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4章 傲慢無禮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4章 傲慢無禮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先行走了過去,鹿長青恨恨的看了唐風一眼,冷哼一聲也走了過去。

    兩人一左一右,坐在了高老身邊。

    “小鹿啊,你們鹿家的濟世醫館,我多年之前就有所耳聞啊,你們鹿家的醫術,我也是知道的,要不,你先來給我瞧瞧?”

    高老的傷是老病了,年輕時候落下的,直到開國之后才有機會去醫治,但遍尋天下名醫,卻始終未能治好。

    前些年還好,畢竟身強力壯,他久經沙場,這一點苦痛還是可以忍受的,但是如今這幾年年紀大了,身體大不如從前,這病痛似乎愈發的猖狂,每到發病的時間,折磨的他生不如死!

    “可以,高老,能為您治病也是我們鹿家的光榮,臨走之前家父特意交代,讓我盡心竭力為您看看,連診費都不讓我收。”

    高老聞言哈哈一笑,緊接著問道。

    “那你是把脈呢?還是?”

    鹿長青聞言得意的一笑,“高老,實不相瞞,我從小開始學醫,如今中西醫談不上多厲害,但至今除了藥石無醫的絕癥之外,還沒有遇到過沒治好的病,您年紀大了,我先給您把把脈,看能不能看出點端倪。”

    “好,來吧。”

    高老說著也不多話,伸出手臂,將袖子擼起,鹿長青目光轉向唐風,不屑的冷笑一聲,心中的得意流于神色。

    在他的心里,高老既然讓他先看,這表現還不就是證明他更相信自己一點?

    鹿長青這邊把著脈,唐風百無聊賴,看了幾眼,頓覺無趣,四下環視,觀察起高家別墅內的陳設。

    老將軍雖然戎馬一生,但屋內的陳設卻并不奢華,反而極度的簡樸,很多家具看起來都已經有年頭了。

    四面的墻壁上掛著許多字畫,使得整個屋內看起來頗有一絲書香之氣。

    當唐風的目光看到客廳正對面一副古畫上之時,他的眼前一亮,心里不禁起了一絲疑惑。

    引起他注意的,是客廳正中央的一副“猛虎下山圖”,整個畫張雖然裱裝的很好,但是仍舊可以看的出來其年份不短,紙張都有點泛黃了。

    畫中一只吊睛猛虎引頸長嘯,自山腰向下狂奔。

    唐風不懂書畫,但仍舊可以看出來,這幅畫筆法蒼勁,下筆有神,點墨之間揮灑自如,大體一看便知這幅畫絕對出自大師之手!

    但畫是副好畫,只不過,虎頭之上的三筆橫墨,引起了唐風的注意。

    老虎頭上有個“王”字,這是很多人都見過的,當然其實也不是真正的“王”字,只不過大體上看去像是王字,這在古人的畫中很常見,并不出奇,但這幅畫讓唐風心中起疑的地方就在里。

    這虎頭之上的“王”字,太濃了!

    常人可能無法看到,但唐風看的到,這濃重三筆構成的“王”字,對著客廳之中的人,正源源不斷的吸收著其余幾人身上的氣息……

    就在唐風看的出神的時候,身邊的鹿長青把完脈了,正一邊收拾著器具,一邊柔聲對高老說著。

    “高老,您這個病,我看出來了。”

    鹿長青一臉得意,滿面春風,之前來的時候就聽高安夏說,他爺爺的病多么多么的難治,以前請了不止一位燕京的老先生,甚至是“國醫圣手”看過,都說這傷病時間太久,已經無法治好。

    沒想到今天來一看,哪有她說的那么玄乎,只不過就是心臟和肺臟年輕的時候受過創傷,留下了病根兒,現在年紀大了,病灶之氣上侵,更為嚴重了而已。

    像這種病,自己之前又不是沒遇到過,那很多參加過戰爭的老一輩軍人,他親手治好的更是不在少數,這點東西算什么?

    高老聞言眉頭微動,身子也不禁微微往前一傾,開口問道,“哦?你看出來了?什么病,你能治好?”

    鹿長青收拾著東西,嘴角得意的往上一劃。

    “只要你能醫好老朽的病,老朽言出必行,一百萬的診金,決不食言!”

    唐風聞言也不禁一驚,一百萬在現在的安北,甚至江南省也不是一筆小數目,高老隨口便許諾一百萬的診金,看來他對于自己這個病痛,還是相當的在意的。

    鹿長青聞言大喜過望,但他是誰?連忙干咳了三聲,從而掩飾自己內心的狂喜,對他來說,這一晚上掙一百萬,也不是一筆小數目。

    “高老,您真的客氣了,能為您看病是我們這些小輩義不容辭的責任,您還跟我客氣什么。”

    旁邊一直站著的高安夏一聽這話心里美極了,她本意就是讓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唐風在這兒丟份兒的,眼看自己請來的人這么懂事有禮貌,又滿口答應能治好自己爺爺,那這唐風的臉不就是“啪啪”的響?

    “爺爺,您看看,這名門世家出來的,他就是不一樣,我就說吧,這鹿先生學貫中西,精通各種醫學門派,一定能幫您治好的。”

    高老聞言心中也是喜悅不已,看這樣子,今天這病弄不好真能治好了,俗話說的好啊,這長江后浪推前浪,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了不得啊!

    “好,小鹿啊,你說說,這怎么治?”

    鹿長青聞言也不磨蹭,從自己隨身所帶的包里拿出紙筆,拿在手中就開起了方子。

    筆走龍蛇,不到三分鐘,一張寫滿各種藥草的方子就遞到了高老手中。

    高老此時如獲至寶,他雖然是將軍,但對岐黃之術卻不明白,因此看起來是在看方子,其實什么都看不懂。

    “高老,這些藥草其中很多都是名貴的藥材,只要您按照我的方子去抓藥服下,我保證,一個月內,藥到病除!”

    在鹿長青的眼中,這高老的病其實就是年輕的時候本身吃不好睡不好,又打仗留下很多傷,其中一處傷到了心臟和肺部,因為沒有及時的進行處理,建國之后的醫療條件也又不好,因此留下禍根,只要自己用藥加以猛攻,大補其臟器,舊病肯定可以治好!

    唐風聞言冷聲一笑,他區區凡人,怎知道高老的傷其實是由“過度用氣”引起的。

    所謂的過度用氣,實際上就是說,他年輕的時候,可能因為某次特殊的緣故,使用了他們有殘缺的高氏功法,以至于體中生氣受挫,心肺重創,才導致今天的這種老病久治不愈。

    “好!好啊!果不其然,陽城鹿家果然名不虛傳啊,小陳啊,來,照著小鹿的方子去抓藥。”

    高老將房子小心翼翼的疊好,滿臉歡愉的招手把陳飛叫過去,將方子遞給了他。

    陳飛臉上無光,抬手接過,恭敬退到了一邊。

    唐風看了一眼得意洋洋的鹿長青和高安夏,直了直身板,咳嗽了一聲。

    “小陳,方子拿來我看看。”

    陳飛一聽這話頓時陷入兩難境地,左右看了看,不知道是給還是不給。

    “呵呵,一個沒學過醫的人,看的懂方子嗎……”

    鹿長青眼見高老此時已經完全相信自己,說話之時也不再顧及什么。

    “就是,唐先生,您要有什么能耐現在就趕緊拿出來,別以為早上欺負了我一個姑娘家,就真的以為自己很厲害!”

    高安夏抓住機會,火上澆油。

    高老人老成精,唐風既然能來這兒,肯定有他的道理,加之自己身份尊貴,也不愿意中傷這位看起來其貌不揚的年輕人,于是擺了擺手。

    “小陳啊,唐先生既然想看,那就讓他過目,眾人拾柴火焰高嘛,你們都是年輕人,該有的氣度還是要有的。”

    這話雖然聽著很是寬宏大量,但唐風不是傻子,這話實則已經表明,高老已經有點相信這個鹿長青了。

    也難怪,他年事已高,被病痛折磨多年,現如今,估計也有點病急亂投醫的意思了。

    陳飛聽到高老既然發話了,也不再說什么,伸手將手中的方子遞給了沙發上坐著的唐風。

    鹿長青面露不屑,一臉的鄙夷之色。

    唐風拿過方子看了一眼,做出了一個讓其他四人瞬間瞠目結舌的舉動。

    他看了一眼,就把方子給撕了……

    “什么陽城鹿家世代行醫,死在你們鹿家手上的人應該不少了吧?呵呵,全是大補藥,你以為你干嘛呢?給坐月子的婦人看病呢?”

    鹿長青的臉瞬間漲紅了,“唰”的從沙發上站了起身,手指著唐風,身體憤怒的都有點發抖。

    “你!你干嘛撕我的方子!”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嗎!”

    不僅僅是鹿長青臉色不好看了,連高老的臉色,也頓時陰沉了下來。

    這個年輕人,未免太過于張揚了一些,自己家是什么地方?竟敢這么傲慢無禮!

    “我當然知道,我在替你救人。”

    唐風面不改色的坐在沙發上,淡淡的說道。

    鹿長青雖然火大,但是他是拿唐風一點辦法都沒有,眼見自己沒轍,一屁股坐下。

    “高老,您說說,這是算什么東西,我好心來給你治病,方子隨手就被他這么撕掉了,還大言不慚污蔑我鹿家,您是老將軍,您可得為我做主!”

    高老此時罕見的臉色陰沉,甚至連一旁的高安夏心中都有點發憷,她跟在自己爺爺身邊這么多年,可從沒見過自己爺爺臉色這么難看過。

    “年輕人,你這是存心讓老朽顏面無存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