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章 收徒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章 收徒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心里半開玩笑的想著,高老那邊已經開了口。

    “唐先生,您要是不嫌棄,還望收下我這小孫女,做您的徒弟。”

    客廳里頓時安靜了下來,高安夏哪里知道爺爺竟然會這么毫無征兆的讓自己給唐風做徒弟,一時間臉僵住了。

    “爺爺,您怎么讓我給他做徒弟啊,我不同意!”

    高安夏心里一下子就不樂意了,這人看起來也就是二十來歲的樣子,讓自己給個同齡人做徒弟,傳出去多丟人?

    再說了,之前她一直針對唐風,這會兒要是答應了,以后自己能有好日子過?

    “住口!能讓唐先生做你的師父,那是你八輩子修來的福分!”

    高老臉頓時一拉,厲聲對高安夏喝道。

    “高老,這事兒要不您還是先考慮一下,我才二十五,現在收徒似乎還是有點早了,再者我也沒有收徒的意思。”

    高安夏這個小姑娘,盡管唐風只跟她相處了這一小會兒,但足夠看出她的脾性,從小嬌生慣養,雖然也一直在練功,但是性格頑劣,有些小刁蠻,自己一個大男人,不能打不能罵的,這徒弟怎么管?

    高老見唐風有意拒絕,擺手笑道。

    “唐先生您放心,我這孫女雖然脾性頑劣,卻也比一般的小女孩要能吃苦的多,加之我栽培多年,雖然資質一般,但日后出去總不會丟先生人的。”

    高老再三請求,讓唐風是在有些難以開口拒絕,低頭思索片刻,抬頭回了一句。

    “也行,既然高老你執意要求,那就做個名義上的弟子吧。”

    高安夏悶悶不樂。被高老拉著站到了唐風面前。

    “安夏,還不快給你師父問好?”

    高老心中十分的高興,他自己已經老了,他的兩個兒子對高氏功法都沒有修習的心思,自己也就沒有強求他們,好不容易這個小孫女愿意學,這可能也就是高氏功法最后的傳承者了。

    但現在自己年紀大了,小孫女資質又一般,若自己有一天不在了,小孫女又沒能大成,那日后高氏功法就只能是沒落了。

    高安夏一臉的不情愿,噘著嘴,滿臉怨氣的看著唐風。

    “師父好!”

    “好了,下去吧。”

    唐風一擺手,這刁蠻小公主看著還真是可人,就是有些小性子。

    “高老,咱們說了這么多題外話,您的病我還沒看呢,要不我替您現在趕緊看看吧,這天色也不早了。”

    高老一聽這話心里高興啊,唐風修為精深,既然這么說了,那自己何樂不為呢?

    “好好好,那就有勞唐先生出手了。”

    “不礙事。”

    唐風隨口回答了一句,示意高老把手遞過去。

    他握住高老的手臂,調御靈氣,使得氣息自高老手臂進入他體內的五臟六腑,奇經八脈,以此來探查究竟是哪里出了比較大的問題。

    約莫五分鐘左右的樣子,唐風抽回了手,心中已經知道了大概。

    高老周身三處經脈已經閉塞,心肺受損最為嚴重,當然,這并非只是肉眼可見的器質性損傷,而是心肺器官中所蘊含的氣息萎靡不振,因此到了某個特定的時間,就會發病,一發病,器官不能盡全力的運轉,最后導致整個人感覺異常的難受。

    唐風一五一十的,將自己探查到的問題,詳細的一字不落的說了出來。

    高老聽完身體有些泄力的往后一倒,靠在了沙發上。

    “唉,唐先生是明白人,功法修為又在老朽之上,我也就實話實說了。當年我在一次戰役中,為了掩護主力撤退,帶著一個連阻擊對面一個團的兵力,這打仗可不是現在電視上演的那么容易,一個連是怎么都打不過一個團的,我看著我的戰友紛紛倒下,最后實在沒有任何的辦法,只能是強行使用高氏功法,只身殺敵數百人,但阻擊戰是達到目的了,我的身體也垮了……”

    唐風聽到這里也有點唏噓,果然是開國大將。

    “那這樣一來就好解釋了,您那個時候應該也還年輕,功法修煉的不是很精深,加上我之前所說,你們高氏功法其中有缺陷,您越級使用有殘缺的功法,對身體的損害也是巨大的,以至于現在沒人能治好。”

    高老聞言重重的點了點頭,有一股壯士暮年的感覺。

    “唐風,那你能治好嗎?”

    高安夏聽得一知半解,這些話,好像爺爺之前一直沒有給她說過。

    “安夏,現在唐先生是你師父,怎么說話呢!”

    高老看了一眼高安夏,責備道。

    “高老不必在在意這些,這個傷,我能治。”

    “真有法子治好?”

    高老臉上的皺紋擠到了一塊,雖然半信半疑,但還是難以遮掩心中的激動。

    “當然,這點事情對我來說,還是很簡單的,我今晚先給您疏通閉塞的經脈,回去之后想法子給您煉制幾個補氣丹藥,你服下之后就會沒事了。”

    高老聞言大喜過望,連忙抓住了唐風的手。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老朽斗膽問一句,唐先生現在什么修為了?”

    高老不是修仙者,他自然不知道唐風練的可不是凡間的功法,他的修為,也并不能和他們這些練功者比。

    “嗯?現在你們是怎么劃分修為的?”

    唐風不知道這地球上的人怎么看待修為等級,反問了一句。

    高老聞言有些意外,但還是想了一下,開口回答。

    “現在一般將練功者的修為分為五個階段,分別是:外勁、內勁、化勁、宗師以及神境!”

    “老朽資質愚笨,一生所學也只能是在內勁與化勁之間徘徊,再無前進一步……”

    說完,高老的臉上不由得出現一絲遺憾。

    “敢問唐先生現在是何種修為了?”

    高老好奇心大起,繼續追問。

    唐風低頭想了想,這地球上人的修為等級和修仙者的完全就不一樣,他也不知道該怎么給高老說。

    “我不知道,我和你們練的東西不一樣。”

    唐風實話實說。

    高老聞言哈哈一笑,繼續說道,“據說省軍區那個霍剛年紀不大就是化勁修為,手中拿一片樹葉就可以做刀,殺人于無形,不知唐先生……”

    唐風聞言也不多說話,淡然笑了笑,隨手摘下身旁花棚中一片綠葉,右手隨手一拋。

    綠色的葉子在空中急速的旋轉,往屋外飛去!

    片刻間,屋外傳來樹枝落地的聲音。

    高老的眼神呆滯著,顯然被這一幕驚呆了。

    要知道,幾人現在坐的地方離窗外那棵樹還有著二十米左右,中間還隔著雙層玻璃!

    那可只是一片綠蘿的葉子!

    高安夏不可思議呆滯張大了嘴巴,這一幕簡直太震撼了,她開始佩服爺爺,能給她找到這么厲害的師父。

    “唐先生果然深藏不露,在老朽看來,這一手比那霍剛厲害有余,恐怕您年紀輕輕,就已然是宗師修為了,霸道!”

    高老眼里放光,還好他剛才人老成精,把孫女介紹給這樣的人當徒弟。

    現在看來這個做法真是不能再對了。

    唐風擺了擺手,宗師是個什么東西,自己不知道,但他心里知道,凡人的修為再高,那也跟修仙者不是一個水準的。

    “高老,我給您疏通閉塞的經脈吧。”

    ……

    唐風的靈氣純凈而又霸道,在高老的經脈之中游走如履平地,十分容易,不到十分鐘的功夫,之前閉塞的經脈,已經被唐風靈氣所打通!

    經脈暢通則一身的輕松之感,高老自然能感覺的到這天翻地覆的變化,心中開心的不得了。

    “好了高老,現在就差一顆補氣丹藥了,我回去找機會給您煉制一顆,到時候我再聯系您。”

    天早就黑了,唐風看了眼時間,感覺自己也該回去了,岳母夏素琴本來就喜歡找茬,回去晚了又該給自己找事了。

    “好,有勞唐先生了,安夏,去,給唐先生拿診金。”

    唐風一聽高老要給錢,連忙制止住。

    “高老,您客氣了,我給您看病不是為了錢。”

    “不不不,老朽也并非是俗人,唐先生您千萬不可拒絕,我知道您這身本領,不差錢,但是這人有了錢做很多都會方便很多,再者您還收了安夏為徒,這錢您一定要拿著。”

    唐風再三推辭不下,只能是收下那一百萬的診金。

    做完這一切,唐風準備告辭,高老三人出門相送,經過客廳正中間的時候,唐風停了一下腳步,盯著那一副猛虎下山圖看了幾眼。

    高老年老卻不愚笨,一看唐風盯著這幅畫看,還以為是唐風喜歡上了這幅畫。

    “唐先生果然好眼力啊,這幅畫是我小兒子,安夏的二叔在我五十大壽的時候送來的,他不成器,賺了些錢,就知道買些名人字畫來讓我開心。”

    “安夏啊,把這幅畫取下來,給唐先生包上。”

    唐風兩眼一愣,這高老還真是大方,只不過,他會錯意了。

    “別,高老,您理解錯了,我之所以看這幅畫,是因為覺得這幅畫有蹊蹺之處,并不是想奪人所愛,將其據為己有。”

    高老身體一頓,“蹊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