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章 羞辱(上)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章 羞辱(上)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王磊臉色驟然一變,也幾乎是在倏然之間便恢復如常,他能有今天這個成就,心理素質自然是過硬的。

    “小音,不是你想的那樣,你了解我。”

    林音站起身,“是啊,不過那是以前,現在的你,我有點陌生。”

    說完林音轉身離開,王磊快步跟上,好不容易這幾天和林音感情有所回溫,他可不想因為這件事給泡湯了。

    “小音,你不相信我?”

    林音停住了腳步,表情有些飄忽不定,“你讓我冷靜一下吧,不要跟著我了,我自己回去。”

    王磊還想說什么,但是他知道林音的脾氣,自己現在接著跟上去,只會適得其反。

    嘆了口氣,王磊表情漸漸陰冷下來,一百萬打了水漂,還讓唐風出盡風頭,這可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而另一邊,唐風已經下了擂臺,回到了拳手的更衣室。

    把門關上,坐下,把自己那一身有些破舊的衣服拿了出來,準備換上。

    短褲剛剛脫了一半,唐風沒怎么注意,更衣室的門“吱呀”一聲被人推開。

    唐風弓著身子,脖子仰起,這個角度正好看到了門口門把手以下的畫面。

    黑色的高跟鞋包裹著一雙精致如玉般的玉足。

    往上,纖細白皙以及修長的小腿,白的在燈光下有些閃人的眼睛。

    唐風扒褲子的動作不由得一停,這個腿,太特喵的誘惑人了!

    看了兩眼,唐風不自覺坐直身體,這才看的清楚,門口站著一個身穿淺色旗袍的女子,裁剪得體的旗袍將她S型的身段包裹襯托的更有一絲韻味。

    看了一眼,唐風發現這女的捂嘴笑著看著自己,疑惑往下一看,這才發現自己短褲換到了一半,簡直是在故意走光一般!

    “我靠!”

    唐風老臉不由得一紅,一把將短褲抓起,歪著頭問道。

    “你是誰,你想干嘛?”

    此時唐風兩只手緊緊的抓住褲腰,一臉的警惕,惹的門口旗袍美女笑得站立有些輕微搖晃。

    “怎么?一腳就能將坦克KO的人,難道還怕我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不成?”

    女子莞爾一笑,踩著腳下高跟鞋“咯噔咯噔”的走到唐風身邊,坐下。

    唐風無所謂的一笑,“那可不一樣,我是男人,在我看來,女人大多數時候可比男人危險的多。”

    將上衣套在頭上穿好,唐風有一搭沒一搭的說道。

    “沒想到啊,臺上那么霸道的冷風,居然怕女人,呵呵……”

    旗袍女子站起身,在唐風面前笑著說道。

    火辣的穿著卻有著一種古典的韻味,舉手投足之間的氣質,不輸林音幾分。

    快速穿上褲子,唐風深吸了一口氣,閃身站在女子身前,女子身高不低,踩著高跟鞋快和唐風差不多了。

    “你不怕我嗎?”

    唐風上半身往前傾,兩人鼻翼間的距離不過兩三公分的樣子,唐風清晰的聽到女子有些加快的呼吸聲。

    清淡宜人的高檔香水味道飄進鼻子,唐風貪婪的吸了一口,嘴角微微一揚,收回了身子。

    女子重重的吸了兩口氣,身體不自主的往后輕退兩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面部的表情很難言語。

    面前的這個男人,一瞬間靠近自己,她居然周身像被禁錮住了一般,難以動彈,那渾身散發出來的氣息,讓她瞬間有些大腦空白,呼吸加速。

    “走了,回見!”

    唐風轉身往門口處走,天色不早了,也是到了回去的時候了。

    “等等……”

    女子反應過來,急忙站起身,沖離去的背影喊道。

    歪過頭,唐風用一雙不帶任何感情的眸子打量著她。

    “要不……我送你吧。”

    女子說完,眼神中露出期盼渴望的色彩,雙手有些局促的放在小腹處,微微低了低頭。

    淡然一笑,唐風點點頭,“行啊,正好我也沒車,那就有勞美女了。”

    雖然兩人不認識,但是男人和女人,認不認識似乎都可以發生點什么。

    到之前的經理室,唐風拿了兩場比賽應拿的獎金加分紅,一共八十萬,而后跟著旗袍女子,出了地下拳館。

    而在不遠處的黑暗中,王磊抱著臂,看向唐風,嘴角露出滿意的笑……

    出了地下,旗袍女子走在前,到了一輛白色的女款奔馳前,沖唐風招了招手,“冷風,這邊!”

    打開車門上了車,旗袍女子扭頭問道。

    “你家在哪?”

    “清河嘉園。”

    “看你這打扮不像啊,那地方一棟別墅的價格都在一兩千萬,難不成,你做鴨的?”

    女子見車內氣氛有些冷,笑瞇瞇的往唐風這邊一靠,打趣似的說道。

    “唉,這居然都被你看出來了,不瞞你說我賊厲害,我那五十歲的女朋友被我伺候的不要不要的,你要不試試?免費,不收錢。”

    女子露出一臉的鄙夷,不過都知道是在開玩笑,也就沒怎么在意,發動車子,往清河嘉園的方向開去。

    現代的旗袍設計,開叉一般開的都很高,身旁坐的這女子穿的更是如此,叉開的都到大腿根兒了,開車之時一踩一收之間,那白皙無暇的肌膚,直閃唐風的眼!

    女款奔馳疾馳在夜間的公路上,唐風按下了車窗,任憑晚風吹拂。

    一輛白色卡宴在唐風的注視下,從女款奔馳前加速超了過去……

    “你把窗戶開那么大,我頭發都被吹亂了。”

    旗袍女子烏黑的發絲被吹進來的風拂動著,別有一番凌亂美。

    女子說完歪頭瞥了一眼,發現唐風眼睛直直的看向車窗外,好像根本沒有聽到她的話。

    “冷風?你看什么呢?”

    唐風忽的扭頭,聲音冷冷的說了句。

    “快,加速,跟上前面那輛白色卡宴!”

    女子一愣,有些發懵,不知道唐風這一下是什么意思。

    “快!跟上那輛白色卡宴!”

    唐風眼神冰冷如霜,女子雖然不知道他突然之間發什么神經,但那雙眼神卻讓她不敢有一絲的遲疑。

    猛踩油門,奔馳E200本就是運動型車,一腳油門下去,只感覺重重的推背感傳來,車子“嗡”的一聲,極速往前沖去!

    卡宴速度本身不慢,趕了兩三分鐘的樣子,車子才超過了卡宴。

    “怎么了你這是?”

    旗袍女子可能平時開車并不快,這一番加速,緊張的讓她有點不適應,雙手緊緊的握著方向盤。

    唐風瞟了一眼沒答話,把頭伸出窗外,看向身后另一車道。

    卡宴里坐著幾個男的,看樣子非富即貴,后座一個女的被兩個男人架著,不時扭動著身子,大聲呼喊,但只看到嘴唇在動。

    唐風見此氣血上涌,身子收回副駕駛,左手猛的一把抓向身旁旗袍女子手握著的方向盤。而后使勁往右一拉!

    旗袍女子被唐風突如其來的一拉驚的大叫,這么快的速度,他是想干嘛?

    方向盤輕輕一動,車身便猛地往右邊沖去!

    卡宴直行,哪里想得到前面的車會突然變道,開車的男子嚇得雙目圓睜,猛地一腳剎車就踩了下去,而唐風眼見車子快速變向,右手猛地一把按想旗袍女子右腿……

    “吱……”

    兩車同時發出刺耳的輪胎擦地聲,卡宴制動好幾步才堪堪停住,距離前面的奔馳不足一米,而奔馳車的前保險杠已經撞在了路牙子上!

    開車的男子沒系安全帶,一頭就撞在了方向盤上,心里的火兒“呼”的一聲就冒了上來!

    旗袍女子嚇得面色蒼白,扭頭準備質問,但見車門已經打開。

    唐風已經下車。

    “你他媽的找死是不是!眼瞎啊!”

    開車的男子一頭長發,此時面目猙獰,額頭上還留著剛剛撞的兩條紅杠。

    唐風臉色冰冷,沒有一絲表情,直直的往被逼停的卡宴走去。

    “我說你他媽的找不痛快是……”

    司機男子話說到一半,整個人身體已然騰空,重重的砸在了車前蓋上。

    “把人給我放下來。”

    站在卡宴前,唐風冷聲對車里的人喝道。

    “車里有你認識的人??”

    旗袍女子看到唐風打人,急忙也下了車,站在他身后。

    “車里有我老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