想到第一次來就這么不靠譜。

    林音此時剛剛緩過神,喘著氣,“何副市長,您先別急,可能是鎮靜劑的劑量不夠,我再打一針。”

    “別打那玩意兒了,鎮靜劑對這孩子沒用。”

    唐風直接一句話否定了林音的治療方案,扭頭正色看著一臉怒容的何副市長。

    “何副市長是吧?如果你相信我,請把孩子交給我,我能治好。”

    “你?”

    何副市長有些不信。

    “唐風,你發什么神經!這是我的診室,你馬上給我滾出去!”

    “何副市長,他不是醫生,腦子有點不合適,說的話你別在意。”

    林音連忙賠笑著解釋,唐風什么斤兩她清楚,可不能讓他逞能給自己醫院惹禍。

    何副市長又抬眼看了一眼唐風,眼神明顯有些不善。

    唐風倒沒什么感覺,也不再詢問女童父母,直接將婦人懷中的孩子抱過來,右手食指中指并在一起,搭在了女童的額頭,輕輕的按揉起來。

    一股乳白色的氣息自女童頭部灌入,慢慢的涌向體內的黑色氣息……

    當然,這些林音和何副市長看不到,他們看到的只是唐風把孩子抱過去之后用指頭按著額頭。

    “你干什么!”

    反應過來的何副市長怒發沖冠,爆喝一聲將自己女兒一把從唐風手里奪了過去!

    奇怪的是,女童被唐風這么一模一按,蒼白的臉色恢復了些許,此時也不鬧騰了,乖乖的依偎在爸爸的懷里。

    “唉,你要給我三分鐘的時間,你這孩子都好了,何必遭這份子罪呢,可惜啊……”

    唐風也不見外,屁股往林音的椅子上一放,滿臉惋惜的說道。

    何副市長和夫人怒不可遏。

    “好啊,大名鼎鼎的仁德醫院居然都是你們這種貨色,林醫生,你還真不愧是名醫,我記住你了。”

    何副市長冷笑著站了起來,雖然懷中的女兒似乎好了點,但滾燙的額頭卻讓他擔心的不行。

    “何副市長,您別生氣,再給我次機會,我一定……”

    “行了!我就這么一個女兒,難不成讓你治沒了才罷休?好了林醫生,留著話給衛生局的人說吧!”

    說完,何副市長抱著孩子轉身便走。

    林音看著憤然離開的何副市長,血液一股腦往上涌,肺簡直都要炸了!

    “唐風,你是存心想害我名聲掃地是不是!”

    唐風這話一聽就不開心了,翹起二郎腿,“我是在幫你好不好?那孩子根本不是一般的病,你治不好的,等著吧,他會回來請我的。”

    “呵呵,我的天,唐風,你是不是被打擊的失去智商了?”

    林音氣的都快笑了,這人簡直是不自量力到了極點!

    ……

    另一邊,何副市長出了仁德醫院,直奔市區的安北第一人民醫院。

    在安北他身居高位,半路上就已經打點好了一切,那邊有專家等著。

    不過不妙的是,女兒離開仁德醫院的范圍之后又開始哭鬧,哭聲凄慘無比,呼吸也開始不穩……

    自己岳父剛才也打來了電話,詢問外孫女的情況,說了幾句不放心,已經在來安北的路上了。

    而唐風這邊,和林音吵了沒幾句的功夫,安北衛生局的工作人員已經到了。

    “誰是林音,她涉嫌違規行醫以及醫療事故,讓她過來談談吧?”

    衛生局的楊局長嚴肅的將一份文件扔在仁德醫院院長秦樹國的桌子上,冷冷的說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