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1章 確實惹不起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1章 確實惹不起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鄭世豪金邊眼鏡下閃著邪魅光芒的眼睛頓時瞇成了一條縫兒,緊接著哈哈大笑,身子都在隨著顫動。

    他鄭世豪惹不起的人?難道現在的小年輕們膽子都么大了?

    “小子,有意思,刺激!”

    “豪哥我多少年了沒見過這樣的場面了,王隊啊,你說說,這事兒該怎么處置好呢?”

    鄭世豪之所以能坐在今天這個位置上,與他的心思縝密不無關系,就像現在,處理穆老八受傷的這件事上,就可看出來一點眉目。

    子彈是他最為得力和自豪的保鏢和打手,但是這也不足以讓他百分百的放心,因此設下了這一樁“陷害”唐風販賣毒品的圈套。

    子彈艱難的在地上爬起,手捂著肚子,忍著傳出來的陣陣刺痛,咬著牙對不遠處的老板鄭世豪說道。

    “豪哥,再給我次機會,我能解決了他!”

    做為豪哥的頭馬,子彈不希望這件事自己沒有處理好,而交給警察,這對于他來說,顯然是很丟人的一件事。

    鄭世豪從包里抽出一支煙,旁邊的人趕緊打著火給他點上。

    “好了,你先養你的傷吧……”

    子彈拳頭狠狠砸在地上,發紅的眼珠死死的盯著對面那個讓他今晚在老大面前丟盡顏面的唐風。

    “鄭總啊,你看你這話說的,對待這種危害老百姓生命財產安全的惡性犯罪嫌疑人,我們做警察的,肯定得將他繩之以法,不然還有王法嗎?”

    王東臉上笑著,眼角周邊的皺紋緊密的鎖在一起。

    鄭世豪滿意的點了點頭,“也是,這種罪大惡極的犯罪分子,自然得將其繩之以法,不過我聽說販賣五十克以上的就可以判死刑了,看這個量,似乎夠槍斃好幾次了吧?”

    “那當然,這個量,指定得斃了!”

    唐風站在對面,心中越發的不爽,這個鄭世豪在他前世的記憶中就有,是整個安北無所不知的人物,黑白通吃,最為關鍵的是,這個人和王磊的那個永生制藥集團之間似乎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但前世他勢單力薄,力量有限,根本無法探知到更深層次的東西。

    鄭世豪聞言再度仰頭大笑,“小子,我今天就是讓你知道,有的人你是得罪不起的,我惹不起你?等過幾天槍搭在你額頭上的時候,你就知道,我惹不惹的你了。”

    “這就是你打傷我的手下,得罪我鄭世豪的下場!”

    唐風看著對面的鄭世豪一臉得意的模樣,心里掀不起一絲波瀾,也就在此時,他包里的手機響了。

    唐風掏出手機看了一眼,發現是個陌生號碼,但還是按下了接聽鍵。

    王東看了鄭世豪一眼,示意要不要立即動手,鄭世豪無所謂的擺了擺手,“甕中之鱉而已,還怕他跑了不成?”

    “喂?哪位?”

    唐風先開口。

    “唐先生,我是陳飛啊,就是早上在公園那個,您說下午過來給我們老爺子治病,我現在正準備去接您,您能給我說個地址嗎?”

    早上唐風的那一手,徹底的鎮住了陳飛,況且他也不是一般人,曾經是衛戍區特種大隊的隊長,人送外號小林沖,高老對他有知遇之恩,他才跟隨退休的高老到了安北的。

    “哦,小陳啊,我現在不在家,遇到點麻煩,暫時可能沒時間。”

    唐風淡然一笑,接著說道。

    電話里陳飛一聽這話,聲音語氣頓時就是一變!

    “麻煩?唐先生您遇到了什么麻煩!”

    也可能是感覺到了自己語氣有些著急,他頓了幾秒接著說道。

    “唐先生,在安北,一點小麻煩我還是有能力替你解決的,您給我個地址,我馬上過去接您。”

    唐風想了想,說了四個字。

    “皇家一號。”

    “什么?皇家一號,那不是鄭世豪的場子嗎?您把電話給鄭世豪,我讓他先保證您的安全!”

    陳飛剛剛說完,突然又覺得自己說的不對,接著笑著接了句。

    “唐先生是我太著急了,就您的身手,安北哪里有能傷著你的人。”

    唐風沒有答話,伸出手臂,將手機遞給對面的鄭世豪。

    “小陳要跟你說話。”

    鄭世豪明顯一愣,小陳?哪個小陳?

    心中帶著這一絲疑惑,他伸手接過了手機,放在了耳朵邊。

    “鄭世豪,我他媽告訴你,唐先生在你的場子遇到了麻煩,你要是讓唐先生受到一丁點的不爽,我扒了你的皮!”

    “等著,我五分鐘之內就到!”

    聽筒傳來“嘟……嘟”的響聲。

    鄭世豪前一秒還笑容滿面,但此時的他,卻已面無人色,眼中盡是驚駭之色!

    陳飛,陳哥,那是誰的人?

    高家高老的貼身警衛,別看只是一個小小的警衛,但他跟隨高老多年,且在軍中時的地位就很高,加之高老在其身后,十分看重他,因此別說在安北,哪怕就是在江南省,甚至在燕京,也沒幾個人敢得罪他。

    此刻,鄭世豪才意識到,剛剛唐風毫無懼意的那一句,“你惹不起的人”,并不是空穴來風。

    王東看著接完電話的鄭世豪臉色倏然之間陰霾下來,湊上前問了句。

    “鄭總,誰的電話?”

    鄭世豪頭也沒回的說了句。

    “高老身邊警衛,陳飛的。”

    “啊?”

    王東聽到這句話,亡魂大冒,高老的人,那這意思是,對面這個唐風,跟高家有密切的關系?

    冷汗瞬間從后背生出,王東知道自己的斤兩,陳飛是什么人他不知道?就自己這個小小的特警隊長,人家平時看都不會看一眼!

    鄭世豪臉色難看到了極點,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滲出,他手里拿著唐風的那臺破諾基亞,死活不肯面對眼前這個現實。

    “唐先生,那個……一場誤會。”

    他好容易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嘴角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往前走了兩步,恭敬無比的把手機還給唐風,語氣十分宜人的說道。

    唐風心中知道,這個態度前后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的鄭世豪為什么會這樣,心中不由得又對這人鄙視了幾分。

    欺軟怕硬,如此反復無常的人,又能是什么正人君子呢?

    “鄭總言重了,我這被你們設計的是人贓俱獲啊,怎么能是誤會呢?”

    “你說是不是啊王隊?”

    鄭世豪臉上肌肉連帶這脖頸抽動了一下,心里不禁將那個惹事的穆老八祖宗都給問候了一遍。

    王東此時心里更是百爪撓心,這叫個什么事兒?本來以為今天過來幫鄭世豪個忙,賣他個面子,以后自己的仕途能在坦蕩一點,沒想到拍馬屁拍到了馬嘴上!

    “唐先生,您千萬別生氣,聽我給你解釋……”

    “啊,就是就是,唐先生,我們搞錯了,真是一場誤會……”

    鄭世豪和王東先后都慌了,連忙沖著唐風開始道歉。

    說話之間的功夫,包廂門被人推開。

    精瘦漢子陳飛步履穩健,快步如飛的走了進來。

    他瞥了一眼鄭世豪和王東,理都沒理,徑直走到了唐風身前。

    “唐先生,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能告訴我遇到什么麻煩了嗎?”

    陳飛一臉的焦急,呼吸微微有些急促,看樣子是跑上來的。

    鄭世豪看著陳飛對唐風如此的恭敬,心里不禁又涼了三分,臉上的表情也更加的難看。

    “是這樣,我呢,下午去老城夜市吃飯,和這位鄭總的手下發生了沖突,然后剛才來這兒玩想散散心,沒料到鄭總覺得臉上無光,設下一個完美的局,讓我跳進來……”

    唐風慢悠悠的說完,重新坐到沙發上,打趣的看著對面的鄭世豪和王東。

    陳飛聽著唐風的話,眼中不禁生出寒意,等唐風說完之后,沖唐風點了點頭。

    “唐先生,這事我來處理,您先坐。”

    話說完,轉過身,兩步跨到戰戰兢兢的鄭世豪面前。

    “啪!”

    一聲脆響傳來。

    陳飛直接上去就給了鄭世豪一個巴掌!

    “鄭世豪,你知道唐先生是什么人嗎!我都尊敬萬分的人,誰給你的膽子!”

    陳飛練家子出身,這一巴掌的力道不輕,直接將鄭世豪的金邊眼鏡都拍飛了!

    “混賬!”

    雖然被打,但此時的鄭世豪哪里還有之前的神氣,臉上帶著苦笑,低著頭,連大氣都不敢出。

    身旁捂著肚子的子彈眼見自己老大被打,受傷的身體如同打了激素一般。

    “去你媽的,敢動我老大!”

    鄭世豪聽到聲音臉色驟冷,轉身準備制止手下的時間,陳飛眼里瞬間像冒出火兒一樣。

    “放肆!”

    “砰!”

    子彈雖然身體有傷,但速度也是奇快,一記重拳堪堪還在空中的時候,陳飛的右腿閃電一般抬起,虛影一晃將踢在了子彈胸口!

    可憐這曾經是法國雇傭軍團的雇傭兵,被一記邊腿再次踢飛。

    鄭世豪這下臉上一陣紅一陣白,額頭的冷汗快要打濕整張臉。

    “鄭世豪,你要是管不住手底下的狗,我替你管教!”

    “好好好,陳哥你別生氣,這事兒是我錯了,您別生氣……”

    陳飛冷哼一聲,“我生不生氣沒關系,關鍵是唐先生,還不趕緊去給唐先生認個錯!”

    鄭世豪點頭如搗蒜,他同樣知道,陳飛其實是在給自己臺階下。

    他腆著臉,還帶著五個鮮紅的手指印,顫顫巍巍走到了唐風面前……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