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5章 驚駭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5章 驚駭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語氣上雖然并非有多激烈,但是聽起來平常的語句之中,蘊含著一股將帥之氣!

    唐風聞言淡然一笑,“高老言重了,我只不過是看您德高望重,不想讓這種無能鼠輩治壞了您的身體而已。”

    表情淡然,面上沒有一絲的波瀾,好似沒有任何事情發生過一樣的輕松。

    眼見撕了人家的方子還泰然自若,高老臉色愈發的難看,直著腰背,往唐風身前傾斜幾度,伸出了手臂。

    “哦?原來年輕人是為了老朽好,既然如此,不妨給老朽把把脈,瞧一瞧?”

    伸出手瞬間變掌,看起來好像是在邀請唐風為他把脈治病,但是不傻的人都看的出來,這是高老動怒了,想要懲戒一下這個狂妄之人。

    陳飛頭上的冷汗直冒,他跟隨高老多年,深知高老對高氏功法的領悟已然超乎常人,他“內力”之深厚,連他這個衛戍區的特種教官都有些膽寒。

    高安夏此時雖然心里對唐風怨念加重,但看到自己爺爺動了這么大的怒,心里不免有些擔心,目光轉到唐風身上,低聲叫了聲,“唐風,還不快給我爺爺道歉!”

    她同樣知道,自己爺爺的“內力”究竟有多深厚!

    但是堂堂的修仙者,怎么會懼怕這些,只見唐風頓了兩秒,微笑一下。

    “好啊。”

    隨之伸出右手,握在了高老的手腕上。

    兩手接觸的一瞬間,唐風頓覺一股并不純凈的氣息自手臂灌入,速度奇快,直逼自身氣海!

    而高老的臉上,也出現了一絲冷意。

    他這是讓唐風知道,在自己家里,還不是你這種小人物狂的地方!

    眼見高老臉上驕傲之色愈發濃重,看自己的眼神也越來越不屑,唐風再不思索其它,調御體內靈氣,自手臂猛的灌入高老身體!

    兩股氣息相遇,高下立判,高老體內的氣息碰到唐風的靈氣,瞬間萎靡,瘋狂被碾壓,隨后通過手臂,如颶風一般在高老的體內經脈中游走起來!

    一陣從頭涼到腳的感受,猛然間讓久經沙場多年的高老臉色大變,看待唐風的眼神瞬間由之前的不屑轉為震驚,隨后又變成驚駭,最后變成驚嘆臣服……

    唐風眼見目的達到,收斂氣息,撤回了手臂,還和之前一樣,滿臉微笑的看著面露驚駭之色的高老。

    “高老,我把脈把的還行吧?”

    抽回手之后,唐風和氣開口。

    唐老面露一絲羞愧,但他畢竟是老人,見了太大的大風大浪,雖然心中萬分的驚駭,但表現在臉上的,實則很少。

    “安夏啊,給小鹿準備一百萬,送他走。”

    高安夏一聽這話,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瞬間有點楞,這是什么情況?

    “爺爺,您這是?”

    鹿長青這時候就更懵了,這是個什么事兒?不是前一分鐘還無比相信自己醫術嗎,怎么兩人一搭手,就讓自己走了?

    “高老,您怎么讓我走?”

    他顯然有點不相信,哪怕是走,也應該是對面那個唐風走才是啊,不應該是自己啊。

    “好了,安夏,拿錢送客!”

    高老語氣徒然變冷,根本不顧及滿腦子問號的鹿長青的感受。

    高安夏哪里見過爺爺語氣這么嚴厲過,此時雖然心里納悶,但也不敢多說話,走到一臉詫異的鹿長青身前。

    “走吧,鹿先生。”

    “高老,這不合適啊,我剛剛都為您開好方了……”

    陳飛此時見高老面色已經不善,知道他心里已經確實想讓這個鹿長青走了,于是乎大步邁到了鹿長青身側,冷冷的來了句。

    “高老讓你走,沒聽到嗎?”

    陳飛是什么人,長得精瘦黝黑,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兒,鹿長青聞言狠狠地瞥了一眼高安夏,挺起包走了出去。

    過了兩分鐘的樣子,偌大的客廳當中就只剩下了唐風高老。陳飛和高安夏四人。

    “唐先生,剛才是老朽有眼無珠,未曾看出先生的功法之深厚,多有得罪,萬請見諒!”

    眼見外人走了,高老猛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沖著沙發上坐著的唐風作揖開口。

    陳飛和高安夏都是一驚,高老怎么突然之間就對唐風這么的恭敬了?

    唐風眼見德高望重的老者對自己作揖,雖然受之無愧,但是這畢竟是在地球,有些禮貌還是要有的,于是望了一眼高老,起身扶了一把。

    “高老您言重了,您是老將軍,我是晚輩,不需要這樣。”

    大高老難掩心中的激動之情,一把抓住唐風的手,兩人一起坐下。

    “唐先生,剛才真的是老夫看走眼了,不過也是,像唐先生這樣年輕,內力卻如此之深厚的,老朽活了七十年,還真沒有見過。”

    高安夏此時聽的云里霧里,難不成這個唐風真有早上陳飛說的那么厲害?

    “高老過獎了。”

    剛才兩人手接觸的一瞬間,唐風就探查出來個大概,這個高老體內居然也遇難這許多“氣息”,且氣息能在體內經脈之中游走,從而使脆弱的人體爆發出更大的能量。

    只不過他體內的氣息太過于雜亂,并不夠純凈,因此雖然聽起來和唐風的差不多,但其實兩者之間有著云泥之別。

    “哈哈,唐先生過謙了,我聽安夏說,早上你們在公園遇見的,您說我們高氏一門的功法就是垃圾,而且還有缺陷,這是怎么一回事呢?”

    唐風聞言略感尷尬的一笑,其實自己直接說人家傳家的功法是垃圾,好像也有點太直接了。

    “這個啊,早上的時間我看到了這位姑娘練功,眼見她身段婀娜,長得漂亮,就多看了幾眼,沒想到這多看了幾眼,就看出了點端倪,不錯,高老所練的功法,確實是有點太那個,而且有缺陷……”

    高老聞言臉上有一絲難掩的尷尬,但轉瞬間被大笑所替代。

    剛才唐風的氣息進入到體內的瞬間,他就知道這個人不簡單,雖然只是一瞬間無法知道這人具體的修為,但是他知道,這位年輕人的能力,遠在自己數倍!

    “哈哈,唐先生果然是豪爽之人,言語之中無半句假話,敢做也敢說,好啊!”

    但高老這么一說,身邊的高安夏立馬小臉一拉,不開心了,挺著發育很好的胸脯,不滿的往唐風面前一站。

    “爺爺,他欺負我你都不管,還為他說好話,哼!”

    “還有,唐風,你要是再敢欺負偷看我,我就叫陳哥打你!”

    陳飛聽到這話心中叫苦不迭,這個傻姑娘還真是嬌生慣養習慣了,她沒看出來高老對唐風態度的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是因為什么,自己可看出來了,讓自己教訓唐風,那不是找虐嗎?

    “安夏啊,你不說話我還差點忘了,你既然知道唐先生要來為我治病,卻為何還要把他鹿家的一個小輩叫老為我治病,那鹿家的老一輩都主動為我看過,沒一個有辦法,你以為他們家一個小輩,就真的那么有本事不成?”

    高安夏聞言立馬不開心了,噘著嘴,耍起了小性子。

    “爺爺,人家也是為了您的身體想嘛,誰知道唐風他穿的跟打工的似的,我自然不相信她……”

    高安夏的話還沒說完,高老臉色大變。

    “住口!”

    高安夏被嚇的一愣,呆呆的看著她爺爺。

    “唐先生,我這小孫女嬌生慣養慣了,加上年紀小,不懂事,您別放在心上。”

    雖然現在還不知道唐風的功力究竟有多深厚,但他知道的一點就是,這個年輕人,真正不是一般人,就拿剛才變現出來的冰山一角來說,殺人于無形之中易如反掌!

    因此高老才對高安夏言辭激烈,若是得罪這樣的人,后果不堪設想!

    “哈哈,高老您真的多心了,我好歹也是大男人,不會跟一個小姑娘置氣的。”

    高老聞言心里算是放松了不少,面露喜悅的看著唐風。

    “你說誰小姑娘呢,我今年都二十一了,別以為我打不過你你就逞威風!我才不怕你!”

    高老抬眼看了看自己這個最疼愛的孫女,又看了看唐風,心中突然生出一個想法,隨即和藹的問道。

    “唐先生今年多大了?”

    唐風頓時有點懵,問自己年紀干什么?

    “我今年二十五啊,怎么?”

    高老聞言哈哈一笑,“正值壯年嘛,那看唐先生,應該還未迎娶吧?”

    這話一出口,唐風瞬間有點明白了,抬眼看了看高安夏,之間小姑娘似乎也聽出來了什么,靠在她爺爺身后,看似在給按揉肩膀,但使得勁兒卻很大。

    “高老,我已經結婚了。”

    高老聞言心中不禁有些失落,自己這個小孫女一直是自己最疼的,心眼也好,今天遇到唐風這樣年輕有為的男子,他心中其實動了一絲其她想法,但如今唐風已經結婚,那這個想法便不能實現了。

    但是他靠在沙發上又一想,眼前一亮。

    “安夏,快過來。”

    “唐先生,老朽想求您替我幫個忙,不知是否可以?”

    唐風沒多想,隨口說道。

    “高老您放心,我今天過來就是專門來給您看傷的,這點事兒對我來說不算什么,您千萬別這么客氣。”

    高老聞言擺擺手,將自己的孫女高安夏拉著坐在了自己身邊。

    “唐先生,不是這件事。”

    不是這件事?難不成讓這小姑娘給自己做個二房?唐風可是正經人,不過吃點虧,勉強還是可以接受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