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4章 震懾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4章 震懾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高安夏身體重重的摔在地上,右腿傳來陣陣酥麻感,難受的她頓時呼吸都有點困難。

    “安夏!”

    陳飛眼見情形不對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高安夏重重的摔下,他擔心的喊了一聲,急忙沖了上去。

    剛才那詭異的一幕他看在眼里,后背不斷的冒出冷汗,本以為唐風只是一個說大話的二百五,沒想到居然如此的詭異霸道,安夏根本就沒有碰到人,自己就被震了出來!

    靈氣外放!

    這是作為一個職業軍人的陳飛首先想到的招式。

    跑到跟前將倒在地上的高安夏扶起,大致檢查詢問了一下,陳飛緊皺的眉頭才稍稍舒展開來。

    高老派他來保護高安夏,若是真出了意外,他怎么和高家人交代?

    而另一邊的唐風怒火攻心,林家那邊夏素琴居然把他父親唐建國叫來了。

    父親剛做完手術需要靜養,自己這幾天都沒回去打擾,她這么做到底是想干什么?

    興師問罪?

    掛掉電話,唐風面色冷青。夏素琴是越來越過分了。

    “先生,剛才多有得罪,請您千萬不要放在心上!”

    眼看高安夏只是摔了一下,并沒有什么大礙,陳飛趕忙起身到唐風身前,正色道歉。

    唐風眼神一轉,看了一眼這精瘦男子,沒說話。

    這人體格健壯精瘦,一看便是軍人,而且還是身份絕不一般的軍人,前世自己也是軍人,見到這種打扮的,至少得叫聲首長。

    走到剛剛從地上爬起來的高安夏面前,唐風面無表情的問了句。

    “沒傷著吧。”

    剛剛父親的電話讓他心里有些亂,他怕自己沒分寸,真傷了人家姑娘,畢竟無冤無仇的,如果傷了人家也是真的不好。

    高安夏本來還呲牙咧嘴的,但是一看到唐風過來,身子明顯一震,而后強自忍住身上傳來的疼痛感。

    “沒……沒事!”

    剛剛還跟人家叫板,結果人家手都沒動就把自己秒了,雖然是女兒身,但要強的高安夏著實感覺臉上無光。

    “嗯,那行。”

    看到對方沒事,唐風放下心來,轉身便準備回去,家里那邊父親來了,父親軍人出身,眼里揉不得沙子,岳母夏素琴那邊要是添油加醋一番,大病初愈的他還真讓唐風擔心。

    轉身往前走了沒幾步,身后傳來了精瘦男子的聲音。

    “先生留步!”

    唐風轉身,冷冰冰的問道。

    “有事?”

    精瘦男子拉著高安夏,臉上尷尬的笑著,軍人出身的他似乎也并不會說好聽的話。

    “安夏,還不趕快給先生道歉!”

    人都是一種趨吉避兇的動物,遇到比自己厲害的人,自然態度都會變好,現在叫唐風的稱呼都從小兄弟、年輕人變成了先生。

    高安夏一臉的不情愿,但是被精瘦男子眼神一瞥,有些不甘的說道。

    “先生對不起,剛才是我不對,不該羞辱偷襲你。”

    唐風搖搖頭,示意沒事。

    “還有事嗎?”

    唐風著急走,語氣有些冷淡。

    “先生別走,您可知安北高家高老?”

    安北高家?

    高老?

    唐風心里不禁一緊,難不成這個高安夏,和安北的高家有什么關系?

    還有就是,這個安北高家別說是在安北這個小地方,就是放在整個江東省,那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誰人能不知道高老?

    那可是開國就授銜了的老將軍!

    “有些耳聞。”

    精瘦男子聽到唐風肯定的回答,心里一喜,連忙再度說道。

    “這位就是高家高老的孫女高安夏!”

    男子眼中滿是欣喜,普通人要是知道高安夏的真是身份,那恐怕攀附都來不及的。

    “那又如何?”

    這些大家族確實厲害,但唐風對他們卻絲毫沒有一丁點的懼意。

    堂堂的修仙者,豈會在意這些所謂的凡夫俗子?

    精瘦男子表情明顯一滯,氣氛略微有些尷尬,而高安夏的表情更是難看,顯然她對說出自己真實身份之后唐風的反應有些不滿。

    “安夏,你來給先生說說……”

    精瘦男子發覺自己可能說的有些不合適,把一臉不高興的高安夏往前拉了拉,讓她繼續說。

    “陳哥,我……”

    “你難道不知道高老每次犯病的時候有多痛苦嗎?”

    高安夏一聽這話,輕嘆了一口氣。

    “先生,你之前說,我們家的功法有缺陷,即使練成之后每次使用都會對身體造成傷害,我覺得我爺爺年輕的時候留下的舊傷估計就是這種原因造成的,你既然能看出來,那你會不會治?”

    高安夏咬了咬嘴唇,有些為難的說道。

    高老的心臟病每到發病的時候都疼痛難當,現在年紀大了,每次發病都極度的危險,他是高家的精神支柱,也是家族的頂梁柱,更是開國功臣,他若是出了意外,整個高家可能都會受到影響。

    因此,不僅僅是高老親手提拔起來的陳飛,還是疼愛有加的高安夏,都不希望高老遭受病痛的折磨。

    “我會。”

    這些地球上的低微功法,唐風根本不屑一顧,再者,現在自己修為雖不高,但治病救人,好像還真的不是什么難事。

    高安夏眼中閃過一絲光芒,急忙開口。

    “那先生你幫忙給我爺爺看看,不管什么要求我都答應你!”

    這句話說出來,倒不是夸海口,高家真的有能力做到大多數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理由呢?”

    唐風心里有事,隨口答道。

    高安夏和精瘦男子都是一愣,顯然有些懵,換做是常人,哪個不愿熱臉貼他高家的冷屁股?

    高老開國功臣,老將軍,在安北,甚至在江東省跺跺腳,那都是地震的人,哪怕是在燕京,也有一大批想討好高家的人。

    這個唐風居然一口回絕了!

    “先生,敢問您貴姓?”

    精瘦男子眼見高安夏被懟的喘著粗氣,趕緊把這個脾氣火爆的大小姐拉到一邊。

    “唐風。”

    “唐先生,不瞞你說,高老的傷是在打小日本鬼子的時候受的,那時候他為了掩護主力撤退,強行施展高氏功法,才落下這一身的頑疾傷病,如今老將軍七十多了,每個月都受病痛折磨,希望您看在都是國人的份上,施以援手……”

    唐風雖然心急如焚,但聽到這話,心底不禁有些軟,前世年少輕狂的自己,不就是為了保家衛國才參軍的嗎?

    高老的事跡他心里也知道一點,但沒想到這位老人家為了國家付出這么多。

    輕嘆了一口氣,唐風將兜里的手機遞給精瘦男子。

    “號碼記下,下午給我打電話,我過去看看。”

    精瘦男子聞言大喜過望,連忙拿過手機將號碼記下,恭敬的把手機還給唐風,而后目送著唐風出了公園。

    看著一身破舊的唐風遠去,高安夏摸了摸還有些陣痛的胸口,不屑的問道。

    “陳哥,這人真有你說的那么厲害嗎?我怎么有點不信?”

    “安夏,你年紀小,不懂也正常,你爸,高大校所在的軍區,那個霍剛,你聽過沒?”

    “戰神霍剛?我當然聽過!”

    精瘦男子眼中掠過一絲難以察覺的光芒,笑著說道。

    “這個人,恐怕比他還要恐怖……”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